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可一可再(近代现代)——反舌鸟

时间:2019-07-13 10:19:32  作者:反舌鸟

   《可一可再》作者:反舌鸟

 
  文案:如果生命可以重来,那爱大概也是可以的。
  江渝结束了他失败的人生,想要以新的身份重温鸳梦。但事情的发展并不顺遂,更远远出乎他的意料。
  他得到了爱,在死亡之后。
  “我的爱沉重、污浊,里面带有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比如悲伤、忧愁、自怜、绝望,我的心又这样脆弱不堪,自己总被这些负面情绪打败,好像在一个沼泽里越挣扎越下沉。而我爱你,就是想把你也拖进来,却希望你救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俞若云x江渝(前后有意义)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都市爱情,重生,HE。
 
第一章 
  回头皆幻景,对面是何人。
  ——孔尚任《桃花扇》
  “喂。”电话接通了,非常熟悉的声线,在他的记忆里,是今天早上才在耳边听到的声音,“喂,谁啊?怎么不说话?”
  那边变得疑惑起来。
  他又何尝不疑惑,他才是最一头雾水的那个,人生就像充满意外的陷阱,甚至无从讲起。他是谁呢?该如何解释?
  “我……”他的声音沙哑,但终于出了声。
  电话却已经挂断了。
  他的话语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就像往日里他每次试图开口的时候一样。
  “星余,在干什么,该上场了!”有人敲门,像是在叫他,但喊的是另一个名字。
  他被推到台前,灯光打过来,亮得无可躲避。
  这个男孩看起来很漂亮。俞若云心里想。
  作为男性做出这样的评价,那对方当然是美的,但不是英俊,而是漂亮,就有了一点别的意味。
  漂亮的男孩半蹲在床边,却不愿多花一点力气,半靠着床,和俞若云贴得很近:“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俞若云摇头。
  “果然,”男孩子说,“刚刚医生说你暂时失忆了,我还不信。”
  可他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很失望。
  俞若云礼节性地问:“那你是?”
  “我是龙星余,”男孩扬眉看着他,“你真的不记得了?我是你男朋友啊。”
  俞若云微微睁大了眼睛,他似乎该惊讶一下。
  “星余,”门口有人在喊他,“别跟俞先生乱开玩笑。”
  龙星余撇了撇嘴,哦了一声,抬头跟俞若云说:“对不起,我胡说的,我叫龙星余,跟您是同一个剧组的,听说您出了事故,来探望您的。”
  他话说得很多,是很认真地在做一个自我介绍。
  “祝您早日康复,”龙星余最后说,“我和您的对手戏还没拍呢。”
  俞若云默默听着,只是到最后的时候忽然抬头看龙星余。
  龙星余心虚得停住了他的滔滔不绝。
  “好。”但俞若云只是说。
  于是龙星余就走了。
  走之前他还把一大束花抱过来,放在俞若云的床头,说着希望你喜欢之类的话。
  贴在俞若云的耳边,龙星余轻声说:“但我会是你男朋友的。”
  他几乎是在用气声说话,门口的助理姐姐没听到,医生护士没听到,只有俞若云捕捉到了。那么轻柔的声线,听起来却有几分笃定得发狠的感觉。
  但龙星余已经立刻跑走了,俞若云没来得及叫住他。
  其实叫住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门已经关上。
  “你还记得你叫俞若云吗?”面前的女士在问,但她还开得起玩笑,“太可惜了,我还想骗你说你叫切格瓦拉。”
  “因为床位牌上写着名字。”俞若云说。
  “我叫徐也,”她说,“是你的经纪人。你也不用太担心,这只是暂时性的,医生说过几天就会恢复。”
  来来往往的人,总是在告诉俞若云自己是谁。
  “是吗?”俞若云笑了笑,“我还以为要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我下次坠崖。”
  “那是偶像剧情节,还是十年前的。”徐也看俞若云心情不差,也轻松了一些,“不过剧组让我问问你,打算休息多久呢,他们也好安排拍摄的日程。”
  “我在拍什么?”俞若云依稀有印象自己的确是在拍戏的时候遇上意外的。
  “X讯今年S+超级……”徐也停了停,“超级网剧。”
  她把剧本递过去,俞若云接过来,还挺厚。
  徐也是有些担心的,哪怕嘲笑过无脑偶像剧的失忆桥段,但她也只看过影视作品里有这样的情节,万一俞若云就像那些剧里一样性情大变不肯去拍戏,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但现在看来,似乎可以放下忧虑了,俞若云翻了翻剧本,抬头跟徐也说:“大概一周吧,台词什么的都要重新记,帮我跟导演说声不好意思。”
  还是俞若云的风格,明明是剧组的防护措施不当让他出了意外,他还要说抱歉。
  他又说:“这个事情也不要对外说了吧,一个小意外而已。失忆什么的……”
  “挺好笑的。”俞若云说。
  但俞若云的提醒放在了错误的人身上,徐也没有把事情说出去,媒体上发布的消息都是俞若云没有大碍,已经苏醒了过来,剧组也发了道歉声明。
  有问题的,是那个龙星余。
  龙星余发了视频在微博上,配的文字是:跟前辈开了个玩笑。
  “还记得我是谁吗?”
  视频里的俞若云穿着病服,憔悴而茫然地摇头。
  “你真的不记得了?我是你男朋友啊。”那是龙星余的声音。
  屏幕黑了。
  谁会在探望前辈的时候,在边上放一个在录制状态的手机呢?
  这人可真是想红想疯了。
  更过分的是,他还在评论里回复了。别人问俞若云真的失忆了吗,龙星余比回复自己粉丝还勤快,立刻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他这个风格,可不像在耳边宣扬着要成为俞若云男朋友的样子。根本不在乎在俞若云这里留下了一个不太好的第一印象,先被记住再说。
  俞若云搜了搜这个家伙是谁,更加确定自己和他毫无交集。一个男团的成员,似乎人气还挺高,所以最近也开始有了个人资源,比如这部网剧的配角。他进组的那天,就是俞若云出意外的日期。
  所以,他们从来没见过面。
  俞若云再一刷新,视频已经删了,整条微博都不见了。
  这人到底在搞什么?
  更令人迷茫的是,他还收到了一条微信的好友申请,来自龙星余,当然。
  俞若云拒绝了一次,龙星余马上发第二次过来,备注里还写着:前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公司骂过我了,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俞若云便接受了申请,只发了一个问号过去。
  可龙星余没有再发,俞若云又加了一句:“不是说要解释吗?”
  龙星余却变脸快过翻书,他的回复是:“我凭什么解释?你看不到吗?”
  俞若云想,自己一定是个脾气还不错的人。谁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人不会生气呢,他却像习惯了一样。
  龙星余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似乎也不关龙星余的事。
  “要一周。”俞若云回答。
  龙星余却说:“那我这几天再来看你。”
  他完全没有彼此只是陌生人的自觉。
  俞若云还没来得及婉拒,龙星余又发了一条过来:“说了我要追你的嘛。”
  这个年代的同性恋已经这么开放了吗?俞若云想着,但他并不打算接受。
  “那更不用了,我是异性恋。”俞若云发过去,但龙星余没有马上回复。
  过了十几秒,龙星余才发了一条语音过来。
  点开一听,龙星余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俞若云想,这人台词功底居然还不错。
  “俞若云, ”龙星余说,“我去你妈的异性恋。”
 
 
第二章 
  龙星余立马撤回了他那句失了智一般的语音。
  俞若云呆了一秒,决定不再理这个人,他重新点开主页面,是一片空白。
  俞若云的旧手机,在这次意外里,也跟着摔得粉碎了,现在的手机是新换的。所有的聊天记录都没有转移过来,就跟俞若云的记忆一样,被清洗得一干二净。居然只剩下一个龙星余,狗皮膏药一样地贴在最顶端。
  俞若云又切到通讯录界面,他需要了解一下自己的交际圈。
  他有很多的微信好友,值得庆幸的是,也许就是因为人太多,为了防止记不起来,俞若云还加上了备注,哪个公司的老板,哪个剧组的造型师,他甚至连茶水的微信都有,往下一拉,基本就能知道所有认识的人士。连刚才加上的龙星余,俞若云也顺手标注上了他所在的偶像团和剧组角色。
  除了一个人。
  俞若云的手指在看到那个人的名字时停下了滑动,没有前缀没有后缀,只有名字。
  江渝。
  现代科技实在方便,俞若云可以立刻又在搜索引擎立马找这个江渝是谁。
  还没来得及看,病房的门就响了。
  甩门的声音也不算小,俞若云看着直奔过来的龙星余:“你不是走了吗?”
  “最晚的班车都没有了,”龙星余说,“今天晚上又没有戏要拍,明天才回去。”
  可他并不是来找俞若云说这个的,龙星余问:“你是不是删我好友了?”
  明明再发一条消息就可以确认的事情,龙星余却不肯,偏要跑过来确认,如果俞若云因为他情绪失控的一句话就把他判处死刑,那他就把手机抢过来,再重来一次。
  俞若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龙星余瞥到了手机上正在显示的页面。
  “哈,江渝。”不知为何,龙星余的语气变得嘲讽得很,“没想到你还记得他。”
  “他怎么了?”俞若云把手机翻过来,继续看。
  映入眼帘的新闻伴着龙星余的声音,龙星余冷冷地说:“他死了。”
  不仅死了,而且死了快一年。知名男演员,和俞若云差不多的年纪,死于一场意外车祸。他和俞若云好像没有太多的交集,俞若云查了查,自己并没有去江渝的葬礼,也没有发表过任何言论。
  也许还有别的,但俞若云没有进一步查到,因为龙星余还在持续骚扰他。
  龙星余说:“虽然我骂人了,但我说得没错,你真的是个同性恋。我有必要告诉你,免得你都跟女人搞到床上去了才发现自己硬不起来。”
  “我好像跟女性谈过恋爱。”俞若云说。
  “假的。”龙星余却说,“互惠互利的炒作而已。”
  “你倒是很清楚。”俞若云不置可否,“我没有删你好友,你可以走了吗?”
  龙星余把椅子搬过来,他又换了一副嘴脸,又在道歉了:“我今天做错事得罪前辈了,不陪床通宵我实在过意不去。”
  俞若云发现这个人白长了漂亮的皮囊,做事实在有点无赖。他放下手机,平静地看着龙星余。
  龙星余却一点没被吓到,甚至还笑了起来:“突然觉得,你一直不恢复记忆也不错。说不定这次,你就能爱上我了。”
  说完这句,龙星余又突然站起来,椅子发出刺耳的声音,他也不管不顾,甚至不把椅子放回原位,毫无素质。
  “走了,”明明十几秒前自己说的要陪床,却又马上出尔反尔,龙星余背对着俞若云挥手,“你记得早点回剧组。”
  这天晚上,俞若云睡觉前,在脑海里梳理了一遍已经知道的信息。
  俞若云,男演员,性取向不明,获奖无数,大大小小的影帝奖杯能有两位数,从国内拿到国内。不过现在声势已颓,近两年的电影票房和口碑都一般,可能这也是他会决定接网剧的原因。
  还有呢?还有别的吗?好像没有了。
  江渝死了。
  有个声音在说。
  “今天就回来吗?”导演听起来有些受宠若惊,“没必要的,您还是先好好休息吧,毕竟是我们的失误。”
  “我跟医生提过了,他说正常的活动没关系的。”俞若云说,“脑部CT也做了,只是轻微脑震荡,说不定明天就好了。”
  说起来也不算是小事,俞若云本人却像是最不放在心上的那个。其实医生还说了别的,比如建议多休息几天,多观察一下情况,但多住一天,剧组那边就有几十万的钱在打水漂。
  “我也到剧组里再熟悉一下环境。”俞若云这么解释,导演那边也放下心来。
  但俞若云回来,先见到的人又是龙星余。
  偶像第一次拍戏,不管戏份多少,排面都先得安排上。粉丝的剧组应援已经成了娱乐圈的常态,龙星余的粉丝给他做的应援很是丰富,自助的甜品水果台摆了老长,边上就是龙星余的易拉宝,对着来往的人笑意盈盈。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有礼物袋可以拿,主演更有特殊的定制礼物。
  俞若云当然也有,一支万宝龙的钢笔,作为粉丝送给正主同事的礼物算是不错了,还是粉丝负责人亲自给俞若云送来的:“俞老师,前几天我们星余说错话了,希望您不要介意。”
  女生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打扮得也是漂漂亮亮,却是跑来为别人的过失道歉的。俞若云说:“没什么。”
  对方立刻放松了下来,又问:“俞老师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当然可以,俞若云一边签名,一边开玩笑:“你爬墙啊。”
  女生却不以为意:“喜欢您多正常啊,你可是俞若云,我们粉圈的毒唯看到都不会挂我的,说不定也是看您的电影长大的呢。”
  她兴致上来了,还开始跟俞若云回忆:“真的!我看的第一部 电影就是你的,叫《安可》对吧!特别好看,我到现在还经常再翻出来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