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鬼夫的自我修养(穿越重生)——枭荣

时间:2018-02-05 11:33:02  作者:枭荣

 《鬼夫的自我修养[重生]》作者:枭荣

文案:
陆家古宅里住着一只鬼怪管家。他兢兢业业地打理古宅,一百年没出过宅门。
某天,古宅的院门外来了二十台推土机,还有一个耀武扬威的小恶少。恶少不但要强拆他的房子,还想要他的人!
为了保护古宅不被铲平,陆管家答应了小少爷的同居要求。然而——
小少爷:管家管家,本少看鬼片害怕,我要和你一起睡!(嘤嘤嘤)
管家:……可我这个真正的百年厉鬼都被你呼来唤去干家务,我怎么感觉不到你怕鬼?
小少爷:哇!不愧是鬼怪,身体凉凉软软的好舒服~(狂蹭)
管家:……我身上阴气重,抱着我睡当心晚上做噩梦。
小少爷:管家,你的魂魄怎么出窍了?
管家:你身上阳气太重,我已经快要中暑了……
小少爷:那不如,咱们来阴阳调和一下?→_→
管家:别这样,我方。(嗖一声钻进花瓶,匿)
 
[第二天]
小少爷:道长大哥听说你临阵脱逃,特地送了我一个宝贝。
管家:别激动……放下你手里的困魂符,咱们还能好好说话。
 
腹黑会撩小少爷受X 闷骚宠妻鬼怪攻
PS:
陆宁(管家)借用陆笙的身体重生为人,保留了鬼怪的法术异能。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异能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笙,宋元睿 ┃ 配角:柯绍琼,宋元智 ┃ 其它:主攻,1V1
 
 
 
第1章 史诗级钉子户
  青年咣的一声关上身后的房门,连鞋也来不及换,急匆匆地快步穿过门厅。运动鞋踏在古旧地板上,脚步声在大屋子里回荡。
  “喂喂,大管家,快起床啊!外面出事了!”
  心急的青年边跑边大叫着冲上了二楼,一鼓作气推开了楼梯口拐角处的那扇房门,在大白天也黑咕隆咚的房间里轻车熟路地弯来绕去,最后在墙边的书架前方停下。他两手一伸,从上面捧下来了一只陶瓷的花瓶,像急着买糖吃的小孩子摇存钱罐那样呼呼地猛摇几下。
  “唉!”闷闷的声音在屋里突兀地响起,语气中透着一丝慵懒,那是与青年截然不同的低沉缓慢的语调。
  “请不要再摇晃了,我身子都快要打结了……咳,小公子,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了,让我休息会儿吧。”
  “昨晚上熬夜捉老鼠一直折腾到凌晨,我也困啊!”叫作陆笙的青年听出了对方话里的起床气,嘻嘻笑了一笑,但随即,语气又变得焦灼起来,“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大事不好了!”
  边说着,还边用手“啪啪”地拍了几下花瓶的肚子,甚至把它倒过来,瓶口朝下地晃动着。
  “别晃啦,小公子,我这就起床。咳咳……你快把花瓶正过来!”
  青年感觉到自己手里的花瓶表面温度骤降,只见一个透明的影子从花瓶的瓶口处悠悠地钻了出来,一开始因为花瓶形状的局限而细长细长,等全部的影子脱离花瓶之后,在半空里才慢慢地凝成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形。
  它有着成年男性的轮廓,身体却是半透明的,不像常人那般实心。此刻,男人的影子飘在房间上空,从上往下俯视着满脸焦急的青年,在青年的角度看来若隐若现的,显得有些诡异。
  然而这不寻常的情形并没有引起青年丝毫的恐惧——很显然,他已经对这种景象见怪不怪了。何况,对面那个透明的幽灵样貌俊朗清秀,不但没有人们传闻中鬼怪的“青面獠牙,牛头马面”的可怕,反而称得上帅气,除了面色有点发白之外,和正常人样貌并无不同。幽灵穿着一身民国常见的黑色长袍马褂,装扮古朴素雅而不甚华丽,这身装束却别有一番味道,衬得整个人淡然自若、内敛大气。
  “有什么事情吗,小公子?”
  幽灵面色平和,容貌淡雅,嗓音温润,相对于冒冒失失的青年来说,着实气定神闲。它看上去年纪并不大,那种历经过沧桑的成熟气质却是从面貌年龄中看不出来的。
  这种无形中透出的安全感,让人禁不住产生信赖的意愿。焦躁的青年在见到这男子之后,也不由自主地被感染,由手足无措逐渐地变得镇定下来。
  “外面来了一大堆推土机,把咱家老宅给围得死死的。”青年往屋子外面一指,表情有些无奈,“他们拆迁队领头的那个胖子拿了个大喇叭给咱们屋子里的人喊话呢,说今天是给咱们搬迁的最后期限,午时一到,就再不留情,把我们陆家的房子直接推平!”
  幽灵抿唇不语,依然是先前那副泰然自若的淡定模样。
  青年急得额前冒出了点点汗珠,“陆宁,陆大管家,你快想想办法吧!他们这回既不玩阴招也不找人来说情了,看样子是要正面强攻!”
  “最后期限?”被称为陆大管家的帅气幽灵冷笑了一声,“自打他们宋氏集团打算强拆咱们房子,这个词我已经听到过不下两百次了。”
  说着,幽灵飘落下来,伸出修长的食指在青年脑袋上戳了戳,那冰凉的温度让青年不禁一哆嗦。
  “陆小公子可别老是一惊一乍的。不就是几台推土机?在我生活的那个年代,轰炸机在头顶上天天飞,我不也照常过日子么?”说罢,嘴角勾了勾,流露出一丝淡定的笑意。
  “是是是,我知道陆大管家是民国来的人,上天入地都不怕,但现在的情况可不比当年。”看着那幽灵“倚老卖老”的得意样子,青年连连摇头十分无奈,不知道怎么才能说服这只外表年轻俊美、心理年龄却超过一百岁的古董鬼怪,好让他有点危机感。
  “说到底,大管家其实还没有亲眼见过推土机长什么样子吧?宋氏的拆迁队在外面开来了不下二十台,它们要真是一起推进来,咱们这百年老宅子可禁不起那折腾。推土机可是比旧时候的坦克还要厉害,一铲子下来咱们的院墙就得塌。”
  说到这里青年忍不住了,急得手舞足蹈地连连比划,“到时候你,我,还有这屋里的东西,全都得玩完,变成他宋氏集团脚下的肥料!”
  硬的不行来软的,管家最吃这一套了!青年一瘪嘴,作小孩子委屈状,可怜巴巴地假哭起来,带着点撒娇的意味,“呜……我的好管家,你之前可是答应过陆家的列祖列宗,要守护好咱家的基业啊,祖宅可不能拱手让给宋氏集团的恶霸啊!”
  如果不是幽灵没有实体可抱,这个装可怜的陆家小公子一定会死死抱住管家的大腿不撒手了。
  “而且,”青年眼珠一转,“拆迁队的人还说了,今天他们宋氏集团的小少爷亲自来了。咱们要不借这个机会跟他把话说清楚,断了他拆咱们房子的念头?不然这骚扰持续下去,可是没完没了了。”
  陆管家一愣。
  宋氏的小少爷居然亲自过来了?这倒真是个好机会!
  在之前长达一年的陆家古宅保卫战中,青年陆笙作为这个没落家族现存的唯一后人,和陆家的鬼怪管家陆宁一起,针对本市房地产巨头宋氏集团强拆队的种种阴谋,进行了“见招拆招”的热血斗争。
  陆笙被官员约谈过,被小混混约架过,被黑老大威胁过,就连陆家老宅子也不能幸免地被火烧、放蛇、断水断电等五花八门的阴招摧残过。然而就算经历了这么多风浪,一人一鬼也没有放弃守卫陆家古宅的意愿。
  黑老大来约架?无妨,鬼怪没实体,却能用法术来还击,看谁更流氓?
  小混混来放蛇?不怕,管家烹饪手艺好,抓几条炖一锅吃!
  断水断电?抱歉,管家从来就不在乎有没有水和电,反正它孤身一鬼,从来不开灯也不用洗澡……
  至于陆家小公子,无妨啦,他本来就是住校的大学生!到外面暂时避一阵风头,回来的时候古宅已经被万能的大管家装上了自给自足的供电系统——陆氏纯手工发电机,你值得拥有!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一来二去,就连以房产大户著称的A市大佬宋氏集团,竟也在这个万年不遇的史诗级钉子户面前败下了阵来,眼看着“都市花园”的房产新项目就要止步不前!
  其实说实话——陆家人并不是蛮横不讲理的“害虫钉子户”,不是靠着自家的地产来故意敲诈勒索。只是宋氏的吃相未免太难看了,他们看准了现在陆家小公子孤身一人无依无靠,想要用最小的代价霸占这栋房子。
  在谈判时对方明确表示,宋氏集团对于这栋占地约七百平米的古宅大院,只愿意出市场价的三分之二。按照A市的房价,这一下子就少出好几百万,这样不公平的交易当然没有哪个头脑正常的人能够接受。
  而另一方面,陆家古宅对于家族仅存的后人陆笙来说,有着绝不可以离开的理由。他的父母在离世前曾经再三嘱咐过他,陆家古宅所保留着家族的重要秘密。在揭开这个秘密之前,陆笙绝不可以放弃这座宅子。
  尽管青年现在还并不清楚宅子里藏了什么东西,可万一古宅地基里埋了一坛金条呢?或者有祖传的藏宝图?就这样草率地贱卖了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岂不是可惜?
  总之……无论怎样都不能把房子随便拱手让人!
  而对于管家陆宁而言,陆家古宅则意味着一份承诺,一个念想。八十年前,陆笙的先祖在弥留之际,对宅子和家族始终放心不下,直到陆宁向他起誓,自己绝对会一直守护陆家的后人,保护他们好好地生活,陆老爷子才安心离去。
  思绪飘至远方,过往的回忆在陆宁的脑海中逐渐清晰了起来。
  “咦……管家大人?”
  陆管家心下已经有了主意:“知道了。小公子,我先带你出去找个地方躲起来。这里就交给我,我会拦住他们,守住我们的房子。”
  毕竟在人世间待了上百年,陆管家也早已从当初虚弱的魂体进化成了“百年厉鬼”,自身阴气极重,留存的法力用来对付人类的重机械应该是绰绰有余。但是他身上阴气太重,尤其是在“作法”的时候阴气会大范围“辐射”开来,因而需要让作为活人的陆笙暂时离开这里一会儿。
  “那就劳烦你咯,管家先生!”自己一介凡人留下来也没什么作用。小公子欣然同意。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在管家的护送下从后门匆匆离开。
 
 
第2章 小少爷登场
  在距离古宅大门五十米的地方,宋氏强拆队的肌肉壮汉们整装待发。身后有二十台雄赳赳气昂昂的推土机作为靠山,面前是历经百年已经显得老旧不堪的陆家老宅。
  被现代工业文明的产物包围住的民国老屋,显得沧桑又脆弱。
  而在声势浩大的车队的正前方,摆放着一个花花绿绿的太阳伞,下面惬意地躺着一个戴墨镜的大男孩,看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来搞强拆的,倒像是阳光海滩上度假晒太阳的悠闲公子哥儿。
  这位浮夸的二世祖身后一边一个保镖正拿着一个羽毛扇子,给他呼呼地扇着风,那卖力的样子活像是古装剧里皇帝老儿身后的宦官。
  “小少爷,天这么热,您还是到车里坐着吧,空调冷气多足多凉快啊。”手酸的保镖好心地建议道。
  “不用。”对方一口回绝,语气很坚决,“我要亲眼看着我的拆迁队,拿下我经商生涯里的第一块地。”末了,恶狠狠地加一句,“别想着偷懒!”
  扇风保镖抿了抿嘴,只敢在心里暗暗叫苦。同时,这位良心犹存的保镖也为小少爷的强拆目标默哀三秒。
  唉!也不知陆家古宅里的人脑子出了什么毛病,还是被扫把星附上身,竟然会招惹到我们家的混世魔王少爷——想想自从这“都市花园”项目动工以来,宋小少爷手下的强拆队执行力威名远扬,号称神挡拆神、佛挡拆佛的“老宅收割机”,是方圆十里内钉子户们的终极噩梦。
  眼瞅着今儿个,宋家小少爷亲自坐镇指挥强拆行动,这陆家的老房子啊,怕是真的保不住咯!
  “小少爷,你看那老房子里面没什么动静啊!他们会不会以为我们还像以前那样是在小打小闹,逗他们玩的呢?”
  见陆家古宅子还是像以往那样安安静静,丝毫没有任何被拆迁队的阵势震慑到的意思,一边拆迁队的壮汉甲憋不住了,凑到他们主子身边,表达出心中的不满。
  “就是啊!里面的那个臭小子滑头的很,我在大老板底下干了这么多年了,比他还顽固的钉子户真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另一边的壮汉乙附和道,“看起来年纪轻轻没什么社会阅历,但咱们硬是耗了一年多都没把这破房子给拆掉。”
  他眼珠一转,露出思索的神情,“你说,那货会不会有什么高人当帮手,护着他的房子?或者咱们市里有人给他撑腰?”
  “帮手?撑腰?”看上去饱经沧桑资格很老的壮汉丙从后面凑过来,神神秘秘地对前边几人说道,“才没这么简单!那栋屋子之前有队里的兄弟靠近过,回来的时候一个个昏头昏脑的,说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还有人是直接被扶回来的,到医院的时候嘴巴里还在不停地吐白沫,救了三天才回过魂来!”
  “妈呀,真的假的?”
  “不干净的东西?是‘翔’吗?”
  “笨!”壮汉丙在那傻头傻脑的家伙额头上敲了一下,“说的当然是那种见不得人的东西啦!”看到对方依旧愣愣地傻笑,他无奈地干咳了一声,解释道,“就是……闹鬼,懂了没?”
  “啊?!这么神?”
  “快说说咋回事啊,太可怕了吧!”
  壮汉们七嘴八舌,躁动不已,而在太阳椅上大喇喇躺着的年轻主子听了这话之后,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但那几个壮汉耐不住地彼此大厅起来,他们的吵吵声越来越大,引得更多的壮汉们好奇地凑过来。
  “这事儿好像是真的!不然就凭那小鬼头一个人是怎么护着这破房子的?之前老刘去过,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那怎么办,那鬼不会还在吧?”
  然而壮汉丙没机会剧透更多了。只听噗噗噗三声,甲乙丙的屁 股上各挨了一脚,他们身后传来不耐烦的怒吼:“都在这瞎嘀咕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