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后我和我的死对头HE了gl——月少白

时间:2019-08-12 15:09:53  作者:月少白
  陆晴晚脸上难得露出了骄矜之色,还未褪去婴儿肥的脸颊高高鼓起,萧宁呆楞楞地看着陆晴晚,她想这样的陆晴晚可真让人想咬上一口。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乱七八糟奇怪的东西时,萧宁双颊绯红,别过头,闷闷道:“随便你,倒是后可别后悔。”
  陆晴晚安和萧衍各自选了一把趁手的软剑,两人抱剑鞠躬之后,便比试起来。十八岁的陆晴晚偏好猛烈地进攻,将对手一击毙命,十八岁之后,她擅长防守,和敌人迂回作战,然后等对方疲软时,出其不意给出致命一击。
  现在的陆晴晚依旧是采用防守的策略,十五岁的萧衍在输掉箭术之后,迫切地需要一场胜利挽回自己在妹妹们以及心上人眼中的形象,于是出手便十分凌厉,机会招招都往要害去。
  陆晴晚一面不换不忙地格挡,一面伺机寻找对方的破绽。
  站在一边的姑娘们都为场上的陆晴晚捏了一把汗。
  “差点,三殿下差点就刺到陆姑娘的腿了。”一个姑娘捂着胸口,有些后怕道。
  萧宁更是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手里的帕子都被她捏得不成样子。
  而站在八公主身后的慕容娴双眼放光地看着场上的两人,嘴角溢出一丝笑意,一种隐秘的兴奋涌上她的心头,此时她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实在时太有意思了。慕容娴拿帕子掩住了双唇,她无法克制想要笑出声来。
  十几招之后,萧衍便有些乏力了,而陆晴晚此人滑不溜秋的,他的进攻全被她一一化解,汗珠从他额头滚落,正好落进他的眼里,他眨了眨眼睛,就是这一瞬间,陆晴晚迅即踢向他执剑的手腕,手中的剑也随即刺向他的脖子,然后一偏,抵在萧衍的脖子上,淡淡道:“殿下,输了。”
  萧衍手中的剑飞了出去,而脖子又受到挟制,烈日炎炎,他看向对面的陆晴晚,因为刺目的阳光他并不能看清陆晴晚的脸,但陆晴晚那样冷淡的声音让他胸口升起一股无名火。
  他竭力压下那股愤怒,抱拳道:“陆姑娘剑术果真非同一般,萧衍认输。”
  陆晴晚收回剑,她感受到身后有一道令人无法忽视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她转过身,那目光的主人还没来得及收回,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聚,互相致意后,各自收回了目光。陆晴晚有些纳闷,慕容娴为什么盯着她看,那目光还有些古怪,令人心里发毛。
  不过很快她便将此事置之脑后,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牵动着她的心神。
  方才萧衍的招式十分眼熟,她之所以能胜,也是因为那招式太熟悉,她很快便找到了破绽。其是席师父有教她两套剑法,只是有一套她并不怎么用,而席师父也觉得她现在用的这一套比另一套学得好,索性便让她弃了那套。而萧衍今日的招式正是她曾经弃了的那套剑法。
  下课后,慕容娴便辞别了八公主请了假回了径自归家。
  马车上,慕容娴一直眉眼弯弯,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掩不住。
  婢女东珠见自家小姐这番模样,吓得也不顾尊卑,试了试慕容娴额头的温度,担心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我高兴啊~”慕容娴尾音勾得长长的,东珠不敢再问下去,马车里又安静下来,偶尔能听见几声轻笑。
  作者有话要说:  慕容姑娘想搞事情
 
 
第11章 
  萧宁自是看出了自家三皇兄的勉强,她收了因着陆晴晚胜出而灿烂的笑容,走到萧衍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三哥,你别放在心上,陆将军就陆晴晚一个女儿,自小又是将她当男子养,陆将军可是我朝的武状元出身,他一身的本事不传给她又传给谁?况且她只是一女子而已。”
  本来因为萧宁的前几句话,萧衍心里好受了许多,但最后那句她只是女子,又刺激了他的神经,萧宁本来言下之意是想说陆晴晚再厉害不过是女子之身,对他构不成威胁,然而萧宁难得安慰人一次,岂料对方却会错了意。
  萧衍目光落在不知道神游何处的陆晴晚身上,女子,他竟然比不过一个女子。席娘子一共两个弟子,一个是他,一个是陆晴晚,他甚至比陆晴晚更早习剑,却不想还是输给了她!萧衍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片,至于来意早被他抛在了脑后,于是假称有事,先行离开了。
  萧宁目送萧衍离去,总觉得那个向来自信的三哥背影中忽地多了股颓靡之气。
  一双细长的手搭在萧宁的肩头,她一惊,反身性地抓住那双手然后转过身去,正好撞上陆晴晚复杂的目光。
  她立刻松了手,退后几步:“陆晴晚,你还是人么,怎么神出鬼没的?”
  陆晴晚没有回答,她逼近萧宁,一字一句道:“况且她是个女子?女子怎么了?”
  “你不是在发呆,如何听到,哦,你竟然偷听本公主说话!”萧宁又往后退了几步,并没有正面回答。
  陆晴晚却不打算让她岔开话题,重复道:“公主觉得女子如何?女子即便一身本事但因为是女子之身便不是威胁,不会抢走男子的东西,便合该躲在男子身后默默无闻么?”
  萧宁直愣愣地看着陆晴晚的眼睛,那双眼睛仿佛施了法,让萧宁迷失在了其中,她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陆晴晚为何会突然这样认真。
  陆晴晚看着眼前才只有十三岁的萧宁,叹了口气,脑中闪现出前世她要嫁给萧衍的前一天。
  那天的雨下得格外大,萧宁冒着大雨来了将军府,没等人通报,便径直跑到了她的闺房,那时她刚歇下,便被萧宁硬生生从床上扯了起来。
  她还记得当时萧宁的手很冰很冰,发丝正滴着水,她脸色惨白。烛火发出噼啪的声响,雨滴在房檐、树叶最后滚到地上,如珠如豆。
  “陆晴晚,你学的一身本事,便是为了能攀上皇室?”当时萧宁的声音有些沙哑,一点都不像往常那个同她掐架的萧宁,“你可知道,嫁进了皇家你可便当不成你那劳什子将军了,你得本本分分呆在后院,站在我三哥身后,像无数皇子妃那样操持后院······”
  陆晴晚想当将军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她不知萧宁是从何得知的,她当时好像回了萧宁一句:“我本就是女子,当将军不过是儿时的戏语。”
  萧宁那时立刻松了手,眸子忽地暗了下来。然后便沉默着走出了揽月阁,然后便是她大婚,再就是萧宁大婚,再之后听见她的消息便是那时她联合几位公主要造反的事情。
  十三岁的萧宁终于从陆晴晚幽深的眼睛中挣脱出来,她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个女孩子拿着树枝,说自己以后会是驰骋战场的将军。
  于是萧宁摇了摇头,说:“不是的,女子也可以去争去抢,有这一身本事可以建功立业。”
  陆晴晚勾起唇角,笑容在她脸上荡漾开来,眼前的萧宁和成年后的萧宁重合起来,她觉得高兴,那种高兴使得她全身舒畅。
  萧宁见陆晴晚笑了,一时间觉得别扭,于是转过身,闷闷道:“本公主说的可不是你,你嘛除了射箭和剑术好些,也没别的长处了。建功立业还早的很呐。”
  陆晴晚没理会她的话,定了定神,格外郑重道:“你等着吧。”
  萧宁撇撇嘴:“凭什么要本公主等着啊~”她的声音渐渐小了去,迈开步子往凤鸣阁方向去了。
  几日后,将军府的小丫鬟传来消息:陆将军回来了。
  陆晴晚连忙告了假,简单收拾了行李,便带着西泠和西翠回了将军府。
  她回到家中时,只陆峰坐在正厅,陆晴晚扫视了一圈,并没有母亲的踪影,连个母亲身边的丫鬟都没。
  陆晴晚放慢了步子,规规矩矩行了礼:“女儿给父亲请安。”
  陆峰原本拧着的眉头终于放松下来,他慈爱的目光落在陆晴晚身上:“坐吧。晚晚长高了不少。”
  陆晴晚眼睛有些发酸,她勉强笑道:“父亲一点都没变。”
  作者有话要说:  追了个剧之后才开始写的
 
 
第12章 
  陆峰怔愣片刻,抚掌而笑:“晚晚,何时也会恭维人了?”
  “女儿说的是实话。”
  “不说了,听说你给长公主当了伴读?”
  “父亲,可是不悦?”陆晴晚试探道。
  “怎么会?”陆峰喝了口茶,面上流露出歉疚之意,“你母亲的事情,为父已经知道了。哎,她这些年就是对一些事情不能释怀,你不要怪她。”
  陆晴晚淡淡道:“那是自然。”
  听到这般云淡风轻的回答,陆峰倒有些不知所措了,这些年他和夫人,夫人和晚晚之间都有心结,以往晚晚还会因为这些觉得委屈而找他倾诉,现在仿佛解了心结,却是什么都不在意了。
  陆峰原本准备了一堆的安慰话也用不上了,只好挑起了别的话头。
  “晚晚,进宫中也有些时日了,你觉得诸位皇子如何?”
  陆晴晚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反问道:“父亲以为呢?”
  陆峰指着陆晴晚哈哈大笑:“既如此,那为父便先说说。大皇子为人阴鸷,小肚鸡肠,野心勃勃。二皇子是个书生性子,不恋栈权势。三皇子么年纪虽小但智勇双全,为人宽厚,任人唯贤。”
  “看来父亲是有看好的人选了。”陆晴晚放下茶盏,目光飘向院中,外边黑漆漆的一片,只有灯笼悬挂之处还能见到一点光亮。这样的景色总能让陆晴晚沉静下来,那些前世阴险诡诈的肮脏无趣的斗争全都沉淀了,“陛下年富力强,父亲不妨再多瞧瞧,现在说看好哪位皇子,女儿觉得为时尚早。”
  陆峰略一沉吟,附和道:“你说得在理。”
  “父亲可知席娘子已经离开了京城?”
  “她来信请辞说有要事得离开,我便准允了。”陆峰丝毫不见惊讶。
  陆晴晚微微点头,复又试探道:“父亲远在西南,女儿如今又再宫中,既然要为日后筹谋,手中没有几个得力的人,可怎么行?”
  “嗯,为父早就为你培养了几个死士,原想着当作及笄的生辰贺礼,你既开了口,那为父便将人交给你。晚上她们会来你的揽月阁。这是解药和解药的配置方法,以后她们都是你的人了。”陆峰招来心腹,递来笔墨纸砚,将解药的配方写了下来连带着原先配好的药丸交给了陆晴晚。
  陆晴晚道谢后,便领着丫鬟们往揽月阁走去。回廊曲折,月华如练,陆晴晚脚步轻快。
  ······
  崇阳殿内,萧乾正站在案桌前,手下挥毫如墨,几个翩若惊鸿矫若惊龙般的大字便跃然纸上。
  阿茶站在一边细细欣赏,偶尔说些宫中的近闻。
  日光透过斜斜支起的轩窗洒了进来,尘埃在日光中升腾又坠落。
  “你说,三弟输给了萧宁的伴读?”
  “是啊,整个皇宫都传遍了呢。”阿茶兴奋得像是自己当时在场似的,“说是,那陆小姐厉害的很,十支箭都射中了靶心,主动进攻的第一招便将三皇子拿下了呢。”
  萧乾轻笑一声:“若不知道是陆小姐,本殿还以为阿茶被谁勾走了心呢。你今日不知道说了多少个陆小姐。”
  这宫里的话向来是越传越没了真样,即便是那姑娘真有能耐,但这话里也多了些夸张的成分,她虽不擅武艺,但萧衍的本事她还是见识过的,小小年纪便胜了萧启和诸位师父。
  阿茶被萧乾一打趣,面上泛红,低声道:“殿下若不信,有机会瞧瞧便知道了。”
  萧乾不置可否,她停下笔,走大书架前,摸了摸书册:“阿茶,着人将这些书搬到院子里晒晒。治国类的大作晒完了便收起来吧,本殿写个单子,你着人去宫外买些书回来。曾宁道长出了新书,听说不错。”
  阿茶有些不解,三皇子一向喜欢读书,特别是治国一类的,这段时间却频频读写杂书,今日竟还有打算将书给压箱底了,给杂书腾位置了,她犹豫道:“殿下如此,娘娘又要说您你那个不学无术了。”
  “无妨,对了,晚上让掌乐司的岑乐师过来抚琴。”萧乾不在乎,她抽回手,躺在美人榻上,闭目养神。
  阿茶不再劝说,出门找了几个小宫女,轻手轻脚将这书架上的书都搬了出去。
  凤鸣阁。
  萧宁坐在凉亭里,端着新做好的冰碗,手上的银勺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碗里的吃食。
  如意有些疑惑,向来明媚开朗的公主怎么这般心事重重?
  “公主,可是今日的冰碗不合口味?”如意探身,从小宫女手里拿过扇子,自己给公主扇了起来。
  金色的日光洒在湖面上,风一吹湖面便荡漾开来,激起一阵一阵的粼粼波光。
  萧宁摇了摇头,没头没脑地问了句:“如意,你说边关是怎么样的?”
  如意按照自己知道的描述了一番后,总结道:“是个苦地方,夏日热得发慌,冬日又滴水成冰,还缺水。”
  萧宁放下冰碗,双手撑起下巴:“这样啊,怎么受得住啊?”
  “谁受不住?”如意八卦道。
  萧宁瞥了她一眼,又端起冰碗:“没谁,就是问问。这天可真热,回屋里去吧。”
  ······
  淑妃自然也知道了那日演武场的事情,萧衍这人虽不是她亲生的,但毕竟抚养了一场,知道他极好面子,虽然嘴上不说,但心中对陆晴晚观感肯定不佳,但为了往后,萧衍可不能因小失大。
  于是她又遣人去将萧衍召到了长庆殿。
  萧衍原是再演武场练武,听了传唤,便换了身衣裳往长庆殿走去。
  经过御花园时,正好瞧见慕容娴从假山边款款走来。萧衍嘴角扬起,放慢了脚步,等着慕容娴法现他。
  “臣女参见三殿下。”慕容娴见礼后,习惯性脸上挂了笑容。
  “免礼,真巧又碰见慕容姑娘了。”萧衍的心漏跳了一拍。
  慕容娴没说话,天热得厉害,她此时又是要去凤鸣阁,被萧衍拦在此处寒暄,心里有了几分不悦。
  “殿下,淑妃娘娘还在等您。”萧衍身侧的小太监低声提醒道。
  萧衍这才忍下不舍,和慕容娴说了声告辞,往长庆殿疾步走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