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换个马甲来撩你(Gl百合)——夜罹夕星

时间:2019-08-18 09:49:10  作者:夜罹夕星
  三皇子一早将就酒菜备好,见历岚珠一踏进厢房,便吩咐人上菜了。
  谈了些好久不见,今后便要分别的客套话后,三皇子总算说正事了,“岚珠,其实应当知道孤要约你是为何的。”
  “鄙人自然清楚。”历岚珠看着三皇子,对着他自信一笑,似乎沉静的冬山一时之间遍野绿荫。“但皇子并非我的皇。”
  三皇子听了却也不恼,只是深锁着眉头问:“那你的皇,是如何的?”
  历岚珠只是摇头,并没有回答他,却慢悠悠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处。窗台有一兰花,她站在那儿回过头来,不知道看着三皇子,还是看着一直努力装作透明的吕奕。“我的皇,我便只是他的臣,只是他的。”
  吕奕听后下意识的咽了咽,明明说得是很正经的话,听进耳朵里面,却变了味。吕奕猛地一个激灵,向自己皇兄看去。
  果然!
  这是同父同母所出的缘故吗?
  吕奕看得出自家皇兄双眼露出了不同与往常的神色。那抹名为惊艳的神色。
  只是下一刻如冰冷的雨水浇下,因历岚珠继而又说道:“而你不是皇。”
  三皇子眼神一变。吕奕却在心中暗说不好。
  若是其他人听去,这便是可诛之词。当今君王当朝,却言出如此“不敬”的话。想到这儿,吕奕出声喝道:“放肆,你可知道你说什么了!”
  三皇子不做声,历岚珠便无视他,只对着吕奕回道:“鄙下非楚国人,我的皇自然也不会是楚君王。”说着她一步一步朝吕奕走去,“若某天,我亦成为了楚国人,我的皇就可能会是……”
  说着她垂下了头,再度出声便已经看向了三皇子,“谁又能知道呢?”
  可能是越说下去,话题是不能让吕奕听去的了,三皇子便没再挑起话题,只是转向了其他话题,多数都为劝说历岚珠留下,求而不得便又换成,务必多联系之类的。
  临走的时候,历岚珠倒是寻了机会对吕奕说了句话,继而害得吕奕当晚,久久不得而眠。
  历岚珠在她耳边说,若你为皇,我必是你的臣。
  这话很重,重的吕奕彻夜不敢睡。
  而心底也渐渐浮现一个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想法。
  这历岚珠真会出难题呀。
  呆在虚拟屏的拯救单身狗系统,观察着这事情的发展,发现……
  这和预期的相差太多了,往些的案例中,历岚珠是被皇子戏弄,继而她和大皇子聊几句。而后大皇子正式和三皇子明争暗斗起来,同年楚国君中毒死亡,而后大皇子夺政,将其全部参与的争斗的皇子等相干的人都一一杀害。
  之后,凡是与历岚珠有关的,这大皇子都暗中相助。
  而现在的历岚珠因为吕奕而转了个弯来“提示”三皇子。而她的提示并不如往昔的狠毒。却因为大皇子本是心狠毒辣之人,历岚珠推崇让三皇子最后还是死在了大皇子手中,而那些无辜牵连的皇子们也相继死去。而这个事件,却还是历岚珠埋单,因为有人传出,历岚珠的师姐极为听她的话,而这个计谋当然也是出自她。所以最后……
  系统想起吕奕说不要“骚扰”她,它便无法让吕奕梳理她现在马甲处境。只能等她卷入大皇子的争斗中,然后死去。
  话说,谋双先生三人离开,楚国就陷入一种焦虑的氛围中。朝廷上皇子的呼声越渐越大,逼得楚国君都要忍着脾气开始寻思给谁当个太子。
  吕奕那个所谓大胆的想法还没有开始,便被卷入其中当下这个混乱的局势之中。
  吕奕在深宫也没能逃脱,不到半年,后宫之中多位皇子都开始迁出宫中,不少皇女也纷纷外嫁。而吕奕的婚期就这样定了下来。
  可没等婚事定好,楚国君便崩天了。
  之后的事情就越发的不可收拾了,大皇子登基,三皇子等一众人都被大皇子处理掉。而那些扶持着大皇子的人,在次年一一也消失在朝野当中。
  吕奕身为楚皇后和三皇子的嫡亲之人,在大皇子登基以来就一直被囚禁起来。
  本来外头发生的事情吕奕是不知道的,可身边最不缺的就是这些爱说闲话的太监婢女。完全不需要吕奕开口问,吕奕就清清楚楚了。
  就在那些奴才们的“优待”之下,吕奕总算是见到大皇子,恩,是楚国君了。
  囚禁室只有他们两,而楚骥进来后一直阴沉着脸,不作声。
  吕奕自知难逃一死,见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皇兄,想及父皇他们,便忍不住责问起他:“楚国君不知道你要杀害多少亲人才懂的罢手,你可有想过疼爱你的父皇?”
  良久,楚骥的声音才响起,没有吕奕预期的懊悔或冰冷,他平静地说道:“父皇呀,他糊涂呢,不该养我在身旁呢。我本就不是楚国人,我母妃可是齐国人。”
  齐国人,谋双先生!是齐国人!而他的大弟子!与大皇子!!
  “想到了?也无妨,我既然要了这楚国,也不会把这楚国就如此献给齐国的,我还要向齐国好好地讨债呢。而你……”
  楚骥朝吕奕一步步走来,托起她的下巴:“我曾应许一个人,将你留到最后。可惜她还没有法将你带出去,只能说你不走运了。”
  吕奕被囚禁以来一直都被绑在椅子上,所以楚骥那利刃划过吕奕的咽喉,她只能将眼睛瞪得大大的,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吕奕觉得身体一点一点的开始冰冷起来……
  耳边出现了几个声音,像似真实的,又像……
  “楚骥你欺骗我!”
  “只不过是你来迟了……”
  人声渐渐拉远,而毫无情感的电子音却越发的清晰。
  「检测到代号94死亡,任务失败,三号马甲失效,回收代号94」
  作者有话要说:吕奕:@#%!#¥&妈惹又挂了!
  夕星:我是不是应该换个书名,叫做《我怎么又挂了》
 
 
第9章 「九」相见
  系统?
  「本系统在」
  自从回收了3号马甲之后,吕奕就一直躺着,在一堆虚拟屏中很是碍眼。
  我是不是又浪费了一个马甲。
  系统无时无刻都在监控着代号94,所以她一说出这样的话,系统留看到她次刻的情绪要比平常低68%。比那二号马甲万念俱灰的情况好上了那么一点点……还算好?吧?
  它一直在旁观察,虽然说这个马甲还是失败了,因为历史并没有“修正”,反而比常规的资料显示的更为恐怖。「……这事也……」
  系统为了照顾代号94,特意寻来比较温和的话语,却被她打断了……
  如果你说我记忆还在!我是不是可以成为武则天呀!成为一个女帝呀!
  「……」果然人类的想法是毫无章法的!系统还以为她真的为了浪费了一个马甲而伤心!没想到!她既然为了她的女帝梦而惋惜!!
  吕奕原本平躺的身躯侧了起来,慢慢蜷缩起来,喃喃道;“她说,若是我为皇……”
  若是我为皇了,她就不会背上这个促使楚国皇位争斗的祸名。因为我成了皇,我一定不会将全部皇子都杀掉!而她辅助的我!她必定是我一人之下,万认之上的!而我楚国也一定迎来一个崭新的未来!那么她必然受天下所崇拜!受这天下所敬重!
  代号94情绪波动从32%越到88%,又渐渐维持在60%。咦?正常了?果然人类是最复杂的动物。
  不过正常了就现在开始吧,「代号94,是否开启第4个马甲旅行?」
  吕奕坐了起来,又盯着那个“一定是系统的本体处”。
  「??怎么」
  你居然会询问我了!之前你都是马上扔我进去的!
  「……现在随机生成马甲……完毕!开始传送!」
  突然系统迅速地报了一串话,等吕奕反应过来,她已经眼前一黑,景象扭曲……然后意识模糊然后就昏了过去。
  等吕奕醒来,看着天花板的时候,心泛起一阵恶心……
  偶凑!系统生气了,这次的后遗症很强烈。额,好恶心呀。
  吕奕用手在太阳穴上揉了揉,记忆也带了过来,不过她已经有一点点后悔上次没有了记忆。按照这系统的随机性,这次说不定又是哪只将死之人。emmmm,一定是的。
  马甲记忆一读,魏国忠臣范瑜航。
  很好,最凶残的魏王,秦二世?来个焚书坑儒?
  这是她17岁的事情,之后在逃,最后死……死在自己手上……emmmm
  吕奕晃晃脑子,我都死了三次,她才死了一次,不算不算。
  马甲记忆中,现在历岚珠就在魏国做客卿,几乎算是半个臣子。而且现在历岚珠名声狼藉,在各国都闯下了不少“恶事”,风评极差,再也不是那个曾经人人招揽的历岚珠了。所以朝中有很多人反对她的到来,还有很大一部分普通百姓在反对。而她第一次马甲宣读过她的罪行,三千多条人命呀,都是因为反对她而……
  揉着太阳穴的手有重了几分。
  唉,果然是世界位面不欢迎的人,太难了。
  先不管了,见招拆招吧。
  想着吕奕便起了床。谁想刚起来了,便有下人推门而入,吕奕反应过来这是她要早朝,而下人都候着外头等着她起来的。
  恩……上朝呀……这个马甲有点牛逼了啦。
  魏国的朝服都是以偏乌靛色为主,皆用白色绣出马的纹路;而女官的话,衣襟处是会用橙色绣的出鹿纹路。所谓人靠衣装,这话不假。虽然吕奕的每个马甲都会和自己本身有七分相似,但是这魏国臣子,这穿上了朝服,那种上位者风范就显露无疑。比起那个猝死在自己出租屋的小职员,气度好太多……
  吕奕在自家铜镜中自恋地显摆了许久才按照自己马甲记忆中那般去上早朝。
  魏王人很年轻,才将将三十。魏国的“朝”和吕奕电视剧中看到的不同,他这就是一个较大的厅堂,格局倒是无差。最里面中央处有一方案枱,魏王就坐卧在那边,坐姿很是随意,根本不像一个该早朝的君王。
  而案枱之下自然就是他们臣子之坐,皆为一个个的蒲团。虽然从马甲处知道这是他们魏国的早朝,但吕奕看到还是不免了小小惊讶一番,实在太像寺庙了。
  早朝事宜不多,大家都对魏王请历岚珠为客卿不满,便各怀心事的散了。魏国这客卿是代表她能成为类似丞相一要职的,只消她想要做便是她囊中之物。而如今魏国缺的就是一位丞相。
  而刚要提脚就走的时候,吕奕便被魏王叫住了。然后就出现了两人一同散步御花园的戏码……
  起初魏王也不怎么说话,只在前头走,吕奕的马甲记忆中,虽然她和魏王极为亲近,算得上心腹之一,但是!!她现在无法像“之前”一样猜度这君王的心思呀!!!
  直到魏王停在一处兰花处,轻言:“范瑜呀。”
  吕奕足足用了半秒才反应过来这是叫她,妈惹,这人怎么只管叫人的前面两个字……
  “臣在。”
  “你觉得历岚珠怎么样?”他手指顺着兰花的边缘游走中,问的是吕奕,却自己又继续说:“吾倒是觉得这兰花与她极为肖像,一不小心就会死了。”
  额?难道她不应该是不懂养兰花之人,因为历岚珠一碰“兰花”就死一堆……
  吕奕装作不清楚,“恕臣愚钝。并不是很懂陛下的意思。”
  仿佛觉得吕奕说的话很奇怪一样,魏王看着她半响才缓缓说:“吾以为卿会和吾想法一致呢。”
  吕奕顶这一张问号脸:偶凑!您说的啥!我真的不懂!!
  “朝中如今很多人吧,都不满吾了,皆因历岚珠。而这历岚珠就像这兰花,若是吾一不照看着,她今后必死无疑。”
  吕奕看着他一席白衣,对的,魏国国君服饰是白色。而后他对着那兰花十分心痛的样子,一阵恶寒袭来……什么鬼呀?但稍想一下,历岚珠会受五国通缉三年后受诛,那年她刚二十。现在她才将将十七,正是花季般的年华。
  “魏王多虑了。”你不照看着她,她才逃过一劫呀,你放他一条生路吧!
  “莫非卿也觉得吾错了,吾该放这历岚珠走,无需强留?”
  哈?你强留的呀!“若民心所向,臣以为以民为重。”放!立马放!
  只见那魏王沉吟了一下道:“民可换,历岚珠不可再得。如今历岚珠四面楚歌,仅吾能容得下,她非池中之物,可遇不可求。”
  吕奕听后心里面像憋了一口血!马丹!秦二世!你丫想这样拐我的对象,没门!
  作者有话要说:系统:你的对象?
  岚珠:你的对象?
  吕奕: =//= 口误!我的攻略对象!
 
 
第10章 「十」见过
  为了不让魏王得逞!吕奕便奋力挖出历岚珠所在!她要将人先拐跑!
  可等她知道人在哪里后,她一腔的热血却已经冷了!
  谁人会听取一个先前在针对你的人?还说什么拐跑!又不是什么美男子!
  但是为了攻略通关,吕奕还是很有游戏精神的。是以她下朝便悠哉悠哉地往历岚珠那边跑,所幸历岚珠住的一处是比较少官员走动区域,而且历岚珠住的是一间荒废许久的府邸,被魏王帮忙整理一番,住得比得上吕奕这个王前红人。
  那处府邸有几座酒家,是以,天天跑去吃吃喝喝的“范大人”,还没有和历岚珠打个照面,却和酒家老板混熟了。
  “范大人,您来了,来人!快点收拾最好的厢房!”
  今天这家酒家人流量不多,饭菜一般般,吕奕不多想就阻止了店家老板的要求,“今儿,我便在这大厅即可。”
  “可,可!我们去那边可好?”店家指着一处靠窗的桌儿,窗外是也是酒家的地方,没有小贩在那摆摊,倒还算个清净。点点头便由着店家带她过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