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主人,你不要过来啊!(GL百合)——西长歌

时间:2019-08-11 13:50:43  作者:西长歌
  他不信,他不信。
  耳边飘荡着人们的嘲笑声,先前就对他极为不满的青国观众们此时毫不留情地抨击着他,将他的骄傲一点点摔在地上。
  秦江此时也不急着攻击了,在一旁看着发呆的王越海。
  “怎么,先前不是很神气嘛。”
  “别人只是六阶诶。”
  “好弱哦。”
  “……”
  不是的,不是的!他是最强的,最强的!!
  “吼……”
  低低的兽吼声从王越海的喉间传出,对面的秦江听见了,嘴角不明所以地勾起,平淡无奇的脸莫名地多出来了一抹妖艳的气息,叫人忍不住自动忽视他的长相,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妖异:“呵呵,呵呵呵呵……王越海,这就是报应,不是吗?”
  “我才是最强的——!”王越海朝天一吼,四周的嘈杂声都一瞬间消失了,人们惊恐地看着场上的王越海,半分不敢动弹。
  只见王越海的身后升起了一抹黑影,笼罩住了王越海的眼睛,一股扑天的煞气压来,让得众人动弹不得。
  “力量……”
  王越海双手握拳,嘶哑的声音震得人耳膜生疼,仿佛灵魂被重重地轰了一拳一般。
  “是,是妖!”
  李义鹏忽地大喊,双腿因恐惧而颤抖着。
  “不对,”李锋沉声道,“他是人,但是他身上有妖的气息。”
  “呵呵,兰国养了个好后辈啊。”有人阴阴地说。
  这下轮到兰国兵部脸黑了,他也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四周的人们惊慌地想要逃走,青浩也乱了,努力地维持住冷静组织人们退场。
  秦楚却仿佛感觉不到那可怕的压力,大步走上前去:“王越海,你还是赢不了我。”
  “什么?”王越海被黑影环绕的脸抬起,露出了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中间的眼珠呈血红色,隐隐可见其中的愤怒。
  “敢战吗?”秦江挑衅地扬了扬下巴。
  “吼!!”王越海嘶吼一声扑了上去。
  “砰!”
  秦江扬手,一拳抡番了王越海。
  四周又寂静了,只见秦江的身后出现了一抹和王越海身后一样的影子,而且更加强大。
  一把黑雾组成的剑出现在了秦江的手中,他慢慢朝王越海走去。
  “哎呀,对不起喽,我还不能让你杀了他。”有一道声音响起,秦江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圣女啊。”
  木谣耸了耸肩:“对呀,打一架吧。”
  “还是不了,”秦江学着她耸肩,提高了音量:“人类,你们总认为你们是正义的,我们妖便是邪恶的,你们看看他。”
  “五年前,我还只是一只即将成年的石妖,隶属于一座荒废近百年的圣女庙。然后,这个人出现了。”
  “闭嘴!!”王越海吼道,随即被秦江一手指按住了。
  “看看,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正义。”秦江对着已经安静了下来,散乱在武场各地的人们大喊,“一个为了力量,不惜将还未成年的,浸染了圣女气息的我用药水熬制九九八十一天服下,使自己变成强大的半妖的武者!”
  全场哗然,难怪,一个二十岁的人,怎么可能达到七阶?
  “妖孽!”
  兰国兵部气得发颤,指着地上的王越海喊道。
  “喂,”木谣把玩着手上的藤鞭,“所以,你们两个做好一起受罚的准备了么?”
  “烧死他!”
  “烧死他们!!祸乱人间的妖孽!”
  底下的人们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齐呐喊道。
  “哈哈,罚么?”秦江笑了,“好啊,王越海,你的骄傲我今天会全部粉碎!哈哈哈哈!”
  火裳出现在了木谣身旁,手中多了一团幽蓝色的火焰。祸乱人间的妖与通敌的人,处以火刑。
  “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
  风楚垂下眼眸,眼眶微微颤抖。
  她于妖,只有仇恨,但今天的事给她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冲击。妖,一定是作恶多端的吗?或许,在一些妖看来,他们人类才是最邪恶的存在吧……
  渊十在一旁看着沉思的风楚,没有说话,只是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木谣看着在火焰中翻滚的两抹身影,突然出声问道:“谁给你了反击的力量?”
  “力量啊……”面目全非的秦江声音依然平静,“圣女大人……呵哈哈,有那位大人在……”下一秒,两人灰飞烟灭,唯有那惨叫声环绕在武场,环绕在人们的心里,久久不能散去。
  “呼——”
  风楚沉默着不说话。
  夜子坐在她身边看着她,感觉有点不对劲。虽然平时她也不说话,但他感觉,她现在的心情很糟糕。
  “诶,你心情不好?”夜子笨拙地搭腔。
  “……”风楚依然不搭理他,兀自沉思着。
  “护法,有事就说吧,憋着反而不开心。”夜子小心翼翼地说。
  从昨天的武赛之后,风护法就是这个样子了,仿佛是在思考什么人生大谜题一样,除了主人,什么人也不理会,偏偏主人还不管。
  风楚总算是有了反应,她偏了偏头,看了夜子一眼。夜子看着那双第一次将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的金眸,呼吸有一瞬的急促。
  “警戒。”风楚冷冷地说,然后伸手一点,将赤蛟车的阵法触动,一层朦胧的防护罩将车身包裹。
  夜子一下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后才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有人!”夜子刚惊呼出声,风楚已经闪身出去了。
  现在已经到达了渊雪城的山脚下,敢在这个时候偷袭,来者绝对不简单。
 
 
第7章 叛逆期的风楚
  “轰!”
  风楚的身影灵巧地穿梭在密集的攻击中,完美躲开了一道又一道攻击。
  暗处有不少被她的攻击打中而死亡落地的人,但她至今仍然没有看见敌人的真面目。
  这暗杀的水平极高,应当不是杀手组织的人,也不会有杀手组织敢接这样的任务。也不会是妖,她没有闻见风元素带来的气息中有妖气。
  “啧。”那就只会是那个家伙了,真麻烦,而且,看这阵容,恐怕是动真格的了。
  她若上前去绞杀敌人,赤蛟车的安危就无法保证,毕竟夜子对阵法并不熟悉。
  可她若守车,以这攻击的强度,夜子作为武者,很难存活下来。
  风楚担忧着,突然听见了烟火的声音——
  “砰——”
  有一道烟火冲上了云天,风楚微微安心了一些,那是渊雪城的救援信号。渊雪城的人来了的话,这些人还逼不得主人动手。
  若她能正大光明地使用风元素就好了,哪还会这么束手束脚。
  正在风刃悄无声息地收割着生命时,风楚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不安,那不安使得她一瞬间乱了脚步。
  “噗嗤——”
  数道攻击落在了她身上,但她完全忽视了身上的伤,转身望向了赤蛟。
  只见硕大的赤蛟倒在地上,夜子不知去向,而渊十正坐在车顶上,俯视着站在车前的蓝色身影。
  火裳!
  果然,又是她。
  风楚努力地想要摆脱攻击,然而,四周本藏匿着的杀手们忽然全部现身,近百人拿出了拼死也不让她过去的架势,死命拦截,疯狂地攻击着她。
  “当!”
  用匕首拦下又一道攻击,风楚看见,主人似乎站在火裳的身后,远远看着自己,然后转身跟着火裳离开了。
  “主……”不对,主人的身上不对劲,原本活跃的水与冰元素,似乎都消失了。
  心中的不安被放大,手指微曲,风楚金色的眸子中一瞬间金光大放。
  细白的手指越收越紧,四周的风也疯狂地往这边涌来,仿佛一只巨大的手,紧紧抓住四周的杀手,慢慢地用力。
  “嘎吱嘎吱——”
  骨头被扭曲成了恐怖的弧度,杀手们的惨叫也被风封锁,在一片安静中,风楚悄悄地屠杀了近百人。
  “冰女,走啦。”这边,火裳嘴角挑着一抹笑意,说道。
  渊十理都没理她,兀自往前走去。
  “喂,等你走到了,我都老了。”火裳无趣地撇撇嘴,追上去嚷道。说着,手上出现了一个传送阵,一抹白光笼罩了两人。
  “嘎吱嘎吱!”
  白光正盛,只听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一双染着鲜血的手硬生生从传送阵外探入,用力将空间光幕撕裂开一道缝隙。
  渊十面无表情的脸立马皱在了一起:“小楚儿,松手。”
  火裳挑眉:“嗯?这么自信就是美人么?”
  “除了她,还会是谁。”渊十眉心紧锁,脸上掠过了一丝心疼,但却没有上前。
  裂缝越来越大,风楚的手上血也越来越多,连火裳也忍不住皱眉。
  “呖——”
  有鸟鸣传来,渊雪城的援兵来了。
  然而,一到现场,众人无一不感到震惊。历史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可以做到撕裂并暂停传送阵的,然而,这个打遍渊雪城的护法大人却做到了,为了主人甚至不惜使自己的手骨扭曲。
  “喂,你们别过来哦,冰女的身上被我种下了封灵咒,无法调动元素。除非是我的血,否则是解不开的哦。就算救回去,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封灵咒?!
  火裳的话激起了千层浪,所有渊雪城的人一片哗然。
  封灵咒是一件由第一任圣女留下来的法器,拥有极大的限制,但一旦成功,便绝无破解之法。
  渊十悄悄朝领队的张伯递了个眼神。
  “楚楚,”渊十开口,“绝对不受伤,好不好?”
  风楚抬头看着渊十赤色的眸子,默契地明白了她的意思,手中嘶吼着想要破口而出的风元素终于不再暴动。
  她不再和以往一样,唤她那个带着嬉笑挑逗意味的昵称“小楚儿”,而是认认真真地喊她曾经的小名,风楚知道,她是认真的。
  有一句话跳入了脑中,那是渊十当初和她说的——“小楚儿,圣女很弱的,她们随时会没命,但你不是,所以,你是我的秘密武器,你不要暴露了哦。”
  手,一点一点松开了。
  风楚看了渊十一眼,见她依然那么懒散,不见一丝狼狈,手终于滑了下来。
  “刷——”
  “砰!”
  两人消失在了原地,而张伯悄悄来到风楚身后,使出全身的力气打晕了风楚。
  “呜——”
  夜风长啸,山峭上,一抹身影安静地坐着。
  风楚看着四周环绕着她的浓烈的墨色,金色的眸子低垂,尽管依然没有一点表情,但浑身上下透露着说不出的失落。
  主人她现在,没有元素的力量保护自己,会被欺负吗?
  不,这个主人是承诺了的,不会受伤。
  “风护法。”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她一尺远的地方。其他那些家伙虽然担心护法,但又不敢搭话,所以最后还是推了他来。
  “其实在你来之前,火之圣女也多次对主子动过手,但绝不会真的伤了主子的。渊雪城毫无顾忌的报复她还受不起。”夜子安慰地说,这也是他们这么淡定的原因。
  的确,以前火裳常常会攻击渊十,但从未有一次成功过。这一次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竟然派出了暗卫,还启用了封灵咒。
  “……”风楚没有搭理他,依然坐着。
  “而且,跟上去的兄弟们报了信回来,主子沿途留了记号,说渊雪城谁也不许去寻她,她自有打算。”夜子见效果不明显,继续开导,“更何况,主子那明显是料到了这一幕的发生,或许她的目的就是去火之圣女老窝呢。”
  “……”
  夜子咽了一口口水,瞄向了风楚被绷带紧紧缠住的双手:“那个,既然主子不用担心了,护法,您的手该换药了吧?”
  风楚抬起手看了一眼,忽然站了起来,招呼也不打一声,纵身跃入了万丈山崖。
  “喂喂——这,这我这不得被骂死啊啊?!”夜子慌乱地站起来,看着那一抹黑影越来越小,立马急吼吼地往城里跑去。
  “悉悉索索。”
  华丽的房间中,仅着一件红色单衣的女子无聊地拖着脚上的铁链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嘴角懒懒地勾着:“火女呀,你还真在做呢。”
  “叩叩。”
  门被推开,火裳笑颜盈盈地走了进来:“冰女,怎么样,我这儿风景不错吧。”
  “可能吧。”渊十随意地耸肩,“火女你想干什么呢,不远千里地把我带到这来。”
  “谈笔交易?”火裳取出了一只盒子,慢慢地打开,“如何?”
  看见了盒中的东西,渊十有一瞬间的讶异,但随即便低下了眉眼:“呵,你果然是知道的。”
  “如何,至于条件,用小美人来换。”火裳笑着说,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情绪。
  “哈哈哈,冰女,思考清楚再回答我吧,我得去招待客人了呐。”说着,火裳收起了盒子,退出了房间。
  “……”渊十沉默了一会儿,转身继续看着窗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