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主人,你不要过来啊!(GL百合)——西长歌

时间:2019-08-11 13:50:43  作者:西长歌
  “哼,自大狂,迟早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木谣握着一条木藤朝地面狠狠一抽,朗声道,“再来!”
  好在她们设置了结界,外人看不到十号擂台上发生的事,不然一定会惊愕。
  此届圣女还真是不同于往常,高冷的水之圣女脾气暴躁,一袭红衣,热情的火之圣女偏爱蓝色,性子古怪。这也就罢了,偏偏温柔的木之圣女是个战斗狂,睿智知性的金之圣女是一个面瘫少女,憨厚可爱的土之圣女腹黑毒舌。简直就好像有一只手把圣女们的个性打乱随机重组了一般。
  “噗吱~”
  木谣的木藤又一次破空而来,火裳本是漫不经心地一扬手,谁知那原本乖巧的火焰竟是傲娇地一扭腰,灭了……
  灭了……
  灭……了……
  火裳的表情有一瞬的懵,然而木谣的木藤可没有半分含糊的,毫不留情地抽了过来。
  脚尖点地,火裳腾空而起,身形灵巧地一转身,躲过了那道木藤。
  木谣龇牙一笑,虽然不知道火裳发生了什么,但是俗话说得好,趁你病要你命!
  火裳不甘心地又一次燃起了手上的火焰,然而下一秒,火焰又一次“噗吱”一下灭了。
  火裳略狼狈地躲闪着,逐渐意识到了似乎只有那么一个人才可以做得到这地步。
  终于,被逼得分外憋屈的火裳咆哮:“渊,十!!”
  “哈哈哈哈哈哈……”渊十毫不掩饰眼中的嘲笑,在原地肆意大笑。
  “渊十,你故意的!”火裳恼怒地吼道,除了属性相克的渊十,还有谁可以做到。
  说着,火裳一脸不岔地挥拳朝渊十扑去。
  “啪!”
  风楚如一尊冰山一般挡在了渊十身前,一手接住了火裳的拳头。
  “呀,美,美人?”火裳眼中的锐利和煞气在看见来人金色眸子的一瞬间冻住,再看向整张脸,脸颊可疑地泛起了一层红晕,“美人,你真的是个美人诶……”
  “诶,你也好强,我们打一架吧!”这次最先打断火裳的不是渊十,而是木谣,她兴奋地瞅着风楚,大声道。
  木谣不找渊十打,因为她曾经和渊十打赌赌输了,百年内都不许找她打架,否则就要冻她的屋子。这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能打的,立马兴奋了。
  “你们都不准靠近小楚儿!!”渊十终于看不下去了,暴躁地吼道。
  “诶,你们有没有听见十号擂台有声音?”
  “嗯?十号擂台?说起来为什么没人用啊?”
  “……”
  一群人看向声音穿透了结界的渊十,一阵无语,女魔头的脾气还真是见长。
  “都散了都散了啊。明天武赛再见了,美人~”火裳摆摆手,冲风楚抛了个媚眼,飞快离开了武场,同时收回了结界。
  好在剩余三人的身手都极为不凡,在一瞬间做出反应,跳离了擂台。外头的人没有发现异常,十号擂台也重新开始了使用。
  “哼哼,明天有好戏看了。”渊十看了一眼武场中,扫到了人群中的某人后阴笑道。
 
 
第4章 弱女子被贼人跟踪之后
  离开武场,渊十显然心情好了那么一点。
  “主人,要解决掉么?”风楚忽然在渊十耳边轻声询问道。
  “不用,看看他到底要干嘛。”渊十耸肩,她也感觉到了。
  她们被人跟踪了。
  风楚提高了警惕,依然跟在渊十身后,但若是以一名武者的视角来看,她却是将渊十保护得十分周密,没有一丝破绽。
  “小公子,咱没被发现。”暗处,几人鬼鬼祟祟地挤在一条极窄的巷子口,自以为完美地隐藏了自己,贼兮兮地看着正在跟踪的外面街道上的两名女子——正是又一次遮挡了容貌的渊十和风楚。
  其中一人的话刚说完,就有一人一个爆栗打在了他头上:“废话,小爷还能被发现不成?!”
  “是是是,小公子英明!”
  听声音,竟是与风楚两人有过一面之见的李义鹏。
  渊十和风楚“毫不知情”地走着,竞直接往偏僻的小路走去。
  李义鹏心中一喜,果然是娇养的大小姐,出门在外一点防备心都没有。不过这样再好不过了,更加容易得手。
  风楚跟在渊十身后,忽然眼神一凛,拦在了渊十身前。
  “嘿嘿嘿,两位美人孤身散步,会不会寂寞呀,不若让我来陪陪你们?”一道充满恶意的声音传来,从前面的大树后走出了一群人,打头的是一名彪形大汉。
  风楚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是那日李义鹏身边的一个侍卫。
  “哦?怎么,有你们的话会有趣些么?”渊十声音懒懒的,在对面一群糙汉子听来却是格外娇弱绵软,诱惑无比,只想扑上去扯下她的面纱一睹芳容,然后一亲芳泽……
  “是是是,当然。”大汉一脸垂涎地点头,道。
  “那……”渊十有些恶劣地笑了,刚开口,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什么人,竟敢光天化日下抢劫民女?看你小爷我不揍得你再不敢干这类荒淫之事!”
  只见李义鹏脸上带着自认为极其正义的表情,迈步到了两拨人中间。
  风楚有些无语,这人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哦?这位公子又是何人?”渊十挑眉笑着问,难得有耐心看他们演戏。
  “我是过路的武者,姑娘放心,我的本事,对付这些小贼绰绰有余!”李义鹏见渊十搭理他了,立马顺着杆子往上爬,回头道。
  风楚退回到渊十身后,默默地看李义鹏作死。
  “呵呵,公子说笑了,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呢,我自己来便是了。”渊十恶劣地笑着,在李义鹏还没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就冲了上去,带了点跟的鞋直直地朝那大汉脸上招呼了去。
  “砰!”
  大汉一脸茫然被摔了个狗啃屎,大脑直接摔成了一片空白。
  渊十摔了一个体型比她大了近一倍的汉子后,并没有收手,而是继续冲进了汉子堆里。
  见识了她的剽悍,余下的汉子都运起了内力,一个个的竟都是四阶以上的武者,甚至最高阶的武者实力达到了六阶!
  果然,能来保护李义鹏这样身份的人实力都是不俗,但在渊十看来却是不够看的。
  “太慢。”渊十嫌弃地说,而后抱臂站在了原地,似乎在等他们来攻击一般,眼神中满是不屑。
  “臭婊 子,看老子不打得你跪地求饶!”六阶的大汉怒吼道,招呼着其他人一起扑了上来。
  风楚本是淡漠的眸子骤然一沉,凌厉的光芒从其中散发而出,在那六阶的身上冰凉地扫过。
  她的主人,是这样的家伙能骂的?!
  渊十没在意那么多,只是抬起了修长的腿,没等旁人看清楚,只见红影一闪,几声闷响,一群人就整整齐齐地躺在了地上。
  渊十还不罢休,冲上去对着每一个都是一顿爆踩,大汉们像是软面条一样在地面和空中来回摔打。
  肉响声与渊十的脚特地关注某些地方时带出的阵阵惨叫不绝于耳,李义鹏表情呆滞,这位从没见过这么暴力场景的小少爷吓得腿肚子直打颤,仿佛从那些人的身上看见了自己的未来。
  不过十几秒,渊十就收工了,转身浅笑嫣然,仿佛刚才施暴的人不是她一样。
  风楚素手一扬,一块两个拳头大的石头腾空落入风楚的手中。
  脚步轻移,风楚来到了那位六阶的武者身前,将石头缓缓悬在其身上,轻轻地一松手,那石头却仿佛经受了几倍的重力一般飞速落下——
  “砰!”
  “啊——!”
  血花飞溅,那六阶武者的下半身瞬间血肉模糊。
  “嘶——”
  四周的人立马就老实了,乖乖夹紧了双腿。
  “呵呵,今天心情好,你们如果说出你们背后的人是谁,就放你们一马。可得想清楚了。”渊十看了风楚漂亮而冷酷的眸子一眼,心情大好,道。
  “这……”大汉们有些犹豫地撇了李义鹏一眼,他人就在这,直接说了,恐怕之后没好果子吃。
  但若不说……有人眼尖地注意到,风楚又拾起了一块石头。
  “我,我说,”有一个汉子终于受不了了,用快要哭了的声音喊,“我们不是土匪,我们是被……呃……”话说了一半,大汉被一把突然出现的剑刺穿了喉咙。
  渊十看向了出剑的李义鹏,似笑非笑地问:“公子何意?”
  李义鹏惨白着脸,好久才说:“他心怀不轨,我,我怕他耍什么花招,伤到姑娘。”
  其余的大汉一脸心惊,他们这是被抛弃了?
  无用的棋子就该毁掉。
  李义鹏冷冷地瞪了剩下的人一眼,无言地警告他们不许乱说话。
  “什么啊,差点就问出来了。算了,我也懒得问了。”渊十幽幽地说。
  听闻此言,李义鹏差点激动得软在地上:“姑娘,在下还有急事,就先行离开了。”
  “公子自便。”
  李义鹏暗暗松了一口气,朝武场方向走去。有那个女侍卫在,这几个人一定死定了,这样他就安全了。
  “唉,懒得问了,你们走吧。”渊十无趣地耸肩,对地上的人说,然后转身走掉了。
  呵呵,李义鹏嘛?她可是很记仇的哦。
  “走了?”
  “放过我们了?”
  大汉们愣在了原地,看了看彼此,又看了看地上的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仇恨。
  不是对实力高到诡异莫测的渊十,而是对那心狠手辣的李义鹏。
  “明日武赛,请主人今夜好生修养。”回了客栈,风楚认真地说。
  “嘿嘿,小楚儿好可爱。”渊十却还惦记着刚才风楚的报复行为,调侃道。
  风楚无语,闪身上了房梁,把夜子打发了回去。
  “……害羞了啊?”渊十噗嗤笑着,带着好心情窝进了被窝。
  嗯,果然还是最喜欢小楚儿了。
  “武赛开始了!”
  “唉,可惜不能去看。”
  “嘿嘿嘿,我买到票了哦!”
  “啊,这么好,我排了三天都没买到。”四周一片羡慕的惊呼,拿着票的人立马万众瞩目。
  “哼,这一张票可是值五百两银子,你们排到了也出不起这个价钱。”
  拿票的人一脸得意地扬长而去。
  “咚咚咚!”
  武场外站着很多衣着不凡的侍卫,肃穆地组织着人们有秩序地排队入场。
  进入武场,振人心魂的战鼓声充斥耳畔,武场启用了一个新的圆形大擂台,在擂台的四周环绕着观看席,可以坐下近五千人。
  前排是贵宾席,坐着五国的贵族们,而在大门的上方有着一个装饰华丽,外面罩有朦胧白纱的看台,显然是为圣女们准备的。
  擂台上有一群正在表演的男子,敲着战鼓,一直到人到得差不多了,便关上了武场的大门,不守时的自然被拒于门外了。
  战鼓声停,男子们退下,上来了一位衣冠楚楚的男子:“诸位早,欢迎参加五国的盛事,倍受关注的武赛青国主场!”声音掺入了内力,在五千多人的耳边响起。原本吵吵嚷嚷的人们不过多时便安静了下来。
  “那是太子殿下!”有人认出了此人的身份,正是青浩。
  青浩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因为武赛即将开始,而水与冰之圣女大人连影子都没见着。想他之前信誓旦旦地和青皇保证了,连消息都传出去了,若圣女大人反悔……再者,这位圣女又是出了名的坏脾气,就算如此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了。
  “那么,首先有请此次武赛担任荣誉裁判的圣女大人出场!”青浩硬着头皮大声道。
  “哦哦!”
  “圣女大人!!”
  “天呐,真的是圣女吗?”
  场面一瞬间沸腾,人们欢呼着期待地注视着擂台四周,寻找他们的圣女。圣女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是他们绝对的信仰。
  前排一早就入座的贵族们本在唇枪舌战着,此时也安分了下来,他们也没见过圣女,早就想一睹尊容了。
  “爹,孩儿倒不觉得圣女有多厉害,不过是一群女子罢了,难道还能有我上战场杀敌,奋勇卫国的爹爹厉害?”李义鹏此时正在状似不经意地说着,实则在暗中观察大将军李锋的脸色。
  果然,李锋露出了极为受用的表情。李义鹏能受宠,借助将军之名为非作歹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瞧瞧这马屁拍的,清脆而不油腻,清澈而不粘稠,拍得一手好屁!
 
 
第5章 意外将至
  只见忽然之间,空中飘下了片片青翠的树叶,一名绿衣女子面带一层面纱款款踏叶而来。
  树叶仿佛是女子的忠诚追随者,为女子铺出了一条路,直接腾空往看台上而去。
  莲步轻移,四周静得仿佛没有空气流通一般,女子踏入了看台的白纱之中,待白纱的最后一层落下,树叶已尽数消散。
  能操控树叶,这只有木之圣女木谣做得到了!
  人群刚要沸腾,便见一撮小小的火苗落入了擂台中央,一瞬间,幽蓝色的火焰宛若遇水的鱼一般,瞬间蔓延,将整个擂台包裹了进去。
  “啊!”
  “天呐,这……”
  青浩站在台下庆幸自己识相地离开了擂台。
  火裳一身藏蓝色长袍出现在了火焰中心,半张面具戴在脸上,露出精致的嘴唇。衣袍无风自起,却完全没被火焰烧着的迹象。
  手一扬,火焰立马向两边退去,分出了一条路,供它们的主人行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