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科学修真的五好家庭(穿越重生)——羽小树

时间:2017-10-16 19:16:43  作者:羽小树

 

 
《科学修真的五好家庭》作者:羽小树
 
 
文案
乔家五口人,除了小儿子乔安久,剩下四个都是修真异宝。 
但你以为,乔安久毫不知情吗? 
因为——
  
母亲卖古董,进货来源是自己;  
大哥是厨师,切菜剁肉凭眼神;  
二姐开药店,煎煮中药不用锅;  
三哥跑物流,五分好评靠瞬移;
 
所以——
等家人告诉乔安久,他要从地球·中国,转校到修真·赤霄派,由在校生变成修真者时,乔安久点点头:“远渡异界学习先进的修真知识,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能申请全家陪读吗?”
母亲&大哥&二姐&三哥:“……申请通过!”
 
伪科学,修真部分全是胡说八道,没有科学依据的,感谢支持,欢迎收藏作者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东方玄幻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安久、辑鹤 ┃ 配角:乔家人 ┃ 其它:爱学习,爱修真
 
编辑推荐:
乔家五口人,除了小儿子乔安久,剩下四个都是修真异宝。但你以为,乔安久毫不知情吗?因为母亲卖古董,进货来源是自己;大哥是厨师,切菜剁肉凭眼神;二姐开药店,煎煮中药不用锅;三哥跑物流,五分好评靠瞬移;所以等家人告诉乔安久,他要从地球·中国,转校到修真·赤霄派,由在校生变成修真者时,乔安久点点头:“走,要在修真的大海之上努力撑起一艘科学的小船。”
作者语言风趣幽默,情节推进自然流畅,选题方面,从异宝化形的家人与坚信科学的主角切入,通过一家人在不同世界的生活,勾勒出主角在非人类家庭之中惊喜和欢快的生活,字里行间趣味多多。
 
    ☆、第一章
 
  “乔安久,你等等!”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生快步跑过去,追上前面的少年,声音带着几分紧张,想去抓少年衣角的手犹豫了半天,还是缩回来捏成了拳头。
  乔安久停下来有些疑惑,看着这个同班三年,却没有说过几句话的女生,“有事吗?”
  “没、没事。”一对上乔安久的眼神,女生的勇气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眼神扫到蹲在旁边给自己加油的几个朋友,才开口,“不对,我有事,你、你下学期要转校了吗?”
  “对。”
  “可是,很快就要升学考了,现在换一个新环境会不会影响成绩?”
  “没关系。”
  虽然乔安久回答问题的态度很认真,但这种对话还是让女生想蹲下来捂脸。
  不是的,她不是来说这个的。
  她可是代表身后不少同学,来要乔安久以后的联系方式的,但看着面前清俊如玉的脸,这话,真的张不开口。
  虽然乔安久平时在班里独来独往,并没有和谁特别亲近,但平时班里的人有什么事情找他帮忙,乔安久是不会推辞的,这种看起来有几分冷漠,但实际上意外好相处的人,再加上高颜值和学霸的光环,他们这几个跑来要联系方式的人,是真心想和乔安久做朋友的,这不,还特意推选了一个最外向的。
  女生平时也是豪爽泼辣的主,就是看到乔安久平静的眼神,莫名有些虚。
  耐心的等着面前的女生支支吾吾了三十秒未果,乔安久看到楼下出现一俩眼熟的车,“抱歉,接我的人来了,先走一步,再见。”
  “等等!”藏在周围的几个人忍不住了,出声喊住乔安久。
  视线扫过冒出来的几个人,乔安久不明白他们要做什么,“恩?”
  “没、没事,路上小心,以后也要加油!”和乔安久对视就莫名怂起来的几个人,最后只能齐齐挥手,目送乔安久离开。
  就算做不了朋友,他们送个祝福也是好的。
  没想到,快要走下楼梯的乔安久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头,“再见,以后有机会给你们寄明信片。”
  “明信片?!”
  “好的好的!”
  几个并排站着的同学和招财猫一样,眼神亮闪闪的,丝毫没有想过,不知道他们通讯地址的乔安久,要把明信片寄到哪里。
  但乔安久的语气很认真,说到就会做到的那种,就像乔安久这个人,莫名的给人信任感。
  等在楼下的乔茶注意到乔安久那边的动静,看着拿着转学资料走过来的乔安久,笑眯眯的,“是喜欢你的小女生,准备在离别之际表白?”
  “没有,是普通同学的礼貌送别,作为回礼,答应给他们寄明信片。”坐进车里系好安全带,乔安久没有看乔茶的表情,直接戳破了二姐关于青春期朦胧感情的美好幻想,“以及,你见过一群人来告白的吗?”
  “小久,说不定是你太严肃了,让人家小女生告白的话没说全,就变成告别了!”乔茶开车往外走,还指了指楼上还在往这边看的学生,“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的吗?一个人告白,一群朋友在身后支持,然后音乐,鲜花,柔光~”
  “所以,以后少看这种偶像剧,不用再回头看了,离下节课开始还有半分钟,他们会在三秒钟之内消失。”果然,不出三秒,刚才还站在那里的一群人全部消失,在上课铃响起之前,稳稳的坐回座位。
  下节课是班主任的,不能迟到。
  果然,班主任是少年少女梦幻泡泡的最大杀器。
  歪头看了看半天不说话的乔安久,内心戏比较多的乔姐姐伸出双手,“离开熟悉的环境,小久是不是很难过?来,姐姐抱~”
  眼疾手快的把乔茶的手摁在方向盘上,乔安久一脸惊恐,“不难过,我真的不难过,二姐你好好开车。”
  乔安久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家里人很少让乔茶来开车接自己,司机太容易激动,简直是在考验乘客的心脏。
  乔母有四个孩子,乔安久是最小的儿子,前面三个孩子早已经成年,因为家里不论男女按照排名喊人,所以现在乔安久身边的二姐,其实是乔母的第二个孩子,家里也没有大姐这么一说。
  而一个月之前说要搬家,家里的人开始陆续处理手上的事情,母亲乔乌涂的古董店闭店清货,大哥乔逸的小餐馆卖了出去,二姐乔茶从医院辞职,三哥的物流公司转了股份,乔安久自己也终于等到期末考试结束,顺利办了转学手续。
  可直到现在,乔安久还不清楚,他们全家要去哪里?之前也没有任何离开的征兆,怎么突然就说要搬家?
  “现在还不能说,我们全家要搬去哪里吗?”
  “简单的几句话我也说不明白,等回家再详细的说给你听。”
  市内交通一如既往的差,乔家在五环一个比较偏的别墅区里,车流走走停停又遇到下班高峰,乔茶和乔安久下午从学校出发,等晚上天黑的时候才到家。
  乔思睿等在门口,看到乔茶的车早就把大门打开,等乔安久从副驾驶里出来,伸手就把人往怀里摁,“宝宝,三哥好想你~”
  最近乔家人为了快速了结手上的事情,都忙得好几天没回来,乔思睿也是下午到的,休息了一会儿就守在门口抓弟弟。
  乔安久快被闷得呼吸不成,好在二姐乔茶停好车,看到小久被乔思睿锁在怀里挣扎,直接过去把乔思睿一脚踹倒,“小久快被你勒死了!”说完就带着小久远离乔思睿。
  被踹倒的乔思睿也不生气,爬起来就乐颠颠的跟上去,乔母和乔家大哥已经在客厅等着了,餐厅还有刚摆出来的菜,氤氲出来的热气看着特别有家的味道。
  只不过,乔安久发现,客厅里很多东西都被收起来或是被防尘布封起来,窗台上的花也都消失不见,楼梯下的储物间门没有关上,看过去也空了大半,这个样子,的确是要搬家离开了。
  从乔安久记事开始,全家就生活在这里,两层复合式的房屋加上附带的院子,擦过楼梯上的扶手,研究过地板的纹路,给院子的大树浇过水,还在屋顶修过小花园,每一个角落都是乔安久熟悉的,但现在看过去,却只有空荡荡的一片。
  家里主厨的是乔母和乔逸,饭菜一如既往的美味,但乔安久却吃得有些心不在焉,家里其他人明显也注意到小久的异常,等吃完饭,就坐在沙发上,准备和乔安久谈一谈。
  “小久,关于这次搬家,我们有些话想和你说。”乔母坐在沙发上,准备了一下措辞,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还是把主动权交给了乔安久,“要不然小久你来问问题,我们回答。”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乔安久再抬头的时候,丢出一个爆炸性的问题,“妈妈,你和哥哥姐姐是普通人类吗?”
  “不是。”乔母摇了摇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等等,小久你怎么知道的?”
  乔逸、乔茶和乔思睿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乔安久,不明白乔安久从哪里发现了他们的异常。
  “宝宝,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们不太一样的?”乔思睿虽然话最多,但嘴还是很牢的,他们不想让乔安久知道的事情也一直瞒的很好,所以,到底是哪里让乔安久觉得不对劲的?
  把因为激动凑过来的脸推开,顺手再拍两下,乔安久示意三哥不要这么激动,“小细节太不谨慎,举个例子,家里的古董店没有进货源,大哥的厨房餐刀更换频率为零,二姐煮的中药不耗费任何燃料,以及,三哥,再快的物流也不可能在市内这个交通状况下半天之内送到的,这些异常让我有了合理推测,而刚才那个问题,我就是随口问问,套套话,没想到是真的。”
  乔家人:“……”
  但乔安久觉得,这个回答不是重点,他只是觉得心里的推测得到了肯定,表情有些严肃,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其实,我们不是搬家而是逃亡对不对?是有实验室,还是有关部门发现了你们,准备逮捕或者消灭?你们很可能之前就和对方交过手,但现在,因为我在身边,拖累了你们,所以,全家要逃开,只是考虑到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以搬家出国为借口?”
  乔家人:“……”
  在这一个月里,乔安久有过很多猜测,现在说的,是他认为最有可能的一种,“我查过资料,十三年前新疆南部沙漠里发生过一次地震,因为无伤亡人员所以记录不明,但震源在罗布泊附近,这里人烟罕至地理环境极端,很适合作为实验用地,地震是假的,实验出现了意外才是真的,你们是不是来自那里?是人体试验还是基因研究?”
  乔家人:“……”
  “不是吗?”看着家人的表情,乔安久否定了自己这个推测,举出第二种,“中俄交界的地方我注意到一个县城,东宁,属于东北亚国际通道的交通枢纽之一,寒温带,海洋性气候,打过仗开过垦,十二年前这里也有异动,是不是这里?”
  乔家人:“……”
  “又猜错了吗?”乔安久皱皱眉头,“我查过我的骨龄,十四岁,根据三哥有一次提到我小时候事情的反应来看,你们应该是自由之后没多久捡到的我,而那个时候,我不超过两岁,根据这个时间推断出,国内最有可能的两个地方已经被你们否定。那你们来自国外,是哪一个边境国家?还是说,我有些资料查的不全。”
  从家里人相处这些年的经验来看,乔家人来自国外的可能不高,那应该是有关资料被清除了,哪怕乔安久摸进的一些资料库里也不存在记录,想到这里乔安久有些可惜,他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很多非电子版、保密级别较高的资料很难接触到,如果再给他几年的时间,他绝不会只有这些猜测。
  乔家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的宝宝,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些资料的,这些东西可不是百度谷歌能找出来的,不都是封存在相关档案局里面的吗?你一个初中生是怎么看到的?
  还有,这两种推测都是什么鬼?听起来好像还有几分道理是怎么回事?
  乔安久也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查到的这些资料有些鸡肋,双手交握真诚的看着家人,“既然你们选择了对我坦白,那我会努力配合你们,不拖后腿的,对了,这是我做的一些具体风险预估方案。”
  方案里面的内容很详细,从离开别墅区该躲开哪些监控,遇到巡警该怎么调整路线,出发后沿途的加油站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段有油罐车出现,哪些县城乡村容易藏匿以及路况如何等等,连怎么过安检和海关配套的身份证件该如何办理,都标着几个联系方式。
  虽然部分细节有些不妥,但这些东西出自一个初三学生,已经足够让乔家人惊讶了。
  “小、小久,这些不是学校里教的东西吧!”乔思睿没有接触过义务教育,但常识还是知道的恶,他们家小久,好像点亮了什么不得了的技能点。
  点点头,乔安久没有否认,谦虚了一下,“小学家里买电脑的时候书房里也新买了一些书,我看了那些东西之后就开始做一些小程序,后来也在网上和别人学了很多东西,没想到现在能帮点小忙。”
  乔家人也是在教育孩子这条路上不断摸索,乔安久小学的时候电脑还是个新鲜物,他们也不太懂这些,特意托朋友去国外定了一套最贵最好的,还买了不少相关的书,以为是类似使用说明书之类的。
  结果接货的人一看这是专项服务的长期订单,猜测用电脑的人是做相关开发的,就把东西准备齐全,后续这些年也随着电脑硬件的更换再寄过来新书,那边的人以为自己服务的对象是从事电脑开发的研究员,而乔家的人以为这是长期订单的售后服务,只有夹在中间的乔安久跌跌撞撞,学会了这些东西。
  等乔家人也习惯用电脑后,家里台式机的更新和维修早就由乔安久负责了,他们自然也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不过,现在不是讨论乔安久电脑技术的时候,“小久,我们不是逃亡。”乔逸觉得,他需要先把这个误会澄清。
  乔安久递过来一个理解又包容的小眼神,他懂的,家里其他四个人有着明显异于普通人类的生理表现,为了照顾他这个普通人类,不只在生活细节上隐瞒,到现在还考虑到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就像木桶里的水有多少,决定于最短的那块木板,乔安久对自己“短板”的身份有些惭愧,但同时又被家人的温暖所感动,“没关系,我不怕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