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亲爱的,报仇还是恋爱(GL百合)——60度的白开水

时间:2019-08-15 10:14:52  作者:60度的白开水
  “她说,她要跟你公平竞争。”林文熙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竟然泛起了莲花一般的神情。
  “幼稚?!”安杰当然是嗤之以鼻。
  “原来我大四的时候她跟我高过白啊。”林文熙努力回忆着当时自己错过的事情。
  “喂!”安杰将头转向林文熙,“风流债啊,想大学的时候,隔壁学校想着法儿地进我们学校,为的就是你一个林文熙,可惜了,你为了那谁,让我做你的顶包,我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还答应跟你演戏。”
  “我为什么会拒绝她呢?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林文熙仍旧自顾自地说着。
  “喂!.”被无视的安杰终于忍不住了,脱掉拖鞋,用穿着袜子的脚踢了林文熙的小腿,“你已经三十岁了,阿姨,你真的要这样作吗?!”
  林文熙微笑的嘴角平静了回来,三十岁!一记闷棍。
  “不说话要死啊?”终于回过神的林文熙穿着鞋子一脚踢到安杰的小腿,安杰抱着膝盖直接在沙发上滚上来。
  “林文熙,啊,啊。”安杰皱着眉眼,指了指林文熙又慌忙抱着自己的腿,像个土拨鼠尖叫着,
  “恩将仇报啊你!老子今天跟笑枫喝了一晚上的茶,就是为了给你道歉。”
  “笑枫!”林文熙触电一般直立,弹直了身体,扶着还在打滚了安杰,一脸担忧,“对啊,帅哥,今天是去见帅哥的啊,帅哥帅哥。”
  “你还知道帅哥。”安杰摸着已经缓缓不疼的小腿,对林文熙的后知后觉无奈地摇头。
  “他生气了?”林文熙像犯错的狗狗,失望地低下了头。
  “笑枫怎么可能会生气,我跟他说你临时有事先走了,人家说下次就好了。”
  “真的?”
  “明天!阿姨!麻烦你清醒一点好不好!这才是正事。”
  “知道了,知道了。”林文熙露出了虚惊一场的神情,开心地摸着安杰的手臂,突然想起什么,蹙眉惊叫“对了,明天,明天早上要去医院复查,然后约了课........”
  安杰回头,死亡凝视。
  “马上取消,帅哥第一,其他都是浮云。”求生欲让林文熙连忙拿起手机以表决心。
  林文熙属于转眼就忘类型的,简单收拾完躺床上接近十二点才想起短信没发,连忙给方问发了个短信。
  “明天有事,课程退后。”
  短信秒回。
  “明天《春望》开机仪式发布会,我这边弄到了两张票,明天一起去吧,《春望》这本书,我记得你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明天晚上七点L电影院,我等你。”
  《春望》?方问还记得这个。确实,在大学的时候,自己获得大学生电影奖被采访的时候,自己曾说过,自己很喜欢这本书,里面的女主春芽追求爱情的无畏精神深深打动着自己。
  没想到真的要开拍了。
  不过,方问这是在约自己吗?
  林文熙还想着怎么回复的时候,安杰又从隔壁屋发来了微信。
  安杰:“明天晚上五点,M餐厅,听到没。”
  林文熙被阻断了思维,安杰的微信重重地敲醒了自己,帅哥,帅哥,不能走神,林文熙快速回了个“知道了,不见不散。”
  熙丢了手机躺在了床上,可是林文熙的脑子里为什么浮现的是电影发布会?
  一定是因为自己大学的时候励志成为电影导演的缘故,一定是,没有其他原因。
  当初暗恋自己的人千千万,每一个都动心,那自己还不得开办一个后宫啊,何况,她也是个女人,自己没有时间在女人身上玩儿了。
  叮咚,微信。
  林文熙拿起一看。
  方问:“好的。”
  好的??!!
  啊!发错了,信息竟然发到方问那边去了。
  撤销撤销,林文熙手忙脚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可是撤销来不及了。
  不行,林文熙慌张地敲击着手机屏幕:“不好意思,是我这边发错了,明天我有约了,不能过来了。”
  林文熙发完信息就删掉了对话框,手机像烧红的铁块一般被林文熙丢到了枕头方向,坚定决心,方问这两个字也不要看到,对!
  ........
  “安杰,我单子忘记了。”第二天,林文熙从医生办公室出来,跟身边的安杰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一早林文熙就来医院复查,安杰不放心,死皮赖脸地跟着,林文熙只好从了,走到门口忘记拿单子,只有折回去。
  林文熙:“不好意思啊,我单子忘记拿了。”
  林文熙礼貌地跟医生拿了单子,旁边一个实习生样貌的护士小女生八卦地凑了过来,对着林文熙说道,“你男朋友真帅。”
  “呵呵,还好还好。”被莫名搭讪的林文熙习以为常,客气地敷衍。
  “不过,上次那个帅姐姐,更帅,好酷啊,我更喜欢帅姐姐。”小护士祷告般地握着拳头,一脸沉浸。
  “帅姐姐?”林文熙迷糊了。
  “哦,上次你是晕倒的。”小护士反应过来,表情更八卦了,解惑般激动地给林文熙讲,“那个帅姐姐,抱着你,像疾风一样地冲进我们科室,汗水打湿了全身,焦急地对着我们吼道:“医生,救人,快点救人。””小护士声情并茂,如同演言情剧一样,夸张地伸出双手,“而且,我们把你推进手术室,她一直跟着,影子都没她跟得紧,眼珠子在你身上都没挪过地儿,强力磁铁一样,中途我出来的时候,她就一直坐在门口,握着手,头发都乱了,一看到我就冲上来,拉着我的手,生怕你出事,知道你是因为吃多了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对了,你不是一直昏迷嘛,她一晚上都守着你,我都跟她说了,你不严重,但是她还是不离开,一直盯着你,眼中全是温柔,恨不得把你含在嘴里一样,生怕风一吹你就跑了。”
  林文熙听得一愣一愣的,按着小护士的描述应该是方问没错了,原来那天送自己来医院的是方问,自己一直以为是最后见到的酒店经理。
  “她真的守了我一晚上?”林文熙抑制住心动的涟漪。
  “真的,那天我值班,查房的时候,一直看着你,直到那个胡渣帅哥来之后,她才走了,而且悄悄地走的,是不是有一种神秘的伟大。”小护士再次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方问,守了我一晚上?!
 
 
第8章 雨天等你
  从医院与安杰分别后,林文熙犹如丢了魂的躯壳,往约定的餐厅移动,马路上的行人仿佛黑白的默片,路旁的黄角树洒下的落叶轻拍着林文熙的肩膀,也没能让她回过神来。
  “约了的。”林文熙来到餐厅对服务员说道。
  这里是一家古风的山水餐厅,包间用竹排和花圃隔开,隐蔽恬静,兴许是做了隔音处理,特别安静。
  林文熙点了一杯草莓果汁,自顾喝了起来,靠在灰色简约的沙发上,甚是觉得疲惫。
  含糊之中,林文熙发现自己回到了一座山上,那是一座还未完全被开发的原始山林,有一条农名走出来的泥巴山路,山下是长流,山型鬼斧神工,同学们都相互搀扶着行走。
  老师组织全院的学生都来到这里采风了,学习景色与情感的拍摄手法,林文熙一路观察着周边的地貌,忽然看见不远处顶峰有一处突出来的岩石,对面是另一座陡峭山峰,那山峰一璧全是被雨水冲刷的裸露岩石,去岩石的地方拍摄肯定能取景到特别的东西,可是没有山路通往那里,林文熙看了看同学们已经往前走去了很多,心血来潮,独辟蹊径从旁边的山坡走去,一路上杂草丛生,荆棘满地,林文熙挥舞着脚架清理,硬是临时开了一条路,跌跌撞撞还真来到了岩石的地方。
  真的好美,林文熙赶紧立了脚架,从相机里看过去,距离还不够,林文熙便端着脚架往前走,却忘了看前面的路。
  “啊!”一声惊叫,林文熙落空失足,旁边没有任何能抓住的地方,林文熙无助地任由自己滚下了山去。
  林文熙感觉自己跌跌撞撞滚了相近三楼的高度才被一群矮树给拦住。
  更糟糕的是,那岩石顺着林文熙落下,砸到了脑袋。
  脑袋里一万只蜜蜂再叫,又麻又晕,眼睛也被裹上了纱布一般,看不清东西了。
  “文熙,文熙。”有个声音在喊自己,冲破那重重的黑影,在喊自己,没错。
  “这里,我在这里。”林文熙不知道自己喊出来没有,只是用尽最有一丝力气朝着声音呼唤。
  “小姐,小姐。”林文熙醒来了,却发现自己在餐厅,原来在做梦,说是梦,其实也不是,那是自己大四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想起来了。
  叫醒自己的是服务员。
  “不好意思啊,睡着了。”林文熙揉了揉眼睛,尴尬地笑着喝了口果汁。
  “没有,小姐,吵到你了,可是我们已经打烊要关门了,所以.....”
  “打烊?”林文熙拿起手机,十一点了!!
  自己一觉睡到现在???
  “噢噢,不好意思啊”
  林文熙拿着包抓着自己有些乱的卷发,跑出了餐厅。
  下雨了,还是瓢泼大雨,快入夏了,天气变化阴晴不定,林文熙伸手接住了雨滴,忽然感觉那里不对,回头一看,果然,自己竟然走错了餐厅。
  电话想起来了。
  安杰:“林文熙,你想让我丢脸就直说,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玩儿,你不怕我把友谊的小船敲碎沉海吗?”
  林文熙:“啊,对啊。”林文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约了笑枫帅哥的。“我走错餐厅睡着了,怎么办,他没生气吧。”
  “他没生气,我生气,人家等你到刚才才给我打电话,说你手机打不通,你是想我英年早逝,直接送我归西嘛你。”
  “没生气就好,那......”
  “人家要出差了,刚好我也没脸再叫他了,等他回来再说吧。还有啊,我的大小姐,你手机欠费你都不知道吗?我是不是不给你充话费,你就直接消失啊你,我就说你昨天怎么不回我信息,啊,头疼。”
  停机了?
  林文熙简单安抚了安杰两句挂了电话,才看到话费短信。
  对啊,今天月初,十二点一过就会停机的。
  雨太大,林文熙打了个车便匆匆回到家,躺在床上,检查了昨天给安杰的微信果然没有发出去。
  等一下!
  那方问的微信岂不是也没有发出去?不,也有可能发过去了的,那个时候是十二点左右嘛。
  这些可能在林文熙的脑子里飞速旋转,总结出的结果就是,那方问应该没这么傻,这么大的雨,就算收到信息被放了鸽子也早就走了。
  林文熙站在衣柜前,在换睡衣和出去看看之间,原地发呆了近十分钟,还是决定打车去,这是最好的办法。
  一是让自己安心睡觉,二是免得打电话过去,万一方问没来倒显得自己主动了。
  L电影院位置的L广场,噼噼啪啪大雨在地上形成了湍急的水流,广场已经关门了,一个人都没有,除开雨声和被雨水模糊的昏黄路灯,一望过去,空无一人。
  林文熙转身准备打车回家,霎时被广场中间商场大楼门口的一个黑影吸引了目光。
  商场大楼没有雨棚,那个黑影犹如大雨中孤零零的一叶破碎的小舟,依靠着墙壁才没被飘走。
  “方问?”林文熙走到那人面前,将伞举了过去,那人头埋在臂弯里,有些发抖,浑身湿透。林文熙轻轻试探喊出了名字。
  方问缓缓抬起头,打湿的脸颊微微发白,眼神落到林文熙身上时,竟透露出一丝不信。
  “小熙,你来了?是你吗?”方问微张了有些发白的嘴唇,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狗抬头望着林文熙。
  “你......”是内疚吗?林文熙声音有些顿挫,“你.....怎么还在这儿啊,你不知道回家吗?你......”
  “你终于来了。”方问站了起来,有些不稳,可能是蹲时间太长,“你来晚了,发布会结束了。”
  方问没有生气,温柔地拿过伞,替林文熙遮住,回头看了看紧闭的商场,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
  方问高出了林文熙一个脑袋,林文熙仰头看着那份温柔,心中被针扎了一般,刺痛地低下了头,“我本来就没想来看的,我手机停机了,我给你发了短信拒绝的,你没收到。”
  “没关系,走吧,我送你回去。”方问莞尔,示意林文熙往车库走去。
  一路上,仍是沉默,林文熙玩弄着手指,听着雨打在车盖上的声音,一点点地拨乱着自己的心脏。
  “你早点回去,伞你带着,回去换身衣服,不要感冒了。”到门口的林文熙将伞推回给了方问,心急地让方问快点走。
  “知道了。”方问并没有马上回头,而是看着林文熙关切的表情,莞尔满足地微笑。
  “林文熙,你死哪里去了,正准备睡觉呢!大半夜出去见鬼吗?”安杰突然从大门跑了出来,撑着伞,将林文熙从方问的伞下拉小鸡一样拉到了自己伞下,说话的时候看着方问,像是一种宣言。
  方问温柔的眼眸转眼变得冰冷,目光中透露出丝许惊讶与不安。
  “没有没有,他还没找到房子,只是借住这里,他睡客厅的,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林文熙突然很想去保护方问的那份温柔,赶走那份冰冷。
  安杰被林文熙的反应惊住了,方问也被惊住了,惊喜又不解。
  “我以后跟你解释,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先回去,今天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林文熙连忙将还愣在原地的方问推搡近了车里,打发走了她。
  方问似乎也懂了林文熙的意思,没有与安杰纠缠,开车远去。
  “林文熙!你个疯女人!你是出去忘了把脑子带回家吗?你是在暗示人家你可以追吗?!”安杰把林文熙拉到大门里,气得恨不得把林文熙给撕碎了。
  “对!我就是在暗示!我都三十岁了,脚都入土了,我就不能做点自己想做的吗?!”林文熙明知理亏,可是又没有借口,只有瞪着大眼珠子,提高了音量,像一只做错事放肆大叫的小狗,吼了一阵就跑向了电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