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后我和我的死对头HE了gl——月少白

时间:2019-08-12 15:09:53  作者:月少白
  陆晴晚蹙起眉头,不着痕迹地打量了萧宁、八公主以及慕容娴三人,萧宁看向陆晴晚时,陆晴晚正皱着眉,她心里一睹,陆晴晚竟然为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跟自己生气,简直,简直是太过分了!
  陆晴晚想起前世,萧宁联合八公主和九公主造反却被人里应外合一锅端了,而慕容娴竟然是八公主的伴读,当年的事情恐怕和慕容娴脱不了干系。
  萧宁自是不知道陆晴晚所想的,直到先生点名让她起身背诵前几日要求背诵的课文时,她心里的气还憋着,本来她是记得几句的,但她却沉默着不发一言,先生也没苛责她,让她坐下。
  女先生拿着戒尺走到后桌再陆晴晚跟前站定:“陆姑娘身为公主伴读,自是要替公主挨罚,我的规矩是几句不会便挨打几下。你虽是第一次来,也是不能免罚的。”
  陆晴晚伸出手,这样的事情自然早就有人和她说过,也没分辨。
  女先生的戒尺高高举起又迅速落下,啪啪的声音在学堂里想起,一下,两下······
  听到第五下时,萧宁便不忍心听下去了,她有些后悔没把会背的背下来,伴读们心有戚戚焉,但同时庆幸自己跟随的公主不像长公主那样不济,身为当事人的陆晴晚却是没放在心上,这点疼和前世比起来委实不算什么,况且她本就是二十岁心智的人了,哭哭啼啼的也太让人心疼了。
  八公主有些瞧不下去,便冲着萧宁扔了一个小球,萧宁不耐烦地看向她,八公主指了指陆晴晚,然后摇了摇头。
  萧宁想既然八妹都求她了,她看着八妹的份上也不能不管,于是她站起身转向身后:“先生,够了,我今晚会抄五遍再背下来,让您抽查。”
  女先生停了手,既然长公主发话了,小姑娘的手也已经肿了起来她便适可而止。
  下课后众人都走了之后,萧宁慢吞吞挪到陆晴晚身边,低低说了句:“对不起啊~”
  然后目光迅速看向窗外:“时候不早了,回凤鸣阁用膳吧。”
  陆晴晚左手撑着下巴斜睨了萧宁一眼:“公主说什么,臣女没听清呢~”
  “没什么。”萧宁脸上迅速染上红晕。
  陆晴晚故意重重地叹了口气:“和公主一同上学之后,臣女方才明白为何公主此前都没有伴读,我以为那日的飞花令便足以看出公主的才学了,想不到,那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萧宁很快听出了陆晴晚话中的讽刺之意,气得跺了跺脚,不再搭理她,一溜烟地往外跑了。
  陆晴晚低笑了两声,便追了出去。
  不过萧宁脚程倒是快,转过拐角便见不到人影了。
  陆晴晚只好加快了速度,不过看到萧宁时,她前边却是多了一个人,那是刚刚下了朝来探望娴妃娘娘的大皇子萧启。
  萧宁的手攥紧了腰间的荷包,这一动作落入了陆晴晚眼中,为了避免萧宁自乱阵脚让萧启察觉不对,她便迅速跑了过去,欣喜地一把抱住了萧宁的胳膊:“抓到你了,你可别忘了你的承诺啊!”
  然后像是才意识到大皇子的存在时,连忙松了手:“臣女,见过,额,见过——”
  “这是我大皇兄。”原本高度紧张的萧宁再陆晴晚来后很快便安了心,配合道。
  “见过大皇子。”陆晴晚行了个礼,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见萧启,眼前的萧启还没有前世时那样老谋深算,他看了眼陆晴晚,斥责道:“这皇宫大院岂是能让你咋咋呼呼乱闯的?你是哪家的姑娘,如此不知礼仪?”
  陆晴晚赔礼道:“大皇子赎罪,臣女知错了,臣女的父亲是陆峰。”
  既然是演戏,那自然要演全了,萧宁插话道:“大皇兄,原是我要和她闹着玩的,说是让她抓住我,我便将我最爱的面团扇送给她。就知道大皇兄啰嗦,我便想跑开,想不到还是被你给撞上了。”
  萧宁身边的大宫女如意,瞪大了眼睛,公主明明是因为恼羞成怒跑开的,这么成了闹着玩?不过幸好萧启的目光并未放在一个宫女身上,他并没有察觉异常。
  萧启原本因为萧宁见着他便要绕路走的行为疑心,这下便说得通了,心里的那点疑虑便打消了,见两个小姑娘拘束得很,便称自己有事先走一步了。
  等到萧启走远后,萧宁才重重地舒了口气,拉住了陆晴晚的手便要走。
  “嘶~”还肿着的手猛不丁被这么一碰,陆晴晚疼出了声音。
  萧宁闻声连忙松了手,别开眼:“你这手肿着,硌到本公主的手了,回去让太医瞧瞧。”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前几天忙着找实习面试所以没有时间更新。
 
 
第9章 
  崇阳殿内院,满树的木棉花开得灿烂,像是天边的云霞。
  萧乾窝在躺椅内,拿着本游记翻阅,风一吹,整朵的木棉便纷纷扬扬地落在书页上,侍候在侧的侍女作势要清理这些话,“慢——”清亮的声音想起阻止了侍女的动作,他合上书仰起头,一双桃花眼勾人得很,道:“既然正好落在本殿的书里,那便是缘分,何必拂了它,让它白白被这满地的尘埃沾污了去。”
  侍女低低应了一声,垂着头,耳尖慢慢染上红晕,二皇子近年来模样越来越俊俏,姿态风流,书生意气,不知将这宫里多少宫女的心俘了去。
  只是,侍女是二皇子最贴身的侍女也是心腹,自小便与二皇子在一处,她看了眼二皇子平坦的胸前,便生了一股怜惜之意,若不是娘娘太过执拗,二皇子又怎会是这副模样,她想起恣意的长公主,二皇子合该是大公主,被人呵护着长大,再寻个郎君过着如意美满的日子,如今因为幼时喝过的药物,连女子的某些特征也不显了。
  萧乾见侍女这副苦闷的模样,知道她又是犯愁了,于是打趣道:“阿茶,再这样皱着眉头,不到二十,你额间的沟壑恐怕都能夹住本殿的狼毫了。”
  阿茶笑着睨了萧乾一眼:“殿下惯会埋汰婢子。”
  萧乾余光瞥了眼周边,见四下无人,便轻声道:“阿茶,不必忧心,日后封了王,本殿便去封地了,要如何过自是凭着本殿自己的。”
  阿茶想起近日三皇子愈发得淑妃娘娘的心,淑妃娘娘待那三皇子比自己亲生的孩子还要好些,鼻尖一酸:“说句僭越的话,娘娘对不住您。”
  萧乾的目光落在那红艳艳的木棉上,淡淡道:“她当初给我喂那样的药,我便知道权力于她而言是最重要的,至于我们不过是工具,这个不好,换个便是。”
  长庆殿,萧衍正给淑妃请安。
  淑妃下了位置,扶住了萧衍的双臂,欲语泪先流:“我的儿,受委屈了——”
  将人扶到自己身边坐下:“母妃听到消息的时候,心都快碎了,让母妃瞧瞧,伤着哪里了,大夫如何说?”
  萧衍笑着拉住淑妃的手:“母妃不必忧心,大夫说只是皮外伤。”
  “到底是谁做的,可有眉目?”淑妃让翡翠将一干宫婢都遣了出去,细细问道。
  萧衍神色暗了暗:“那人做得滴水不漏,不过想要儿子命的,只那一个人,除了他也没旁的人这样着急,毕竟儿子明年开春便可以上朝了。”
  淑妃见萧衍这样神色,知道他是有了自己的主意,便也不再多话,这个养子自小便聪慧过人,不像自己亲生的“儿子”,舞文弄墨不知长进。
  她忽地想起昨日天子到他殿中时,说起西南的捷报,于是掩嘴笑道:“衍儿,如今已经十五岁了,该考虑考虑娶皇子妃的事了。”
  萧衍不知想到什么,微微勾起唇角。
  “陆峰击败了西南的蛮族,陛下很是看重陆将军,正巧啊长公主把陆峰的女儿召进公里当了伴读,你们年轻人该在一处玩一玩。”
  萧衍嘴角的弧度立刻消失了,他沉默片刻,脑子里闪过那眉眼弯弯的少女,有些失落道:“儿子明白。”
  陆将军手里的兵权是个香饽饽。
  萧衍离开长庆殿后,翡翠上前给淑妃捏肩。
  “娘娘,您这样为三皇子考虑,二皇子那儿?”翡翠试探道,“毕竟二皇子才是您的亲骨肉。”
  淑妃闭着眼睛,懒懒道:“乾儿自己不争气,而且萧衍才是货真价实有根子的,他母亲又是娴妃害死的,本宫自小对他好,他日后飞黄腾达,本宫自然也水涨船高,若是本宫拘泥于至今骨肉,反倒是与他离心了。”
  “娘娘圣明。”翡翠真心实意钦佩道。
  “呵,这点见识都没有的话,本宫早就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公主们每隔五天便休沐两天,在和萧宁的斗嘴之间,很快便到了休沐。她拜别了皇后乘着马车回了将军府。
  将军府门口冷冷清清的,五日不见,她母亲也没有想见她的意思。陆晴晚也不勉强,只遣人去了倚翠居打声招呼,便径自回了揽月阁。
  刚坐下抿了口茶,陆晴晚便唤来西翠:“你去问问王管家,这五日家中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西翠应声后便去了前院,西翠性子跳脱和府中人关系都不错,三言两语间便将府中的新闻打听了一清二楚,再去找王管家询问。
  结合两边的说词,西翠回了揽月阁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父亲当真十日后便回京?”
  “是,夫人早早地便命人准备好老爷喜欢的陈酿,信是昨日到的,说是老爷立了大功进宫封赏来的。”
  陆晴晚立在窗前,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窗棂:“你找个机灵的丫头,父亲若真回来了,让她来给我们报信,到时候我再出宫。”
  “是。”
  西泠服侍着陆晴晚歇下,她看了眼陆晴晚,终于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姑娘为何知道老爷要回来之后,便心事重重的?”
  陆晴晚愣了片刻,笑道:“许是太久没见父亲了。”
  她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副将将父亲斩于马下,他戎马一生,到头来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西泠没想到这些,自觉是老爷待小姐更亲近些,前几日又受了夫人的委屈,自然更念起老爷的好来,笑道:“姑娘年岁小,想老爷也是正常的,幸而过几日便可见到了。”
  陆晴晚不置可否,一夜无梦。
  第二日,她又去了宣阳坊,她上次进宫时间急,还没来得及与席师父打声招呼。
  只是等她到了席娘子再宣阳坊的住所时,里边已经人去楼空,她走出门,满心疑惑,隔壁宅子的门忽地被打开,一个青年男子拿着一封信走到陆晴晚跟前。
  “姑娘是来寻席娘子的吧,她前日便搬走了,只留下一封信,说若是有人来寻她,便将这信交给来人,我听到动静,便猜想时有人来寻她了。”
  陆晴晚连忙拆开信,只写了四个字。
  “江湖再见。”
  没有说明缘由,也未告知去处。
  陆晴晚攥着信上了马车,前世,席娘子时直到她嫁了人才离开京城的,今生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陆,麻麻对不起你,总是把你名字打成路青蛙(*^▽^*)
  话说,我的评论区真的是寂寞如雪啊(疯狂暗示)
  女神节快乐啊,本章发10个红包
 
 
第10章 
  “哇,三皇子好生厉害!正中红心!”三公主的伴读小脸通红,激动道。
  萧宁不悦地瞪了那伴读一眼,道:“小声点,不要打扰到她们。”
  那伴读不好意思地垂下头,见萧宁收回目光后才又小心翼翼地看向前方射箭的两人。
  陆晴晚全神贯注地瞄准箭靶,拉弓的手稳稳地使劲,嗖的一声,箭便直直地往箭靶飞去,不偏不倚正好射中靶心。
  萧宁兴奋地拍手,忽又意识到了什么,又将手放下了,自矜道:“本公主的伴读自是不会差的,三皇兄,可还要继续?”
  萧衍着实吃了一惊,他没料到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箭术竟如此了得,原本他来此除不过是为了完成淑妃的任务,顺便看看他心心念念的姑娘,不想陆晴晚这一箭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于是,他点了点头。
  陆晴晚只淡淡地看了这个曾经枕边人的缩小版,倒是唇红齿白,生得一副浩然正气的好样貌。
  “既然如此,那咱们便继续,连射十箭比比结果如何?”陆晴晚摸不清萧衍的来到这的目的,便想速战速决,看看他究竟意欲何为。
  萧衍自是同意了。
  公主们的日常课程囊括君子六艺,今日正好是练习六艺中“射”这一门课,教习先生便领着众人来了演武场,而萧衍则是从淑妃那儿知道了陆晴晚今日的行踪,便装作是碰巧来了此处,偏来时正好听见教习先生夸奖陆晴晚的箭术,萧衍便顺势说想和她比试比试,他自觉一个男人最快给一个女人留下深刻印象方法便是在她极为擅长的领域击败她。
  十箭结束之后,萧宁率先跑到箭靶前,众人跟在其后。
  萧宁这时也忘记了自己可是和陆晴晚“有仇”,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脱落在地上的箭,骄傲道:“三哥,你瞧,你的箭脱落了一支,陆晴晚可是十箭都中了红心!”
  萧衍射最后一支箭时,有些脱力,这箭便脱落了,他在陆晴晚的箭靶前站定,目瞪口呆,她的每支箭射进靶子的深度都大同小异,这样的箭术令人心惊。
  萧衍余光瞥了眼站在八公主身后,目不转睛盯着陆晴晚箭靶的慕容娴,面上有些挂不住,勉强笑道:“虎父无犬女,陆姑娘箭术果然了得!本殿知道陆将军的剑术也是了得,想和陆姑娘讨教讨教。”
  陆晴晚这次倒是深深地看了萧衍一眼,才点头应道:“自当奉陪。”
  “我三哥的剑术可是连御林军统领也夸过的。刀剑无眼,你可别为了出风头胡来。”萧宁有些急了,她走到陆晴晚身边,扯住了陆晴晚的袖子,顿了顿,忽地升高了音量,“到时候,到时候出了事情,母后可又要把事情算在我的头上!”
  陆晴晚低笑了两声,这公主怎么犯蠢了,皇后向来宝贝萧宁,况且这件事和她毫无关系,怎么会算在她身上?陆晴晚将自己的袖子解救了出来,挑了挑眉看向萧宁:“怎么?不相信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