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主人,你不要过来啊!(GL百合)——西长歌

时间:2019-08-11 13:50:43  作者:西长歌
  火裳扫了一眼台下,依然没有感知到她们的气息,只好大踏步,走上了看台。
  火焰被收回,擂台再次清空,人们都发出了激动的欢呼声,有生之年可以看见圣女大人实在是死也值了啊。
  欢呼声持续不断,青浩硬着头皮站上了台,尴尬地开口:“接下来,我们……”
  “水与冰之圣女大人呢?”
  “对呀,不是说有三名圣女到场么?”
  底下的人不乐意了,纷纷道。
  其他四国的来宾皆是一愣,随即一脸看好戏地瞅着台上年轻的太子。五国虽友好来往,但彼此间却也是较着劲的,青国不开心,大家就都开心。
  “额,这……”青浩哪里碰到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不知所措。
  “咯咯,太子殿下,本尊可是信守承诺的哦。”忽然,有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一抹红影从空中翩翩落下。
  “轰轰!”
  数根冰柱拔地而起,遍布了整个擂台,青浩吓得脸都白了,站在两根冰柱之间不敢动弹。
  风楚恭敬地弯腰牵起渊十的手,操控着风元素托起两人,踏着冰柱往看台走去。
  渊十今日戴了一顶红色的帷帽,将整张脸遮得干干净净。风楚依然戴着面具,尽职尽责地挡掉了一大部分瞄向渊十的目光。
  李义鹏在看见风楚的一瞬间浑身冰凉,这个圣女的侍卫,怎么和前几日他意图调戏的那名女子的侍卫长得一模一样?!
  他到底招惹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啊!
  他再小心地撇了一眼李锋,不行,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尤其是爹,不然,圣女和一个受宠的并没什么用的儿子相比,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只是李义鹏不知道,不久之后,一群他以为的已经死在了风楚手下的人将会把这些他最不愿为人所知的事公之于众,将他推向地狱。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风楚为渊十掀开了白纱,待其进去后也跟了进去。
  场中的冰柱慢慢地消失了,青浩欲哭无泪地站在原地:“欢迎水与冰之圣女大人,现在……”
  “哦!!”
  “圣女大人简直太帅了!”
  “好厉害!!”
  台下忽的一阵沸腾,打断了青浩的话。
  “咳!请大家肃静,切勿打扰到了圣女观看武赛。”青浩不得已,道。
  武场立马静了下来,青浩松了口气,继续说:“那么,本次武赛正式开始!”
  “武赛分为三个部分,五国分别派出十名精英参赛,角逐出前三。”
  “第一部 分为混战,五十位武者将站在同一擂台上,被推下台者淘汰,只余下二十五人。” 
  青浩宣读完规则后,武者们便出场了。
  而此时,白纱内。
  “美人,你也来啦~”火裳扑向风楚,被人完全无视,直接躲过。
  “火女,你可以再不要脸一点。”
  渊十把人直接环在了怀里,鄙夷地冲火裳道。
  风楚第一次和人离得这么近,有些不自在,没心思听她们闹腾,面具下的小脸绷得紧紧的。
  “第一部 分结束,接下来举行第二部分。”青浩的声音响起,两只闹腾的圣女这才安分了下来。 
  只见擂台上分为五个小团队站着,青国六人,羽国四人,兰国七人,梦国四人,月国四人。其中以兰国所剩人数最多。
  “接下来进行不定向淘汰赛。”青浩继续宣读,他本人也是一名四阶武者,但在这些最低都是五阶的武者精英们面前却是不够看了,方才他观看比赛也深有体会。
  “每一位参赛者需要挑战至少两人并取得胜利,若失败则淘汰,若该失败者已打败一人,则胜利者直接晋级。已晋级者不接受挑战,直到无法进行挑战为止。”
  “哼,无趣。”木谣终于忍不住叹气,道。
  “嗯。”火裳正在试图取下风楚的面具,“美人为什么不取面具?明明我们都取了。”
  “……”风楚躲到了渊十身后,“火之圣女大人,请认真观看比赛。”
  “哇,美人和我说了好多话~”火裳开心地嚷嚷,爪子直接拍向渊十,“冰女你让让。”
  渊十正要发飙,便见那爪子没有落在她肩上,而是落在了一只白皙的手背上。
  风楚用手挡住了火裳的手:“请不要碰我的主人。”
  火裳愣了愣,趁机手一捞,取下了风楚的面具。
  “干嘛护着她啊,她有什么好的。”火裳酸酸地说,打量着风楚的脸:“美人好白。唔,小手摸起来真舒服~”
  渊十一冰针丢了过去,被火裳险险躲过:“你瞅,这女人心贼狠了,不是好人,不如跟了我吧,我绝对温柔又善良。”
  “你再说一句!!”渊十濒临暴走。
  “我不会换主人的。”风楚坚定地说。
  “那就别的也行啊,美人婚否?”
  “火女,吃我一腿!”
  ……
  木谣淡然地吃着水果,显然已经习惯了这两人成天打架的状态,只是默默打量着风楚,嗯,有机会一定要打一架。
  闹哄哄的声音被结界隔绝,外面的人察觉不出一丝不对。
  “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群众的惊呼声响起,两人总算不打了,朝外望去。
  只见一名男子站在擂台上,浑身被澎湃的内力环绕,表情傲慢地冲台下的人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不堪一击,不就前三嘛,我兰国要了。”
  “什么人啊。”
  “好讨厌,七阶了不起啊。”
  台下群众议论纷纷,被打败的,正是青国的六阶武者。
  这七阶武者是兰国的,也难怪上一场兰国剩下了那么多人。
  倒是兰国的观战贵族兵部尚书郎表示很满意。
  “招仇恨的少年呐。”木谣摇了摇头,表示不赞同。这简直是不想好过了啊,就不怕青国人民朝他扔鸡蛋?
  最后,剩下了兰国三人,青国梦国各两人,羽国月国各一人,而且这还保留了平局的人在内。
  今日的武赛便到此结束了,完全没有用心在看的四人只感觉到了无聊,当然,用心看也看不到什么。
  渊十和风楚又去买了吃的,夜子自觉地滚回了他的房间——妈呀,今天主子的表情好吓人。
  渊十坐在床上,瞪着背脊挺直站在她面前的风楚:“我说过,我的东西上不喜欢有别人的味道!”顿了顿,见风楚没反应:“你干嘛还让她摸你的手?!”
  “主人,”风楚一脸懵懂地开口,“手洗过了。”
  “……”谁管你洗没洗过啊!
  “反正,”渊十别扭地说,俊秀的眉毛皱起,“你不能让别人碰你。”
  “是。”
  “也不准对别人说太多话。”
  “是。”
  “……哎呀,守夜去吧愁死我了。”渊十没理头地泄气道。
  “……是。”
  风楚依然坐在房梁上,细琢刚才的对话。
  是她哪里用词不当么,怎么感觉,主人有点生气?
  那边,火裳拿着一份资料冷声:“你们就只有这样的办事水平?”
  “主子,那边的保密做得十分周密,没有一丝破绽。”一人跪在火裳面前,低声说。
  “风楚,三个月前到渊十身边。就这一句话,哼。”火裳的表情与白日判若两人,带着一丝血腥的煞气,“以冰女的性格,绝不会重用一个才认识三个月的人,她们之前一定还有过什么。继续给本王查,往几年前查。”
  “是。”
  人下去后,火裳一人立在窗前,夜风不羁地吹拂过她的脸庞,吹碎了一声呢喃:“风楚……呵。”
  各怀心事,总算度过了一夜。
  接下来,武赛的最后一部分将连续两天进行,为考验参赛者的心理及生理素质,期间没有休息。观赛群众也需自备干粮。
  “正好,一次性玩完,好回去睡觉。”木谣坐在椅子上揉眉,心力交瘁地说。
  “那么无聊?”火裳撇了她一眼,“你那是没事干,等着,一会儿准出事。”
  “咦,你怎么知道?”木谣好奇地问。
  “秘密~”火裳咧了下嘴,“当然,美人想知道的话,我必定知无不言。”
  “没兴趣。”
  渊十紧接着火裳回答,一点面子都不给。
  “切。”
  “哼。”
  风楚默默地看了一眼台下,目光在一人的身上停住。
  风带来的这个人的气息有一些奇怪,就像……
 
 
第6章 人类之于妖
  “第三部 分开始,现在进行抽签一对一,其中一人轮空。”青浩拍了拍手,便有侍女托着一桶签走上了台。 
  九个人轮番抽了签,轮空的是梦国的武者。其中,更让人惊奇的还是兰国,七阶抽中的对手是他的队友,兰国六阶巅峰武者。
  “哈哈,都说了仗势欺人没好报的嘛。”
  “活该哦,这样还没开始,兰国就已经淘汰了一个了。”
  群众纷纷表示对抽签结果很满意。
  七阶武者的脸都绿了,他之前还大放厥词说兰国承包前三了,在这剩下三人也是预料之内,结果这一下就直接踢掉一个了。
  “切,只要我拿了第一,谁管第二第三是谁。”七阶依然高傲,他相信,有那个底牌,第一的宝座他坐定了。
  接下来是一阵激 战,兰国的六阶巅峰武者直接弃权,七阶武者晋级。青国最强者是六阶巅峰,没有碰到兰国武者,轻松晋级。倒是月国,碰到了兰国武者,团灭。
  月国此次武赛来的是丞相,此时此刻,脸都黑了。
  梦国青国羽国各余一人,兰国两人,而且其中的七阶强者状态完整,说起来,这一轮比赛依然是兰国的优势。
  接下来,剩下的就是真正的各国强者了,比赛仍在继续。
  第二轮,羽国轮空,青国六阶胜了兰国六阶,兰国七阶完虐梦国六阶。
  第三轮,兰国轮空,青国六阶巅峰意外地输给了羽国六阶中期。
  青浩脸色不好看,羽国的将军也是一脸吃惊。毕竟那羽国的武者本就不是参赛者里的晋级热门人选,水平只能算中等。
  莫名打入了前二,被幸福扑了一脸的将军有点缓不过神。
  木谣总算看出了点啥了,摸着下巴评论:“那个羽国的有点不对劲啊。”
  “你好聪明啊,这都看出来了。”火裳撇了她一眼,满眼怜惜。
  “……”木谣默了。
  风楚此时站在渊十的身旁:“主人,那是……”
  “嗯。小楚儿,别怕。”渊十轻声说。
  “……”谁怕了。
  果然,是要出事啊。
  “呵呵,王越海,久仰大名。”那名羽国武者名字叫秦江,此时站在比自己高了一阶的王越海面前却丝毫不见怯意,反而略带挑衅地说。
  王越海眼角一抽,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也是心高气傲之人,当下七阶的威压便朝秦江压去:“哦?那我必得要好好指教一下了。”
  “呵呵,”秦江笑了笑,“指教?”
  “太骄傲,可是会摔得很惨的哦。”王越海的脸阴沉了下来,也察觉了一丝不对,他七阶的威压压在秦江身上,怎么好像没有一点效果。
  “不劳费心。”秦江拔出了刀,朝王越海冲了过去。
  王越海使的是剑,此时也已出鞘,与秦江的刀频繁碰撞,擦出一连串火花。两人的速度都极快,修为不深者甚至都只看见了两抹影子。
  “好快!”
  “这就是高手对决啊。”
  在座的众人都看花了眼,不少人都来恭喜羽国将军和兰国兵部,后人强势,兴国有望啊!当然,这恭喜的语调,自然是酸到不行啊。
  羽国将军一脸骄傲,哪怕是输了也是极为不错的了,毕竟越阶挑战还能撑这么久,天赋定是极好的。
  “诶,这事儿咱是不是该管啊?”木谣问。
  “你想管你去管呗。”火裳耸肩。
  “嗯,这件事就由你来负责了!”渊十点头。
  “……喂!你们认真的?!”木谣立马吼道,“我怎么负责啊?!”为什么又是她?!
  “出面解决一下而已,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还能涨涨威信,多好。”火裳毫无诚意地劝道。
  “……”这么好你咋不上。
  “叮叮叮!”
  “轰!”
  场下聊得欢快,场上也斗得激烈,两人不时进行碰撞,先是试探,然后开始动真格的了。
  一个又一个武技丢出来,擂台上一阵碎石飞扬。
  王越海额角滑下了汗珠,他堂堂一个七阶,和六阶周旋这么久没赢也就算了,而且他感觉到,对方并没有使出全力。
  怎么可能?!
  王越海越想越惊心,不由得有些分神,秦江抓住空隙一刀朝他劈了过来。
  “刺啦——”
  王越海躲闪不及,被划伤了手臂。
  血喷了出来,洒在擂台上。王越海不敢置信地捂住左手,他,被一个六阶伤到了,而对方毫发无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