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后我和我的死对头HE了gl——月少白

时间:2019-08-12 15:09:53  作者:月少白
  作者有话要说:  啊,激动,我喜欢的大大时隔好多年之后又回来写文了,简直是有生之年系列。
  另外,不知道小可爱们对百合文里男性角色的出场的频率有什么偏好么,因为文里是要争皇位嘛,萧衍和萧启的出场还是比较多的
 
 
第13章 
  “小姐,您对殿下怎么如此冷淡了?”穿过御花园,走在僻静的宫道上时,东珠忍不住问道。
  慕容娴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珠,停下了步子,掩嘴一笑:“珠儿,你不觉得那陆家小姐更有意思些么?”
  东珠的身子颤了颤,没再多问,一旦自家小姐喊她珠儿时,不论她是何种神态,那必定是有些不悦了,若是其余事情,东珠自然不会多问,但以前小姐总是刻意制造与三殿下的相遇,似乎是奔着皇子妃去的,如今这番冷淡,实在太奇怪了些。
  凤鸣阁中,陆晴晚和萧宁正坐在湖心亭中纳凉,湖边垂柳上栖着的知了叫个不停,烈日下,园子里的花木通通蔫头耷脑的。两人面对面坐着,萧宁以手托腮目光盯着湖面,思绪不知道飞到了何处去,陆晴晚则是趴在石桌上小憩。两人倒是难得有这样和谐的时候。
  “公主,慕容姑娘求见。”如意请示道。
  萧宁这才回过神来,看向陆晴晚,发现方才还坐着的人不知道何时睡着了,露出一半脸颊,这样一看倒是比平日里和她斗嘴时乖巧可人多了。
  “公主?”
  “小声点,耳朵都要被吵死了。”萧宁放低了声音,站起身,“请她到正殿吧。”
  萧宁领着一群人往凉亭外走去,只留下西泠西翠待在凉亭中侍候陆晴晚。
  “她来做什么?”走在廊檐下时,萧宁疑惑道。
  “慕容姑娘没有说。”如意摇了摇头。
  萧宁满腹狐疑,她虽与八公主交好,但同慕容娴却没什么私交,这还是慕容娴头遭独自来她的院子。她又想起陆晴晚与慕容娴四目相对时的那种让她特别不舒服的氛围,心中升起了一股恼意。
  于是,她对慕容娴的造访便多了丝不耐。
  “慕容娴,你来找本公主是有何事?”
  慕容娴见萧宁从外边走了进来,连忙站起身行了个礼,再看向萧宁时,余光扫过萧宁的背后,她顿了顿,眉眼弯弯道:“公主要的三副字,臣女写好了。”
  慕容娴看了眼东珠,东珠连忙端着盒子上前,慕容娴拿过盒子亲手递到萧宁跟前。
  萧宁早就把这一茬忘了,也没打开盒子,只让如意将东西收下。
  两人站在殿中,都未落座,萧宁这番行事本就没有要多留慕容娴的意思,慕容娴却恍若不察。
  她依旧是笑意涟涟的模样:“听说陆姑娘和您住在一处,今日怎么不见她?”
  萧宁挑了挑眉,知道这慕容娴送字是假,来探陆晴晚才是真。她坐在就近的太师椅上,瞥了眼慕容娴:“腿长在她身上,本公主又不能将她给栓在裤腰上,虽是住在一处,哪能形影不离呢?”
  “公主说得是。”慕容娴轻轻叹了口气,“今日的日头也太晒了些,臣女可否在公主这讨杯茶喝,等外边凉快些了再离开。”
  萧宁毕竟是长公主,没理由不答应这小小请求,否则也太失了公主的气度,慕容娴愿意在这里等,她可没耐性对着她,于是,她站起身:“如意吩咐人给慕容姑娘添茶。本公主有些倦了,先回寝殿歇息。”
  如意应声吩咐了几个小宫婢,自己则是随着萧宁往寝殿走,她试探道:“可要让人将陆姑娘弄回屋里歇息,陆姑娘在那亭子里虽是凉快,胳膊可受不住,整个身子都可能麻了。”
  “多嘴。”萧宁睨了她一眼,“你究竟是她的人还是我的人?”
  如意讪讪地笑,她有些摸不着头脑,近日她觉得长公主还是挺看重陆家小姐的,看来是她看走眼了,公主年龄越大,这心思便越发难以捉摸了。
  谁知萧宁刚踏进寝殿,不经意般吩咐道:“找几个宫婢将陆晴晚弄进屋里,免得她醒过来又要指责本公主是如何如何自私了。”
  如意憋着笑意,吩咐了几个手脚利落的宫婢。
  小宫女端着茶盏走进正殿,第三次给慕容娴添茶。不知为什么,方才在外边她还汗流浃背,现在背后却莫名多了分凉意,还有些阴测测的。
  慕容姑娘本就是美人胚子,她现下笑着便更美了,但小宫女却不敢多看,她方才瞧得时间长了些,一种惧意涌上心头。
  东珠似乎也感受到了那股冷意,她结果小宫女托盘里的茶,送到慕容娴手边,问道:“小姐,可觉得冷么?”
  慕容娴忽地站起身,惊得东珠退后一步,手里的茶洒了出来。
  “麻烦告诉公主一声,现下天也凉了下来,我也该告辞了。”慕容娴的嘴角始终带了丝丝笑意。
  长庆殿中的萧衍却是另一番境遇。
  萧衍一进正殿,淑妃便招呼着宫婢上了一碗冰镇的酸梅汤。
  “衍儿,快坐,母妃今日要送你一份大礼。”淑妃热切的目光落在萧衍身上,不知为何萧衍只觉得脊背一凉,觉得今日的长庆殿似乎有什么不同,却又说不清到底有什么不同。
  淑妃与翡翠的目光在空中汇聚,又默契地移开,翡翠微微屈膝行了个礼便退出了长庆殿。
  作者有话要说:  非常非常抱歉,我现在开始实习了,工作的地方很远,每天都很累,所以更新会很不稳定,但我一定会努力更的。
 
 
第14章 
  萧衍将酸梅汤一饮而尽,身上的热意顿时消退不少,他正想询问淑妃所谓的大礼是何物时,身上竟又热了起来,那热意不同于他先前的热,那是种从内至外的热,像是有鹅毛不断从他心上拂过。
  这时翡翠已经领着个身材丰腴的宫婢回来了,淑妃掩嘴一笑:“衍儿可是有哪处不适?”
  萧衍正要说话,淑妃已经眼神示意那丰腴的宫婢:“还不带殿下去歇息,许是中了暑气。”
  那宫婢立即上前,扶住了萧衍,萧衍只觉得热得慌,脑子已经不清醒了,两人手心相触时,萧衍只觉得凉快极了,不由得握紧了那人的手,淑妃和翡翠相视一笑,翡翠忙道:“动作还不快些?”
  长庆殿偏殿,素色的床帐被人放下,很快便传来令人面红心跳的喘、息,殿外守着的人羞红了脸颊。高悬在天边的日头一点点地西斜,渐渐沉到了云后,繁星开始闪烁。
  萧衍是被热醒的,他猛地睁开眼,一截白嫩的手臂横在他的胸前,他侧过头,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他眼前,他猛地站起身,才发现自己不着片缕。
  他忽地明白发生了什么,即使这是第一次,但他也算是博览群书,这些书中也是有提过的,一股恼意涌上心头,慕容娴的脸在他脑中闪现,他不由得种种地锤了床架。
  床上的宫婢被惊醒了,她看向萧衍,顿时被吓得呆住了,若是萧衍的眼神能化作实质,她觉得自己大概已经被他给杀死了,都说三皇子是个宽厚人,怎么会有这般狠毒的眼神?
  守在殿外的人听见了动静,连忙进来伺候萧衍洗漱。萧衍准备离开长庆殿时,翡翠从回廊处走了出来,温声道:“殿下,娘娘睡前嘱托奴婢和您说几句话。”
  萧衍早就换上了温和的笑容:“姑姑请讲。”
  “娘娘说,这男人与女人不论怎么比,若是要论真章,还是在床榻之间最为快捷,一个男人若是在床榻之间征服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必定对男人死心塌地。”
  萧衍顿时明白了淑妃此番安排的目的,不仅仅是教导他人事,还是想化解自己与那陆晴晚之间的不快,他掩下自己心中的不快,恭声道:“告诉母妃,儿子知晓了。”
  而陆晴晚那厢因着白日里睡了的缘故,陆晴晚还没有睡意,便坐在灯下翻些杂文。
  西泠推开门走到陆晴晚跟前,附耳说了几句话,然后将一张纸条递给她。
  陆晴晚把杂书放在一边,将纸条展开,然后就着蜡烛将纸条焚尽。她将所有人都遣了下去,自己一人呆坐在灯下,冒了一身的冷汗。
  自从陆行云将死士拨给她后,她便让他们着手调查席师父的下落,今日终于有了消息。
  虽没有她确切的行踪,但知道她是被一辆马车接走的,那马车是宫内的一个小太监雇的,再顺着太监往上查,最后查到的是萧衍的人。
  联系那日萧衍与席师父的交谈,席师父必定与萧衍关系匪浅,虽不知为何她突然会离开,但那也足以让陆晴晚心惊,萧衍一个深宫皇子,生母早亡又如何与席师父这个江湖侠女相识?当初席师父救了陆行云,是巧合还是有人精心安排?若是精心安排,那,陆晴晚不敢再想下去,她猛地站起身:“西泠进来。”
  西泠听见陆晴晚的声音,连忙推门而入,只见自家小姐笔下生风,写了两张纸条:“这张交给时一,这张让时一交给父亲,记住一定要他亲手交给父亲。”
  时一是那死士中行事最为稳妥的一个,陆晴晚便让他领导所有死士。
  吩咐完一切后,陆晴晚才略微舒了口气,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她重生回到了十二岁,以为自己有着前世的记忆,便放松了不少,想着还有四年的时间,那些恩怨纠葛才开始,便不慌不忙,殊不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父亲不傻,虽是武夫,但却有七巧玲珑心,如何会被萧衍安排进内应,还爬上了副将的位置?
  时一接了命令,便立刻找到了陆行云,陆行云披着披风走到书房接见了时一,他深知自家女儿是个稳重的性子,深夜命人寻他必是有要紧之事,见了一身夜行装扮的时一,没有寒暄,直截了当问道:“晚晚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时一没有多话,直接将纸条递给了陆行云,陆行云将纸条看完,问道:“晚晚可有什么话让你带?”
  “主人说,您若是说有,那么切莫打草惊蛇,您只当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切如常。若是没有,那便让奴传个话。”
  陆行云一只手撑在桌案上,眼神落在烛台上,似乎是在回忆些什么,书房中安静极了,只听见灯花滴落的噼啪声。
  “有,你告诉晚晚,而且不止一个。”陆行云的眉头深深蹙起,虽然陆晴晚并没有说席娘子究竟做了什么事情,但从她问席娘子有没有向他举荐人才,或者是他有没有用与席娘子相熟的人,便知道席娘子此人必定有问题。
  萧衍回到了自己的居所,心腹立刻上前与他耳语了几句。萧衍此时正想好好洗洗身子,心中烦躁异常,冷笑一声:“先生本意是安排她勾住陆行云那老匹夫,岂料她没本事,反而一心一意教起陆晴晚来,难道现下她还想与陆晴晚再续师徒缘分?”
  心腹低垂着头,并不说话。
  说完后,萧衍气似乎消了些,缓缓道:“罢了,她既然不想闲着,那便去教导那些孩子吧。”
  心腹领命后退了下去,月光下那心腹容貌平平,若是放在人堆里恐怕再找不出来。
  经过的小太监纷纷朝他问好:“崔公公好,这么晚还来给殿下送果子?”
  崔公公只笑着点头。
  等他走远后,小太监才彼此议论起来:“你说殿下对这哑巴公公是何态度啊?崔公公每每送东西来,殿下都会接见,却不把人弄到自己殿里,让人在掖庭待着,那地儿可没油水可捞啊?”
  另一个小太监摸了摸后脑勺,百思不得其解:“我也不知道这些贵人的事情,可能觉得放跟前触景生情?毕竟这崔公公之前可是服侍过殿下的生母啊。”
  两人嘀嘀咕咕着走远了。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月光似绸缎一般铺在宫道上。
  作者有话要说:  工作使我早睡早起,晚安宝贝们
 
 
第15章 
  对于淑妃所做的事情,萧衍虽说心里有疙瘩,但那毕竟是每个皇子都会经历的,第二日也就将此事抛诸脑后,不想这事竟然闹到了御前。
  从御前的公公来传话到他进了武英殿时,萧衍仍旧一脸莫名,还未想明白皇帝召见他究竟所为何事。
  只见大殿之内,皇帝萧峰神情端肃坐在上首,皇后坐在他身侧,脸上淡淡的看不出情绪。而左右下首,淑妃和娴妃相对而坐,只是淑妃眉眼间多了份焦虑,这焦虑在见到萧衍时便越发深重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倒是娴妃,眉宇之间藏不住的春风得意。
  萧衍眉心微皱行了礼,再抬头时已经什么情绪也看不出了,他故作轻松一笑:“不知父皇今日召儿子来,所为何事?”
  萧峰的目光落在萧衍身上良久,大殿之内一片静寂,空气似乎凝滞了。
  淑妃正想要说些什么来打破这沉寂的气氛时,萧峰出声了。
  “不知不觉,衍儿也有十五了吧?”
  “陛下,昨日是臣妾自作主张——”淑妃急急忙忙出声打断了萧峰的问话。
  萧峰眸色一暗,娴妃见缝插针嘲讽道:“淑妃妹妹在宫中待了这些年,怎么还这么没规矩?陛下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淑妃心有不甘,但余光瞥见萧峰那愈发阴沉的脸,便噤了声。
  皇后倒是不管气氛的剑拔弩张,和颜悦色冲着萧衍说道:“衍儿刚从外边进来,先坐下喝一碗凉茶去去暑气。”
  萧峰横了皇后一眼,语气柔和不少:“就你惯着这些崽子。”
  说完,又看向萧衍:“既如此,你先坐下。”
  萧衍刚刚喝了一口茶,抬头时正撞入皇后眼中,皇后眼睛里满是笑意。
  “衍儿已经十五了,寻常人家,早些成亲的,恐怕是已经抱上了儿子。昨日之举虽是不合礼法,但也无可厚非。”此番话落入萧衍耳中,他终于知道了今日被召见的缘由。
  于是,他站起身目光清明望向萧峰,脸上含了丝羞愧:“儿臣昨日孟浪,甘愿受罚。”
  昨日也是淑妃一时不察,将这教导人事的事情在她自己宫里就办了,她虽抚养了萧衍一场,但终归不是萧衍生母,难免有祸乱宫闱之嫌。
  娴妃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将事情闹到了萧峰跟前,此事可大可小,端看陛下自己的心思。
  “你既认了错,朕也不会苛责你,便罚你将《礼记》抄上一遍长长记性。”萧峰食指在案桌上敲了两下,有意将此事轻轻放下。
  娴妃见皇后与皇帝这一唱一和,便料到了结局,但也这丝毫不妨碍她愉悦的心情,她弄了这一出,可不仅仅是想看三皇子抄书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