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亲爱的,报仇还是恋爱(GL百合)——60度的白开水

时间:2019-08-15 10:14:52  作者:60度的白开水
  不知道多久以前,林文熙曾幻想过这幅画面,而现在,幻想成真了。
  “听音乐?”方问陡然转头问。
  “都可以。”林文熙慌忙地躲闪着眼神,掐断了自己的沉思。
  方问打开了音响。
  如果,从来没错过...
  如果,可以爱绝不独活....
  这首歌,是林文熙大学最喜欢的歌.....
  “谢谢你。”下车的林文熙出于礼貌,还是道了谢。
  “没关系,顺路而已。”绅士般下车为林文熙开了车门的方问,点头示意,便开车离开。
  林文熙转身走入小区,一转角,就看见胡渣一脸的安杰,提着一袋炸鸡,啃着一个鸡腿,狼一般审判的眼神盯着自己。
  “你干嘛?吓屎我了。你怎么在这里啊?”林文熙的魂儿差点被吓到离身,拍拍胸膛,心有余悸。
  “刚回来,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只能投靠你咯,试了一下,我指纹还在,就提前把东西搬过来咯。”安杰很自然地解释着,跟着林文熙轻车熟路地进了电梯。
  “不过,刚开着土豪车送你回来的那人是谁啊?”安杰拿出一个鸡腿,递给林文熙,贼眉鼠眼地试探。
  “一个甲方。”林文熙结果鸡腿,风轻云淡地回答道。
  “甲方?!”安杰半信半疑,没再问,继续啃着鸡腿。
  回到家,林文熙刚关上门,手机发来一条微信。
  “今天早点休息,后天继续上课。”是方问。
  “林文熙,你不会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坐在沙发上的安杰一副操心的表情,对着林文熙一顿指责。
  “你在说什么?”林文熙莫名其妙,坐到安杰旁边,拿着炸鸡,继续吃。
  “刚刚短信是不是送你回来那女人发的?”
  “是又怎样?”
  “你知道你刚刚收到什么短信,看手机是什么表情吗?”
  “看手机的表情啊。”
  “是窃喜,是满足,是开心,你笑了,你看着手机在笑。”安杰拍着沙发,一副要发生大事的表情。
  “我笑了吗?”说实话,林文熙接到微信,心里是有一点开心,是一种很久没有被挂念的开心,应该是孤独久了吧。“那是甲方,给钱的,我不笑难道还哭啊。”
  “啧啧啧啧啧。”安杰一副无可救药的神情,看着林文熙,“林文熙啊林文熙,你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
  “你想什么呢?”林文熙狡辩。
  “我想什么?是你在想什么吧?那假小子是女的对吧?看那眼神就心怀不轨,人家眼珠子都快掉到你身上了,你还在这儿傻乐。”
  “心怀不轨。”林文熙来了兴趣,歪头看着安杰,“你说她心怀不轨,这女人一见我就给我穿小鞋,怎么可能心怀不轨?”
  “你!!!”安杰夸张地瞪大眼睛,“你难道还在期待什么?你刚刚的眼神明明在期待什么?”
  “怎么可能,假如那女人是猪,我就是杀猪的,我恨不得一拳把她打到外太空去的,我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怎么可能有期待。”林文熙提高了音量,义正言辞地说道。
  “你看你看。”安杰皱着眉头,“你当初就是这个样子,说着那夏天怎么怎么不好,也是要剥那夏天的皮,你到头来还不是被人家给抽筋刮骨了.....”
  夏天?林文熙放下了手中的炸鸡,低下了头,这个名字,现在听着怎么还这么刺耳。
  安杰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捂着嘴巴,紧张地看着林文熙。
  “这炸鸡太油了,难吃,你自己多吃点吧。”林文熙拿着自己的运动服径直走进了卧室,反锁,摊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中刺扎一样。
  夏天?!难道自己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想到刚刚方问给自己缠绷带,搂自己,送自己回家,给自己开车门的样子,林文熙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这么多年,无数男人都为自己做过这些事情,可是为什么一到女人这里,就会乱了方寸。
  林文熙拿起手机,又点开了方问发过来的微信,回了个“收到”,就删掉了对话框。
  狗一定能改掉吃屎的毛病,多吃点肉就能改掉了。
  “安杰,我要相亲,立刻,马上。”林文熙拿着手机,站在正在啃鸡腿的安杰面前,郑重宣言。
  “好!”安杰像看着浪子回头的方丈一样,眼中含泪,连忙拿起了手机,为林文熙安排。
  对,自己辞职就是为了相亲结婚,这才是最初的使命!
 
 
第6章 强吻
  “这照片也太帅了吧。”林文熙看着手机里照片,是一个穿着麻布衣的男人,虽然像道士的衣服,可是长相确实妥妥的电视偶像剧了,看上去三十左右,那眼神,从容,清澈。
  “做服装设计师的,有才,有礼貌,宁缺毋滥,合适你,跟你一样,也喜欢那种木头啊,山林啊啥啥啥的,关键是啊,有钱!”安杰自卖自夸,得意得很。
  “知道适合我,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啊。”林文熙给了安杰一个一边呆着去的眼神,看着照片恨不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相见恨晚啊。
  “人家境界高着呢,我怕你误了人家,可是你现在都快三十了,哎,我只能为了你,舍弃他啊。”
  “滚!”林文熙丢了一个白眼,继续看着照片发呆。“这事儿真成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得嘞!”安杰低头哈腰地将饮料往林文熙面前推了推。
  叮咚,微信。
  “晚餐?”
  烦人,是方问。
  “你的绿茶借一下。”林文熙把自己的芒果奶昔推到一边,又拉来了安杰的绿茶放到面前认真的拍摄照片,还不忘叮嘱安杰,“等一下记得点一份牛肉,听到没?”
  “要我说,你直接不发不就行了。”
  “那我两万的学费你报啊?”林文熙检查着照片。
  “行行行。”安杰无趣地翻开菜单。
  “你还不走啊?不是说你约了人吗?”林文熙发完照片,捋了捋自己的小卷发,丢给安杰一个嫌弃至极的表情。
  “放心,笑枫过来之前,我一定消失得干干净净行不行?过河拆桥的白眼狼。”安杰拿过茶,狠狠地喝了一口。
  林文熙没再多说,整理着自己衣着,低下头,揉了揉脚踝。
  今天为了相亲,特地去买了一身淑女装,白色蕾丝小编裙,粉红小外套,一双淡橘色的高跟鞋,漂亮是漂亮,不过就是走路太费劲了。
  “快到了快到了。”安杰摇晃着手机,是笑枫发过来的微信,安杰激动地准备离开。
  “好好,快走快走。”林文熙连忙捋头发,等了快二十分钟,终于要到了,林文熙为了完美的出场,故意把约会的时间延后,为的就是留个好印象。
  可是,就在安杰准备起身的那一刹那,安杰定住了目光,仿佛是僵尸被贴了符咒一般。
  林文熙还没回头,就感觉到身后一道不详的,厌恶的,阴魂不散的冷风吹来。
  回头,没错,是方问,班主任一样的眼神,负着手,站在自己身后,穿着一身舒适的黑色卫衣套装,陪着简约的马丁靴。
  “芒果奶昔?!”方问瞟了一眼桌上的饮料,冷冷道。“可以啊,你不知道你现在的脂肪含量已经严重超标了吗?”
  “这位小姐,这年头甲方管得也未免太宽了吧?”安杰舔了一下小嘴唇,低头冷笑一声,盯着方问,突然变得真男人一般,不屑地问道。
  “不好意思。”方问,丝毫不畏惧,倒来了气质,特傲气,同样冷笑一声,“可能你还不知道,我是这位小姐的私人教练,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林文熙仿佛看到两人对视的目光中刀剑火影,极其残暴。
  为什么两人第一次见面,如此.....
  “那个..教练,我只喝了一口,还没.....”林文熙担心两人动手,连忙解释,林文熙知道安杰对自己是关心,毋庸置疑。
  “那换一家餐厅吧,这家不可以,所有的食谱我都看过,不合格。”方问说完,将目光放回到了林文熙身上,拉起林文熙的手,像提自己的包一样,往门口走。
  林文熙一脸愕然,求救般地一步三回头,但安杰却只是无奈地摇摇头,拿起林文熙的饮料喝了起来。
  “你放开!”从电梯出来,来到车库,林文熙终于忍不住了,一把甩开了因用力过猛而有些发红的手,“你弄疼我了。”
  方问被甩开,回头,目光中竟带着一丝怒火,看到林文熙手发红,又露出一丝心疼。
  “对不起,我太用力了。”方问插着腰,目光扫向一边,看得出来,心情有些复杂。
  林文熙有些纳闷,第一次见安杰,这方问怎么像吃了□□一般。
  “该道歉的不是这个吧。”林文熙揉着手,看着方问,“你这也管得太宽了吧,像装了跟踪器一样。”
  “我跟我朋友刚好路过这边,看到你了。”方问现在冷静了一下,但仍一点歉意也没有。
  “刚好?”林文熙呵了一声,“刚好对我方案不满意,又签合同,刚好又当我教练,刚好在我马上要得到幸福的时候,拆我的台?方总,这些理由还不够证明你是在故意整我?”
  林文熙一想到这些,干脆一股脑全发泄了出来。“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要这么对我,我一没偷二没抢,自问没有伤天害理得罪过谁,你到底要怎样?我压根没得罪过你吧?”
  林文熙:“我亲爱的甲方,我是欠了你的吗?!”
  方问看着林文熙的咆哮,干净的脸庞冷静地如同冰冷的岩石,眼神中充满着伤痕累累的压制,终于在林文熙吼完最后一句。
  林文熙被方问猛烈地推靠到了墙上,方问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林文熙的耳边,方问紧咬着的牙,让腮帮突出棱角,方问的眼神中,是想愤怒却又忍不住悲痛的失望。
  林文熙被吓到了,被拳冬在墙,双手本能地握着小拳头放在胸前,方问与自己的距离也就两个拳头,方问强大的气场让林文熙害怕得像受惊的小猫一样。
  “你说呢?林文熙?”方问的反问更像是在判罪。
  “我的罪过你?”林文熙这才确定,这方问以前肯定是认识自己的,“可是.....”
  林文熙想问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了方问。
  可是自己问不出话,自己的嘴唇动不了,因为,方问的嘴唇落到了自己的脸颊。
  闪电般的速度,温热的气流,让林文熙来不及任何反应,如同月落入了水中,风停在了云上。
  林文熙猛地推开气喘的方问。
  “有完没完!”林文熙哭了,隔着衣服敲着自己心脏的位置,不是因为伤心,而且因为心脏又一次的加快。
  方问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礼,摸了嘴唇,低头没有敢看林文熙。
  “对不起,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和安杰那小子在一起,没想到你们还是真爱。”方问躲闪着眼神。
  “安杰....”林文熙停住了眼泪,方问明明说出了安杰的名字,“你认识安杰......”
  “去车上吧。”方问走到车边拉开了车门。
  林文熙这才发现车库不远处有人走了过来。
  林文熙连忙擦了眼泪,跟着方问上了车。
  “怎么可能不认识,五年前,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可是轰动了整个学院。”方问摸着方向盘,一副机关算尽的样子。
  “五年前?”林文熙对这个误会很是无语,虽然常常有人误会自己跟安杰,习以为常,五年?林文熙突然想到什么,“哦,大学!”
  林文熙突然想到24岁大四那年,自己曾经跟全校宣布自己与安杰是恋人关系,但是那个时候是为了.......
  “你还记得。”方问欣慰一笑,总算被记起的感觉,
  “你P大学的?”林文熙好像猜到了什么。
  “对,传媒学院,矮你一届。”方问转头。
  “那校友啊?!”林文熙有些兴奋,但又想起刚刚的无礼,“那你干嘛?!”
  “我要正式追求你,一对一,面对面,无论发生什么。”方问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但是看得出来,方问有些放低了底气,眼中没有把握地低眸了眼神,“就算你跟你男朋友天长地久,可是你们还未结婚,我可以和安杰公平竞争!”
  “追......求?”林文熙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抛挖墙脚的行为不说,这方问不会.......
  “拉拉?你是不是想说,”方问毫不避讳,直接将目光与林文熙对视。
  “哦,没有....那个”林文熙心虚了,被方问的自信,无所畏惧,就算宇宙爆炸也不眨眼的眼神弄慌了手脚,“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有那个意思!”方问目视前方,“我大三跟你告白,你拒绝了我,我犹豫了,可是现在,我会再犹豫,这墙角,我挖定了。”
 
 
第7章 涟漪
  “回来了?”一进门,安杰翘着二郎腿跟家长一样躺在沙发上。
  “看到了还问。”林文熙甩掉高跟鞋,瘫坐在安杰对角的沙发上,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魂儿回来了吗?”安杰审问。
  “安杰,我心脏好像出问题了。”林文熙的脑袋却还在白天的事情里游荡,并没有感觉到安杰的语气变化,盯着天花板,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眼神飘离。
  安杰好像已经算到一切,可真当林文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安杰还是叹了一口气,预料的结果,却还是恨铁不成钢。
  “那女人,跟你告白了?”安杰自暴自弃,跟着林文熙一样摊在了沙发上,开始接受事实。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