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换个马甲来撩你(Gl百合)——夜罹夕星

时间:2019-08-18 09:49:10  作者:夜罹夕星
  躲在楚徵身后的吕奕,扯了扯他的衣袖,压低着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皇兄。”
  历岚珠的目光很平静,却久久都没有收回,末了是三皇子皱着眉喝道:“莫非历先生对楚燕有兴趣?”若是这样,这拉拢的事儿,可能会很顺利呢。
  历岚珠听到他的微喝才收回了目光,“失礼了。”
  三皇子自然不悦,这人见他却无视了他,可想谋得大计,此人很关键。
  “听闻历先生喜欢吟诗作对?这便是本皇子的不周了,却约得先生到这荒郊野外之地。”
  “三皇子多虑了,您可忘记了,这是鄙人应下的邀约呢,怎会嫌弃。”
  “这么说,先生可是一同狩猎?”
  “可惜鄙人只准备了鱼竿子。”
  “哦?”楚徵一声出来,自然有一个真亲信,凑到他耳边说话,“很好!孤也备鱼竿,可随先生尽兴!”
  方才那十分期待的小皇子一听自然不满,哀求唤了一声:“皇兄!”
  “哈哈,笙弟想狩猎,自然去就好。”然后环视着几人,“你们想要狩猎便去,孤已经将彩头弄好,就等你们去拿。”
  正是少年好动争胜时期,这些皇子都想去狩猎,在三皇子面前秀上一番。
  几句话下来,来的6位皇子,就剩下十八皇子和楚嫣儿留在三皇子身边。
  十八皇子因为才过八岁,早慧的他才刚刚学会狩猎,这番这么多的皇兄去狩猎,还不如在历先生旁边钓个鱼,听听“谋士”是怎么个谈吐。
  楚嫣儿更不用说,她本就是皇女,狩猎之事完全不会热衷。而现在她身份有让自家皇兄升级为“亲信”,便更不能随意离开。
  看着自己皇兄在那边琢磨用什么鱼饵,历岚珠这般已经将杆抛下,坐在石头上,静静看着湖面。
  吕奕凑了过去,十岁的声音还很稚嫩,正是雌雄难辨的阶段,“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漂亮?”
  历岚珠抬头看着那个立在她身旁,笑得天真的人儿,又是一阵恍惚。
  “你这人怎么回事,方才就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长花了吗?”说着自己用手指挠了挠。
  而历岚珠的脸上慢慢勾开一个笑容,“公主大约脸上真的长花了,不然历某也不会看得入神了。”
  历岚珠声音很平淡,却有种让吕奕有种想要立马躲起来的冲动!
  哪有人这样的呀,简直!!
  吕奕的心因这话,怦怦直跳。身为公主的她常年听不少皇亲国戚的夸赞,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直白,又如此真诚的话儿。
  而她!一语道破自己是公主!
  刚想问她怎么看穿的,三皇子便大刺刺凑了过来。
  吕奕第一次觉得自己皇兄如此讨厌。
  “历先生。”
  “三皇子不嫌弃,可叫鄙人岚珠。”因三皇子过来的时候,是插进两人中间的。历岚珠说完这话,目光穿过三皇子落在吕奕身上。
  仿佛就在说,你可以叫我岚珠。知道了吗?
  吕奕觉得这目光是有温度的,不然为什么她会觉得耳朵都烫了起来,一定是她的目光有温度的。
  因为钓鱼不能大声说话,又不能靠的太近,被吕奕嫌弃的三皇子和历岚珠没说几句,就寻了一个自己满意的地方坐下钓鱼了。
  而吕奕不钓鱼,自然赖在历岚珠旁边。而那十八皇子被三皇子带走了。
  良久,历岚珠看过来,“不知道公主是想用眼刀子在鄙人脸上刻出什么样的花儿呢?”
  说完她猛地收杆,仿佛是不想听吕奕的回答,而专门挑得自己鱼儿上钩的时刻。因为她才一站来,就不少人上前来帮助她捕鱼。连同她的皇兄也一并过来了。
  看着被自己皇兄和一众下人围住的历岚珠,吕奕心说:是呀,刻出了一朵从未见过的花儿。只是没刻在你的脸上,而是……
  而她脑中一直虚虚幻幻的影像终于化出了一张脸,那脸上有着和历岚珠一样的表情,一样的神态,她说:大约、不认识。
  就在这时吕奕的心一阵绞痛,随之蹲下抱着头,细声撕叫着。
  有什么东西我忘记了,为什么想不起来!想起来呀!
  作者有话要说:吕奕:这波打脸好痛
  系统:是你说不要记忆的、  =L=
 
 
第7章 「七」谋士
  一时之间乱作一团,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自然是历岚珠,她有一群随从帮忙捕鱼,最闲的大约就是她了。再说那个刚刚被她调戏过的人,她从未所有注意力收回,以至于她一抱头撕声历叫起来……她就出现在她身旁,像似与具生来的习惯一样,历岚珠快捂上楚嫣儿的手,“看,我在,我在呢。”
  而这时往这边走来的三皇子,已经到了跟前,连声叫唤道:“嫣儿,你怎么了?嫣儿?”
  吕奕感到有人像握住自己的手,而且很努力让自己抬头看着她。那一声声的嫣儿也像似在叫她,终于撕声低叫的杂音,变成喃喃细语:“嫣儿?我?……”
  眼中渐渐出现历岚珠的样子,“你是谁?”
  “是我,历岚珠。”眼眸中有着吕奕现在无法深究的情绪。
  “嫣儿?”三皇子已到,也蹲下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皇兄?”
  “来人。扶嫣儿前去休息!”
  这边乱做一团,自然不少姑子婢女的也过来了,刚好就将吕奕扶走。倒是他们这些皇子出游,带的不少人马,将人送去简陋扎好的帐篷,没过一刻,便有大夫模样的进去了。
  吕奕无故生病,她的身份便在历岚珠面前曝光个切底,三皇子连连与历岚珠解释。
  不知是被扰了兴致,还是担心楚嫣儿,历岚珠再抛竿,没过多久便收了竿。
  而三皇子却不知历岚珠已经收竿了,还往自己妹妹休息的帐篷走去。
  “先生?”
  “可否入内休息?”
  他们搭的帐篷也不多,不过五,有三个被准备午膳的占去,一个是响午的时候,等着狩猎回来的皇子们可以饱餐一顿“餐篷”。剩下那个自然是做休息,而此时在内休息的便只有一位皇女——楚嫣儿。
  那些随从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的人,自然让历岚珠进入了。
  帐篷就剩下一个伺候吕奕的婢女,那大夫显然看过人了,便走了。
  吕奕也不是虚弱的躺下,只是坐着小憩中,见有声响了,就睁开眼,便看到历岚珠眼中的自己。
  那婢女也不知怎么想的,就将诺大的帐篷留给这两人,自己退了出去。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敌不动,我不动。
  良久,历岚珠败了下来,指着吕奕身边的座椅,“不知鄙人可否坐下?”
  “你曾说,叫你岚珠便可。”
  “是的。您可唤我岚珠。”
  “我可曾见过你?”
  历岚珠刚刚坐下,听到这问话,愣愣看了过去。又是良久,才略为失望说:“应当不曾。”
  吕奕低头思索了一会,如梦呓语一般,“可为何我觉得你如此熟悉。”
  一人低头,另一人侧目注视。直到三皇子跑过来寻历岚珠。
  “岚珠,你也不适了?孤马上……”
  历岚珠也没有料想三皇子一过来就便是说这样的话,只好连忙出言拦住三皇子,“鄙人无碍,只是许久没有垂钓,有点伤神了。”
  “那?……”
  “无碍,现下已无大碍。三皇子找岚珠,可是狩猎的皇子都回了?”
  提起这个三皇子还是挺开心的,毕竟是他自己举办的郊游。自己的弟弟们这般积极地参与,怎么也是为他挣面子的时刻。
  “是的,岚珠可要看看。孤设的彩头被哪位弟弟取走?”
  “可!”历岚珠回道,起身后看着吕奕,伸出手;“不知嫣公主可有精神了?”
  一直偷偷看着他们聊天的吕奕被捉了个正着,她早就“清醒”了过来,只不过是迷糊的人像和现在的历岚珠重合,让她有点精神错乱的感觉。
  虽然还是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也不妨碍她偷偷看着那人。
  看着那人缓缓地向她伸出了手。而她却毫无思索便将手撘了上去。
  吕奕接触到那人的手,耳边响起一道细弱的、毫无情感的声音:姻缘指数高达99.999%
  历岚珠接过因踉跄有点扑向自己的吕奕,温声道:“无碍?”
  一个不小扑个满怀的吕奕,正贴近历岚珠的胸襟,微弱的心跳从重重衣服传出,愣愣抬头,看到精致而白皙的……双下巴……
  吓的吕奕立马站直了身子,眼观鼻。鼻观心!淡定!
  显然,三皇子和历岚珠都无视了吕奕的小动作,也没有多言就出了帐篷。吕奕看着那些骑着马儿的弟弟,正举着弓,或者猎物,甚是开心的裂开嘴在笑。
  楚国崇武,皇子都爱拉弓骑马,就大皇子和三皇子年长,知道要坐上那个位子不能只有武。所以,听闻这个谋双先生的出游,才请得他的弟子,意图示好。
  三皇子设下的彩头,是一匹野鹿,好看的鹿角早就被三皇子的人砍下半边。在放出的猎物中最容易辨认。而得到彩头便是一来到便想要去狩猎的九皇子,他不止猎杀到这匹鹿,还带回来不少的猎物。
  接下里自然是九皇子和三皇子一众在吹嘘如何猎到之云云。
  历岚珠本就局外之人,站在一旁,越过人群,将目光落到吕奕身上。虽说这些事儿身为皇女,吕奕是没多少次能够参与的,但不知为何,吕奕总觉得无聊,便频频出神的。频频出神的结果就是四处张望,所以,对上一双专注的眸子,吕奕心儿一颤。
  心头却划过一个疑问:她都偷看了我多少回了?莫不成我脸上真的长着花儿?
  后来在宴会上,两人也没有过多的交集,偶尔两人目光触碰到一起,只是微微点头,便转过脸去了。
  如果说先前在狩猎,是众皇子的强项。那么到了宴会上,你一句,我一句的,不论行酒令,还是对对子,便是历岚珠的强项了。毕竟这郊游也好,宴会也好,就是为了招揽历岚珠的。总得有个场子是为历岚珠而设,才给足的面子。
  吕奕虽然是皇女,但她深知道这一手操作为的是什么。
  宴席上,历岚珠正举着酒杯,一步一句诗的吟诵起来。
  就如同她刚刚下地后见到她的那会一样,她被一群皇子围住,腰背挺拔,淡定从容。
  她虽为女子,在这群不过十五皇子中,个头根本就不够看,但她偏偏在众皇子中显得尤为出众。
  看着她那自信从容的模样,便觉得她能成就一番大事。吕奕不曾听说谋双先生到底如果“谋天下”,但是看见历岚珠,吕奕就觉得这个天下就在她的手中,她一举一动便能牵动着这个天下的走向。
  皇兄提及的时候,她还在想,这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倾国倾城?
  是的,她还是个美人呢。见过父皇不少妃子,亦见过不少想呀给自己皇兄做媒的女子。吕奕不得不承认,这人长的极为顺眼,看着她便觉得风月万物也应当如此。
  随后她在自己的心里面,慢慢地,一点点地可画着一个模样,如她一般的模样。
  吕奕偷偷记下那人又偷偷窥视她了的第三十二次,她的皇兄却走到她的身边,轻轻地问她:“嫣儿,你觉得岚珠如何?”
  “很好呀,功课学问比皇兄你要好很多。”
  是呢,他们有些皇子还拿起了先生上课提问的功课来问她,她一一细解,一时之间皇子都说,若是由历先生教书该多好呀。
  “嫣儿!”见自己妹妹也笑话自己,三皇子无奈之余又端起严肃的样子,“若是,岚珠不作你哥哥我的谋士,你说我能不能讨得她欢心,成为哥哥的妃子?”
  “当啷~”吕奕手中的小盏酒杯掉落在桌面上,发出十分刺耳的声音。
 
 
第8章 「八」争位
  吕奕耳边是自己皇兄的不满,“嫣儿,怎这般不小心?”洒出来的酒液竟打湿了他的衣服。
  而吕奕的眼中却出现历岚珠一抹担忧的模样。
  “啊,对不起皇兄,我一时失手了。”言罢,那边已经收回了目光,吕奕也将偷偷看去的目光收回。
  对呀,她那么出色,既能扶持政朝,亦能母仪天下。
  她应当是那样的人呢。
  可是,心底的不满是为何?
  宴席后,三皇子没有再找吕奕提及这事,吕奕倒是看过好几次自己的皇兄去找历岚珠,有意无意的多了些肢体触碰。
  而历岚珠一直被皇子环绕着,吕奕也不好上前将人带走。
  是呀,想将那人带走,好生问一句,你是否也对皇兄有意?不然为何赴这约。
  吕奕自然不知道,这是谋双的意思,也是历岚珠和她师姐的意思。她们是谋士,可这个小小的楚国还不够看,不足以谋。
  宴席之后,她们便没见过面了。倒是皇兄有次在母后面前提及了历岚珠,说她能收为自用,无论是相国之职,还是后宫之首,此人均可。
  吕奕自然竖着耳朵听两人“谈家常话”。
  还是楚皇后想的要多,自然知道那人是入了自己儿子的眼。只道:若是见面,必以诚,以礼以待。
  吕奕以为这事就此掀过,她再见历岚珠不是她成了皇兄的妃子,就是成为皇兄的谋士,又或者是别的弟兄的谋士。
  可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自己的三哥还是不死心,又约了历岚珠。
  因谋双先生要离开了,三皇子想要最后的争取,尤其听说了冯子俞在大皇子那边闹得不愉快,他的心就更是想要赢。更想要招揽到这位已小有名气的“谋双”弟子。
  而这好像与吕奕无关的,可历岚珠说了,那天郊游很荣幸识得三皇子与嫣公主。
  所以这名为“饯别”的一约,自然不能少楚嫣儿。
  为了最后争取历岚珠,三皇子包下了皇城里面最名贵的酒楼之中最为清静的厢房。选得也是很清雅的配饰,吕奕一进厢房还以为进错了书房,而非酒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