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监护人请追认(重生)——雨之霁

时间:2017-10-20 13:07:40  作者:雨之霁

 《监护人请追认[重生]》作者:雨之霁

 
文案
 
卓延很俗套地死了,然后又很狗血地重生了。没错,这是一个既俗套又狗血的重生创业升级的故事,可能有那么一点苏。
重生头两年:
卓延:我买了一套房子,你追认一下。 陆荆:嗯。
卓延:我买了一辆车,你追认一下。 陆荆:嗯。
卓延:我…… 陆荆:嗯。
重生后两年:
卓延:(在陆荆唇上盖完戳)我签了章,你追认一下。
陆荆:你已经成年了,合同即刻生效。
 
主受,受是美男子,攻是大帅哥,重生美人受vs不禁撩老干部攻,无血缘关系,互宠,he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延 ┃ 配角:陆荆,韩昌,杜渐等 ┃ 其它:重生,强强,宠文,he
 
 
第1章 烫疤
  这明明是个仲夏的午后,天气燥热得很,卓延却觉得自己浑身发冷。
  他在学校男厕所将水龙头拧开,直接将脸放到水下冲洗,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与恐惧。
  冰冷的匕首一下又一下地戳穿自己的小腹、胸口、脖颈,温热的带着腥味的血液在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巷子里见证了一次杀戮,他到现在还能感受到那种绝望的如临深渊的恐怖,那人粗哑着嗓子,死命地将匕首刺进他的身体,接着拔/出/来,再刺进他的身体,再拔/出/来。
  卓延看不清他的脸,他只能无助地伸出胳膊想要阻止对方的屠戮,指尖触碰到对方的手臂,那里似乎有一大块烫伤的疤痕……
  “卓延!”身后忽然响起男生因为青春期而显得略微低哑的声音,“你这是怎么了?还在上课你就突然跳起来冲出教室,吓我一大跳,咱们的李老师脸色非常差哎,好像要直接冲到男厕所把你拽出去罚站。”
  卓延关掉水龙头,抬起脑袋,完全被水打湿的黑发紧紧贴在他充满攻击性的俊脸上,水珠从他的脸上滑落,还有的直接没入他的衬衫领子里,有股子性感的味道,“抱歉,方才做了一个噩梦。”他的眸光依然像往常那般带着些骄傲,可似乎又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静。
  “有纸巾么?”卓延用手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背去,露出他极为昳丽的脸,韩昌哪里见过这种具有成熟气质的美色?一双充满正气的大眼珠子直愣愣地瞅着他,并恍惚地从裤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他。
  卓延接过抽出一张纸擦了擦脸,“你这样跑出来就不怕李老师也罚你的站?”
  韩昌长得不算特别帅,但很有男子气概,他剪了个板寸头,笑起来很是老好憨厚,“我哪能让兄弟你一个人站呢?再说了,过几天就是期末考了,李老师也舍不得罚站了吧?”
  卓延擦水的手顿时停住了,接着就有点抖,他似乎是屏住了呼吸问韩昌:“你方才说什么?期末考?”
  韩昌见他脸色不对劲,“卓延,你怎么了?”
  卓延猛地回过神来,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死紧死紧,“今天几号?”
  “二、二十四号啊……”
  “我们现在高几?”韩昌只觉得面前的发小全身上下似乎都笼罩着一种绝望,就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再也拯救不过来了。
  “高、高二。卓延,你……怎么了?”韩昌看着发小略显惨白的脸色,不禁叹了口气,露出些许悲伤的神色,“卓延,你是不是又梦到叔叔阿姨了?”
  卓延的爸妈在一个月前于一场车祸中意外身亡,在这一个月中,韩昌眼睁睁地看着卓延因为悲伤过度而消瘦了许多,而且成绩向来不错的发小对于学习也提不起劲来,成日里昏昏沉沉的,他担心卓延,多次提出让卓延住在自己家里,可都被卓延拒绝了。
  他明白,卓延这是不愿意麻烦他们。
  “韩昌,”卓延醒过神来,“谢谢你。”
  他不知道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还是像几年后火起来的重生小说那般真的经历了重生。如果这只是一场梦,那么这梦也太逼真了,逼真得他到现在还能感觉到匕首在自己身体里出入的那种冰冷,可如果是重生了,他是不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抑或是,提前预防将会杀害自己的凶手?可如果真的是重生,为何不能重生在一个月前?这样爸妈就可以不用遭遇车祸,不会因此而丧命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摇首叹息,水珠溅到墙壁上,留下一些浅淡的痕迹。他还是太贪心了,重生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命运给他开了后门,他哪里还敢奢求其他?
  韩昌高了卓延半个头,他伸手搭在卓延被水沾湿的肩上,语气很是严肃,“卓延,你现在还是个学生,你一个人我实在是有些担心,你就搬到我家去住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妈的性格,他们都很喜欢你的。”
  前世的韩昌也曾多次邀请自己去他们家住下,可当时自己遭逢双亲离世,自尊心又强,不愿意去麻烦别人,便没有答应。不久,大伯他们一家就来找他了,说是要照顾他到成年。
  大伯一家是自己在这个世上仅剩的亲人了,卓延当时也许是因为渴望亲情,又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最终便同意让大伯成为了自己的监护人。
  卓延的父母死于意外车祸,卓延得到了一大笔赔偿金,而且,他们还给卓延留下了一间公司。这间公司是卓延父母毕生的心血,他们一去世,卓延就继承了他们的股份。可是他还年轻,什么都不懂,在公司里面任高管的大伯就帮助自己管理财产。然不幸的是,一年后遭遇了金融危机,公司破产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倒还罢了,这种不可抗力的因素卓延也怪不得大伯一家,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大伯一家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假借金融危机的由头,将他父母留给他的公司弄破产了!早在金融危机之前,他们就开始暗地里转移公司财产,并用这偷来的钱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
  在卓延高考前,他们将卓延赶出了家门,要不是有韩昌的帮助,他或许连高考都无法参加。因为这些原因,他高考没有发挥好,进了一个三流大学,当时的他已经被大伯一家搜刮得什么都不剩了,他不得不自己挣钱攒学费,紧巴巴地熬过了四年大学,并且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几年后成了小有名气的律师。
  他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查到了大伯公司各种违法行为,最终以这些证据搞垮了他们的公司,并且以经济犯罪的相关罪名将他们送进了监狱。
  难道是他们出狱后找自己报仇将自己杀了?可是他死的时候他们的刑期未满,没可能逃出来杀了自己的,那么,杀他的人会是谁呢?一个胳臂上有大块烫疤的男人会是谁?
  “卓延,卓延,你又走神了?”韩昌叹了口气,自从叔叔阿姨去世后,发小就总是走神。
  卓延将手中攥成球的纸巾扔到垃圾桶,对着韩昌笑了笑,“韩昌,这件事再说,我们先回教室吧。”
  韩昌觉得发小脸上的笑意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有些勾人,还有些冷冽。他素来知道发小长得太好,可眼前这副模样好似比以往更胜许多,亏得是自己看见,要是被那些小女生瞅见,恐怕又要两眼冒粉红心心了。
  卓延死的时候二十六岁,现在回到了十六岁,整整年轻了十岁,走在久违的学校走廊上,他突然觉得前世的一幕幕场景真的只是一场梦,而梦中的自己就是个赤/裸/裸的失败者,重新来的这一次,他不愿意再做那样的失败者!
  那么,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学习捡起来!
  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回到教室,班主任李茹正在讲台上上着数学课,见到卓延这么狼狈的模样,本来的怒意便消了大半,她也知道这个孩子父母刚刚去世,便多了些包容。
  “你们俩都进来吧。”她没有多说什么就继续讲课。
  卓延搜寻了一下,从倒数第二排找到了自己的座位,韩昌的座位就在他后面。
  他本来是打算仔细听课的,然而,这是他将近十年没有碰过的数学,他表示自己完全听不懂。
  不过,他也没捱多长时间下课铃就响了,他见到班上的同学都在收拾书包,这才明白这是放学了。
  “卓延!卓延!”就在他收拾好书包后,教室门外就有人喊他,卓延抬首看去,哟呵,这不是他那个表面与自己亲近,后来翻脸不认人的堂哥卓远航么?也对,都快一个月了,大伯他们是该来找自己谈谈了。
  韩昌搭着卓延的肩膀,“你那个在一班的堂哥?”
  卓延勾起唇角,额前还有些湿润的发丝垂下来几缕,显得有些慵懒与随性。他抬眸看向走到他面前的卓远航,“堂哥,有事找我?”
  卓远航长得挺清秀,有一种白面书生的气质,在学校里也挺受欢迎,他温和的眼睛看着有些狼狈的卓延,笑得像一个邻家大哥哥,“阿延,今晚去我家吃饭吧。爸爸有事情要跟你说。”
  卓延拎起书包,伸手将遮住眼睛的头发重新捋上去,露出他极易让人脸红心跳的昳丽面容,“堂哥,让我想一想。”
  卓远航不禁蹙眉,“阿延,爸妈都在家里等你,你要想多久?”
  毕竟还是个年轻人,有些情绪不要暴露得太明显。卓延看着他有些不耐的神情,朝他露出一个略带深意的微笑,“等到了校门口,我再告诉你答案。”
 
 
第2章 陆荆
  卓远航和韩昌虽不明白卓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背起书包跟在他的身边。
  卓延在学校内很出名,他的相貌实在太好,才十六岁的他身高已将近一米八,宽松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不仅不累赘,反而穿成了一种时尚,再加上他家境富裕,成绩中上,因此就成为了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男神”。
  当然,十六岁的卓延会因为这些光环而觉得飘飘然,可是二十六岁的卓延却不会再在意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如果将他身上的光环拿去,他现在就什么也不是。
  刚放学,学校里还有许多学生,卓延背着书包朝校门口走去。要是以前的他一定是双手握住书包带子然后搭在一边肩上,而另一只手就插在裤兜里面耍酷。环目望去,学校里有不少这样的男生,就连他身边的韩昌都是这样。可是今天的他在别人眼中却有了一些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狂傲,而是规规矩矩地将书包背在背上,双手垂直在裤腿一侧,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极为乖巧的学生。
  韩昌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他,“我说卓延,你今天有点不同寻常啊,怎么感觉你没以前那么拽了?”
  不仅韩昌,只要是关注卓延的学生都有这种感觉,他们以前是觉得卓延帅,拽拽的样子也很吸引人,可是今天,这个乖乖牌的卓延似乎更加令人心动。
  额前几缕湿润的发丝调皮地搭上他的眼睛,稍稍挡住了他秀致而不失英气的眉毛,卓延的双眼皮略深,眼尾还有些上挑,一双眸子似乎总是含着情,极易令人沦陷进去。平日里他有些傲气,一般不太会一直注视着一个人,可如今韩昌刚说完话就被这一双眸子注视着,只觉得书中所言会说话的眼睛一定就是卓延这样的。
  卧靠!他这发小简直就是个妖孽!
  “韩昌,这一个月多谢你的关心。”卓延说得极为真诚,前世的时候,韩昌帮了他不少忙,他心中极为感激,尤其是当了律师,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之后,他就更加觉得这份情谊实在难得。
  这个社会,真情来之不易,他前世因为一些幼稚的自尊心拒绝了韩昌的好意,这一世,他虽不需要这份好意,但韩昌于他而言,终归是不同于他人。
  韩昌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有些不好意思,“说什么话?你可是跟我穿一条裤子的兄弟,还用得着说谢?你再这样我可不干了啊!”
  卓延看着他别扭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美少年笑起来的冲击力可不小,身边一个经过的戴眼镜男生一不小心就撞到一棵小树上,见卓延看过去,立刻满脸通红,快步出了校门。
  韩昌笑得没心没肺,“哎呦,这不是我们班的书呆子杜渐么?竟然也会被你的美色所迷?我说卓延,你可真是个祸水!现在就这样,以后还得了?”
  卓远航一直被两人忽视,忍不住打断两人的对话,“阿延,校门口到了,你要不要去我家吃晚饭?”
  卓延没回答他,反而停下了脚步,视线落在校门口一辆洁净得像是在发光的黑色轿车上,眼前的这个场景与前世一模一样。
  后座的车窗摇下,一张冷峻严肃的脸映入卓延的眼中,他清晰地记得这个男人与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话——
  “卓延,我是陆荆,上车。”
 
 
第3章 缘由
  十六岁的卓延不认识陆荆,可是二十六岁的卓延认识陆荆。
  卓延前世当律师的时候主攻民商案件,对于一些公司、企业的基本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尤其是陆荆独立创办的公司,不过几年时间,就在同行业中成为一匹当之无愧的黑马。
  前世十六岁的卓延不认识陆荆,且面对这类看上去冷漠而强大的男人,他油然而生一种畏惧,更何况,在他眼中,这个男人如同帝王般端坐于车中,看着他的时候眉头微蹙,在自尊心很强的卓延心中自然留下了坏印象,再说了,他再蠢也不可能会上陌生人的车。
  所以,前世的卓延只是看了男人一眼,背着书包就走了,然后这个男人就再也没有出现。
  可是现在,卓延不得不好奇,堂堂陆大总裁为什么会认识自己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又为什么让自己上车?他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他可不会自负地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陆荆看重的。
  “你是谁啊?找卓延有什么事?”韩昌将卓延拉到自己身后,高大健硕的身躯挡住了陆荆的视线,陆荆的眉头似乎蹙得更加紧了。
  卓延在身后观察着陆荆。自从前世自己知晓陆荆的身份后,这件事情就一直横亘在心头,他一直想弄清楚陆荆在自己父母双亡后找自己是何原因。可惜他只是个律师而已,自然没机会见到身价上亿的陆总裁。
  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将事情弄清楚。
  “韩昌,”卓延递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极好看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清爽的笑容,生动的眉眼看向陆荆,“好,不过我晚上七点要上晚自习的。”
  他话音刚落,一直在车外等候的司机就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卓少,请上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