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换个马甲来撩你(Gl百合)——夜罹夕星

时间:2019-08-18 09:49:10  作者:夜罹夕星
  沏了茶,吕奕便有一口的没一口喝着,一头看着窗外,等着饭菜上桌。
  蓦然,定住了举杯的动作,也定住了下咽的动作。
  窗外正是历岚珠。吕奕见过她平生的影像。可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会发现,影像终究是影像。不同于自己的眼眸所见来得惊艳。
  吕奕第一个马甲见她,那年她年二十,正是到处躲藏的时候。虽然人还是那个人,却多了几分愁苦与落魄,可还是惊艳到自己连对方是攻略对象也忘记了。再见她,是她十五岁,意气风发在帝皇身旁,闪亮得让人移不开双目。
  就连自己几乎失去所有的记忆,看见她那还没有长开的小脸,居然还会在心底里面刻花儿。
  吕奕都怀疑那人给自己身上开了自带滤镜效果了,不然为什么被人看去,会如此地……
  吕奕记得这是她十七岁,花一样的年纪。和三年后的落魄不同,她此时的五官都刚刚开封一般,有着她独特的锐利,却很顺眼。而人又比十五那时候更为耀眼。
  吕奕见她快要离开她的视线了,想要跟上去……
  很好,非常好……
  刚刚想要上菜的店小二看着她突然掀翻了桌子,吓的倒退了两步。
  店家老板在柜台那边直接吓得掉了在地上。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哆哆嗦嗦问:“大大大……大人,可可……可是有什么不满满……?”
  这么大的动静,吕奕当然第一个吓成“望夫石”,听到店家那略为惶恐的声音,才醒了过来,扭头一看,窗外还有个毛的身影呀。才“安抚”店家:“是范某的不是,再给我收拾……”口中的一桌两字还没有说出口,却见那个人已经跨进这酒家。
  她看看这厅只有吕奕那么一个客人,还掀桌了……那头店家老板趴在柜台上,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沉吟半刻:“我是不是来错了时候?”
  “不是!”
  “没有!”
  历岚珠看看店家老板,又看向也朝她说话的吕奕。好看的眉目向她一挑,似乎在诧异,你怎么还比这店家要紧张。
  吕奕本来就被她迷了心神,被她这么一盯,自然是更紧张起来,霎时间看起来有点手舞足蹈的样子。
  历岚珠浅笑:“可是范瑜航大人?”
  “是!”冲口而出的话让吕奕更是紧张:“我……你……”
  “既然有缘,店家为我们准备一个厢房吧。”然后历岚珠看向吕奕,“我想范大人不会介意与在下一同进餐吧,我看那酒菜不错呢。”
  “乐意!当然乐意!能与智谋无双的历先生进餐,乃范某的荣幸。”可算想起自己是范大人!风范!要的!
  店家很快将两人领进一个厢房。在进去厢房后,吕奕坐在一旁,傻笑了一下。
  “范大人可想到了什么趣事?”
  吕奕那还没有藏住的笑颜入了历岚珠的眼,只见吕奕冲她再笑了一下,神秘道:“也没什么。”可那眉眼的笑意,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像“没什么”……
  这是自然的,吕奕又不能告诉历岚珠,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是死在酒楼厢房的!而我上次死之前见你,还是在酒楼厢房的!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往酒楼厢房见我!!!
  历岚珠也不好撬开别人嘴巴来问,倒是那店小二都将酒菜一一摆好,她们才入的座。举起竹筷便道:“那在下不客气了。”
  “是是,请。”
  可是吃着吃着历岚珠就觉得不对劲了。转而望向那个一直傻看着自己的吕奕;“莫非范大人一点也不饿?”
  正是响午时分,外头的太阳更加地猛烈,光是看到就知道现在还不进食,便会饿了。
  可是就是有人光顾着看某人的美貌,而忘记了吃食。
  “我……”实在是因为美□□人呀,这人也不能忽悠的呀,“先前听说历先生美貌双全,今日一见,实在失礼。”
  历岚珠听她这一说,认真地看着她,“先前我们见过。”
  ??吕奕的大脑迅速地过了一遍,偶凑!真的见过!不过那次也是在魏王设宴中见到。而且,她们两好像还闹得不太愉快。貌似为的是一个眼神……
  吕奕知道那个考究的眼神,可范瑜航不知道。想到这里,吕奕盯着历岚珠,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若不然,犯不着去寻一个闹不愉快的人共餐……
  “范某糊涂了,是见过呢,只是今天才叫真的看个真切。”吕奕给自己倒了酒,举起酒杯往历岚珠那边送了送,“现范某向你陪个不是。”
  吕奕的目光一直没离开历岚珠的脸,岚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便好奇地看了回去,“范大人想看出什么?”
  “想看出,为何历先生会想要与范某共餐。”就不说,来呀!一起来打暗迷呀!
  看到吕奕那副耍赖的嘴脸,历岚珠低下头浅笑,细语:“像,很像。”
  “什么?”吕奕追问过去,却看到历岚珠抬起头来,笑弯的眉眼,脸颊鼓起好看的苹果肌。
  马丹!有人使美人计!心中暗暗吐槽之余,就听到那人用被笑意渗藏过的声音说:“我说你很像我一位故人。”
  “故人?”合着我像个死人?
  历岚珠垂下眼眸,弯起的笑意被眼睑盖住大半,弯起的嘴角也降了下去,“是呀,一个经常会想起的朋友。”说完,又看向吕奕,目光中带点落寞,却又带着点别样的神色。
  是你么?
  这一声无声的询问,让吕奕差点就脱口而出,是我。
  擦咧!系统!系统!我这掉马了吗!!!!
  此时的吕奕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先前是如果千叮嘱万吩咐的,要求系统不要出现的!
  就在吕奕以为系统不会出现,想着硬着头皮继续和历岚珠死磕的时候,那令她期待又感动的电子音在她脑海响起。
  「经过本系统计算,你掉马的几率是66.666%」
  作者有话要说:吕奕:……这是我6 ?还是历岚珠6 ?呀
 
 
第11章 「十一」心迹
  「只要你不犯花痴太严重,掉马的系数是可以降低的」
  ……我有那么花痴吗?
  很显然系统都懒得说她了,再也没有声音了。
  想想系统也说得没差,你一个见面不到几次的、对头的、关系不太融洽的……突然对你犯起花痴来……谁都会猜疑……
  吕奕和系统神X很快,不过瞬间,但是待吕奕偷偷看过去的时候,历岚珠已经收起方才那落寞的神情:“让范大人见笑了。来,我们继续吃吧。”
  一顿饭吃得糊里糊涂的。
  临走前,两人虚寒了一番。“真是得幸遇上先生!有缘再聚。”
  “有缘再聚。”
  吕奕回到自己府上,躲在自己的书房里面画画圈圈,慢慢地又将自己这段时间所见的和所遇到的写了下来。
  首先自己已经死了将近半个月了,那些穿来穿去的马甲,还有……马甲二爆发过的情绪。以及,从第一马甲就颜控上了这位历岚珠……
  系统的要求是自己勾搭上她。但这个位面世界的要求是将其修正历史。不正确的历史,吕奕知道有多么的血腥。但是所谓正确的历史,又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呢?没有任何的伤亡?
  吕奕纸上的线条又多了几道,相互交叉着。
  最干净的就是她的名字和历岚珠的名字上,一个清晰的箭头指向历岚珠,下面画了一个小心心。而历岚珠指向她自己的名字,上面写着“朋友?”
  「从本系统……」
  哎哟!妈惹!吓死我了!
  「……历史攻略上看,和友人相似度30%,可攻略成功率是60%,以此类推。」
  「如果不是吓到你了,现在本系统说,恭喜你找到攻略对象的捷径,性质应该会好很多。」
  ……真是谢谢啦。
  可是吕奕没有察觉到系统说的,“以此类推”,所以若她和历岚珠的“友人”相似超过60%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而吕奕好不容易沉溺一下自己的世界,虽然里面还是一团糟。但是她也清晰看到了,那处画着小心心的地方。一连看过去心都会涨涨的。
  所谓的“有缘再聚”不过是第二天,吕奕便又蹲到了历岚珠。两人相对一笑,便又再到一块去了。连接着几天,城中已经开始传出,范大人被历岚珠蛊惑的消息。一时之间那些本来支持范瑜航的百姓官员都认为这个大人辜负了他们!吕奕每次出来“偶遇”历岚珠的多多少少会添点颜色,而偶遇到历岚珠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吕奕便减少了去偶遇历岚珠。
  可能是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吕奕被百姓围堵至伤,魏王动了火,将当天参与围堵的百姓一一收押。事件便变得越发严峻。
  魏王想的很简单,我的臣子和我喜欢的“臣子”结好,你们这群刁民居然去围堵我的臣子,是不是若是我出现在那边,受伤就是我?
  所以魏王动了真火二话不说就将那一众百姓收押了,若不是马上有人来启奏,劝谏着不能立刻杀了这百姓,魏王可能已经开了杀戒。
  吕奕受的伤不大,她想了又想,觉得魏王并非历岚珠带出来的“秦二世”,而是他本来就是这样一个暴君,而历岚珠的出现只是让他顺利的“转型”。想了想,还是因为这破魏王!自己疯!还拉上我家的岚珠!
  因为这事,历岚珠也被请了上朝,而吕奕因为伤势不大,正好那天她恢复的早朝便看到历岚珠和她一块出现前往早朝的地方。
  显然吕奕受伤的事情,历岚珠也是知道的,所以两人一碰面,历岚珠就毫不避忌地走到吕奕跟前,细细打量一番。
  吕奕看她那么紧张的样子,不由想要撩她:“历先生可是紧张范某?”
  历岚珠听她这样说来,眸子才从仔细打量的状态下脱离,盯在她那自以为笑的很好看其实很“猥琐”的笑脸上,淡然道:“市街上皆流传范大人因与在下兴趣相投,结交颇深才受的伤。无论真假,你伤了,这是真的,在下……”担心你是自然的。
  可话却没有说了出来,因为正巧此时有别的官员臣子插了过来,一副“历岚珠是病毒,猛虎”的样子,将吕奕一并带走。
  弄得吕奕扭这脑袋看向身后的历岚珠。
  喵得!我怎么觉得她那句话!!很重要!!!
  见吕奕那个傻样,历岚珠浅浅地笑了。
  这人真的是范瑜航吗?范瑜航有那么蠢?
  又见一个个阵列成型的蒲团,吕奕深深的无奈:喵得!我还想和历岚珠多说些悄悄话的呢!好不容易偶遇失败后的相见!
  按照马甲死得快的性质,她必需每一次见面都要撩!撩不到也要尬撩!不然那!就无法再活着。
  接下里早朝的议案就是关于“范瑜航与历岚珠与魏王的三人爱恨纠缠”。
  魏王很简单,很任性地表达了:历岚珠她将会空降就相!范瑜航的伤不可白受!那群刁民必须死!
  身为“忠臣”的范瑜航会怎么做?当然是劝诫魏王了。
  吕奕:“不可呀陛下!!臣的伤微不足道!!不可杀人呀!!!”喵得你又杀人!那人头又算到历岚珠身上,你嫌她身上沾的血不够多呀!死暴君!
  吕奕这一番话自然深得各位“忠臣”赞同,纷纷下水,七嘴八舌地又好好劝诫一番,最后磨成,将这一众百姓罚酷税五年。
  将这个搞定后,话题自然有落到了历岚珠身上,极力反对的继续极力反对历岚珠留在魏国,这下还会有人反对说,你历岚珠还没有任职,就害的同僚受伤,不可,绝对的不可留在魏国。
  而坐在一旁的历岚珠一直都一副“你们说什么,我听不见”的样子。她一直在魏国的却没有正式的“身份”,而且她的态度暧昧得很。既没有答应魏王为臣,也没有拒绝他。
  现下一众臣子都在怼她,而魏王也有心在今天将历岚珠“扶正”。
  清楚了魏王的态度,历岚珠怎么也得回应一下,想好的措词在说的前一刻因看了一眼吕奕,出来便拐了一个弯:“在下恐怕无法承受陛下的厚爱。”
  看了一眼魏王有点动怒的样子,又看看松了一口气的吕奕。为什么不想我留在魏国?
  听到历岚珠这么说那些反对的官员,就开始窃窃细语起来了。
  吕奕观察着魏王,看他最后甩袖离朝,心说道:抢不过呀!腕儿不够大呀!
  一定要抢走!然后完成系统的拯救单身狗任务!让她死心塌地爱上我!
  若是我令她爱上我,修正了历史,我将获得新的马甲,那时候……
  作者有话要说:系统:那个,你的任务重点不是修正历史吗?拯救单身狗好像是次要的哦
  吕奕:啊?刚刚有人说话了吗?没有!那都不是人!
 
 
第12章 「十二」重演
  魏王离开后,吕奕看到有位宦官将历岚珠请走,底下的官员便又气愤的哆哆嗦嗦起来。
  吕奕一阵头疼……
  烦!
  约摸过了几天历岚珠倒还没离开魏国,吕奕活络了一下心思,又跑出去“偶遇”。
  可是她忘记了现在正是百姓与历岚珠矛盾最激烈的时候,所以她一出门就被盯上了。
  所以当吕奕醒来,发现自己被蒙了眼,绑在椅子上,她却淡定得不得了。
  不就是马甲的死期到了吗?有什么好惊讶的!妈惹!人还没有撩够呀!
  外头,在吕奕消失了半个时辰,便有小孩童走到历岚珠跟前,递给她一封信。“有位大哥哥叫我把这封信交给你。”然后小孩童就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糖葫芦,很想吃的样子,又看看历岚珠,“你快点接了,我要吃糖葫芦。”一副你不收信,我就不能吃的样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