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论如何正确的搞死死对头(重生 修真)——有毒的咸鱼

时间:2017-10-12 17:53:44  作者:有毒的咸鱼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论如何正确的搞死死对头》作者:有毒的咸鱼

文案
谢归心被死对头一剑捅死。
再睁眼,却成了死对头他爹。
谢归心:“苍天,你这约莫是在耍我。”
死对头:吮手指
谢归心表示他不想养儿子并把儿子摔地上。
但……
“兄长,就算辰儿资质不好你也不能下如此狠手!”
“掌门,小师弟如此可爱,我定会护他一辈子。”
“穆兄,纵使他非你亲子,也终究是一条人命啊。”
谢归心:全山门都知道他被人戴了绿帽子。有点想哭怎么办?
为了以后称霸三界的幸福生活,谢归心光荣的开始他往死里坑儿子的幸福之旅。
但是……
儿子,你这是要坑爹?

暴躁中二受VS心机影帝攻
PS:1V1 主受 无血缘关系,慢热,后来受回到自己原本的身体。另:受和攻在父子期间不产生暧昧关系,纯属凶残互看不爽。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相爱相杀
主角:谢归心 ┃ 配角:昀辰 ┃ 其它:主受1V1

 

第1章 章一 重生
  谢归心幼年曾看过一个话本子,其中说,英雄末路,总该有美酒大醉,有美人殉情。
  谢归心轻叹,他果真不算个英雄。走到末路,面前既没有美酒,也没有美人。啊,美人倒是有一个,却是来杀他的。
  胸口被人一剑穿透,谢归心被钉在冰崖上,血淌了半身,骨头不知断了几何,疼的要命。看着面前冷冰冰的大美人,谢归心轻叹,“昀辰,你我同门一场,何必如此。打打杀杀,多不文雅。”
  昀辰原本的一身白衣已经被血浸透,胸腹处被划开一道极长的口子,正汩汩的冒着血。右手被谢归心削断了四根手指,此刻用左手捂住手掌,看着谢归心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师叔,你修为倒退,根本逃不了了。”昀辰半浮在空中,一步步往谢归心靠近,走到他面前,单手结了一个印,将谢归心的灵力全部截断。昀辰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是自己随我回去,还是我将你全身筋脉震碎后拖回去。”
  谢归心的脸在灵力被阻隔的一霎间变得苍白,听见昀辰的话,他却是无所谓的笑笑,“筋脉如果震断了,你可得抱我回去。”
  昀辰看着谢归心唇边溢出的血渍,伸手抹掉,血渍在谢归心脸上擦出一道赤红的血痕,“你心魔已生,别再执迷不悟了。”
  谢归心大笑,笑着咳出血来,“我本就是魔,何来执迷之言?我从不曾执着过,如果,我有什么执迷的东西……”看着面前的白衣美人,谢归心在心底暗叹,可惜,他不喜欢男人,尤其不喜欢这个名叫昀辰的男人。
  昀辰蹙眉,听着谢归心隐没的话语,冷冷道,“你说罢。”
  看着昀辰那张俊脸,谢归心在心中轻笑,浮生千百载,他还没活够,一点也不想死,但他更不想被带回师门,囚禁一辈子。
  “昀辰……”谢归心张口,唇畔的血迹一点点淌下来,他看着昀辰背后的风雪,天地一白,而昀辰冰冷的眉眼却像是同那风雪融合在了一起,漠然,像是什么都惊不起他丝毫波澜。“我若真有什么执迷不悟的事情,也就唯有……心悦你了。”
  “……”
  昀辰耳边像是炸了一声闷雷,震的他精神恍惚,看着谢归心满是柔情蜜意的眼神,唇张了张,却是说不出话来。
  就是现在!乘着昀辰怔住,谢归心生生将手掌从冰棱中扯出,血淋淋的手指拈决,被昀辰打飞的长剑直接往昀辰颈项削去。
  昀辰骤然回神,抬手拔出谢归心胸口的长剑,反手将削来的长剑挑飞。而后截住谢归心刺向他丹田的冰棱,看着谢归心沾了血污的脸,咬牙,“你果真诡计多端。”
  见偷袭失败,谢归心反手抓住昀辰的袖摆,一把将他拽到面前,张口咬住昀辰冷冰冰的唇瓣,看着对方瞪大的眼睛,谢归心眯眼,逃不掉了。舌尖刚感觉到血腥气,便在昀辰抬手震碎他筋脉前自爆元神。
  昆仑山被锐利的灵力击透,山体崩塌,其中万顷白雪被一瞬间堙灭,漆黑的岩石崩裂,而后滚滚落下。三日后方才停止震动。
  而此时,方圆百里,已经是寸草不生。
  昀辰从乱石堆里爬出来,浑身都是血,断了半条胳膊,脸色白的像鬼。余下的一只手中紧紧捏着谢归心残余的半根指骨,昀辰咬牙,“谢归心,你这个……混蛋!”
  ————————————
  谢归心睁眼,老旧的洞府,团蒲上都落了一层灰尘,像是很久没有清扫,显出一种老旧和穷酸感。动了动像是生锈的胳膊,他撑着桌案起身,兜头就是一张蛛网罩下来。
  “……什么鬼地方。”将脸上的丝网揉掉,谢归心看着自己身上落下的灰尘,伸手拍了拍,却吃了一嘴的灰尘。
  面前的桌案像是被虫蛀了,他不过伸手轻轻一按就断了一条腿。三条腿的桌子颤颤巍巍地站着,像个垂暮的老人。
  轻啧一声,谢归心揉了揉自己的脸,有柔软温热的触感,分外真实。咦?这是个活的。
  谢归心打量四周,从厚积的灰尘里刨出一面镜子来。镜子上布满划痕,他只能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镜子中的人应该很白,看着正握住镜面的手,白皙修长,带着养尊处优的细致。
  这一双不属于他的手,一如这一条不属于他的命。
  他犹记得昀辰那惊艳的一剑,以及长剑穿透胸口时的冰冷彻痛,还有自爆时对方震惊的表情。
  他应该死了的。
  元神被撕裂的痛楚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可现在怎么又活过来了?元神重创,他根本不可能夺舍。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谢归心闭眼,神识运转,体内灵气运转滞涩,经脉枯竭,丹田处的金丹光芒暗淡,是将死之兆。
  啧,看样子他运气也没有多好,虽然不知缘由的重生,却是占了一个油尽灯枯的身体。这人应该是修为在金丹期卡住,不得寸进,就这样耗费掉了命数,大限已经到了。就这模样,最多再活十年。
  弹掉肩上的浮尘,谢归心叹气,一睁眼就要为自己的小命奔波,好生悲哀啊。
  这里应该是原身的洞府,角落里散着几卷破烂的竹简,不远处一张积灰的石床,此外空旷无比,全部的东西加起来,估计也就面前这张缺了一条腿的桌子值钱一点了。看起来真是穷酸无比。
  “穷成这样,也不知是那个三流门派的修士。”谢归心看着自己的一身行当,白衣里浸了灰,怎么拍都弄不掉其上的灰尘,显得整个人灰扑扑的。而且,谢归心翻遍全身,只找到了一个储物戒指,其中一把飞剑,几瓶丹药,数件衣服。当真是穷的叮当响。
  谢归心觉得自己有点头疼。
  他背叛仙门,堕入魔道,杀了不少他看不顺眼的修士,引了修真界的人联合去追杀他,却不想最后栽进了昀辰手里。
  谢归心蹙眉。
  他自爆元神,已经陨落的消息应该是整个修真界都知道了。现在要是冒然跑出去,保不准就被人发现他是个换了芯子的。按照这个身体这糟糕的状况,遇到哪个仇家都是被捏死的命。
  能活着谁都不想死。
  谢归心翻遍了房间,也没能找到关于这具身体身份的消息。只看得出这具身体,资质中上,看这手中的茧子,剑术不如何。细皮嫩肉,没有伤痕,要么这是个窝囊的,要么就是个脾气极好的老好人。修为停滞,容貌却没有变化,应该是服用了驻颜丹,但看这家徒四壁的模样,驻颜丹多半是人送的。所以这人应该还有一个挺有钱的好友。
  这样的情况也挺好。虽然他要续命的难度加大了些,但至少他碰不到修为极高的修士,这样也减小了他被人看穿的可能性。
  谢归心在这洞府里转了三圈,眉头越皱越紧。最后还是决定出去。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他总不可能在这个鬼地方呆上一辈子。
  何况,谁晓得现在是何夕?他只要不露出马脚,总不会被人发现的。
  使了个净水术将身上的污垢都洗了,谢归心换了身衣物,便出了洞府。入目便是一片翠绿的竹林,几只白鹤掠过,空气中是区别于魔界晦暗浊气的仙灵气息。
  谢归心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平静下来了。
  竹林逛了一半,忽有一人飞奔而来,气势汹汹,隐带杀气。
  谢归心浑身一凛,难道是仇家?掌心瞬间蓄力,只待那人靠近他就一掌拍下。
  岂料对方大吼一声,一把扑到谢归心脚下,痛号,“掌门!夫人生了,是个公子!”
  谢归心一个不稳,差点摔地上,“……啥?!”
  ————————————
  一排破旧的木屋,周围皆种了紫竹。凉风阵阵,竹枝摩擦,发出飒飒声响。空气中含了丝丝血腥气,数十人一字排开,站在屋外,将房门堵着。
  谢归心看着怀中的皱巴巴的小孩,一脸冷漠。
  重生的第三个时辰,他有了个儿子。
  房间内,面色雪白的女人躺在床上,看着谢归心,虚弱道,“穆白,今生能遇到你,是我的福气。”
  抱儿子的谢归心:“……”
  顶着门口那一双双八卦的眼神,谢归心抱着便宜儿子缓缓坐在女子身边,握住她的手,“能与夫人相伴,亦是我的福气。”
  女子闻言,却是缓缓流出两行泪来,“穆白,下辈子……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负你。”
  谢归心眼皮骤然跳了一下,“夫人这是……”
  女子却骤然握住他的手,哽咽道,“穆白,你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为我弹的那首琴曲?”
  谢归心:“……”他可以说他不记得了吗?
  “我怕是不行了,你能不能再为我弹上一曲?”女人脸色雪白,眉心透着股死气,确实是命数将尽了。
  谢归心:“……”他根本就不会弹琴……
  顶着四周灼人的目光,谢归心唇角抽抽,猛掐大腿,热泪盈眶,做沉痛状,“夫人……”
  女子柔柔的笑了,从自己的储物镯子中取出一张瑶琴,递给谢归心,“当年你以这张徵羽琴做聘礼娶我,现在,该物归原主了。”
  徵羽琴出现的那一刻,谢归心一怔。暗红色的琴身,琴首一只火凤有如活物,隐隐有光华流转。谢归心伸手接过,手指在琴弦上轻勾,音若凤鸣。
  玄器。
  还是他认识的玄器。
  当年他在仙门的二师兄用的便是这张琴。不过琴名却叫凤鸣,并非是徵羽。凤鸣是他二师兄的本命法器,除非他死了,不然根本不会离身。现在出现在他怀里,还真是,莫名的诡异。
  难道已经过去万年,他师兄陨落了?
  不对……
  谢归心抚上琴身。如果他二师兄陨落,不管如何,这张琴都是会受到损伤的,可现在这手心里的琴,别说半点损伤,就是连灵气都没有丝毫驳杂,竟是比他二师兄怀中的还要好。
  女人却是轻轻一笑,“一百年前承华为你做了这把琴,三十年过去了,你总算又肯接过它了。”
  谢归心:“……”等等,他听到了什么?承华……那个炼器大师承华?!
  谢归心手抖了抖,承华不是已经死了三百年了吗?为什么会……
  谢归心悚然,难道他重生到了百年前?!
  手一抖,徵羽琴直接掉到地上,将青砖地面砸出裂纹。
  作者有话要说:  亲你的人骤然在面前变成碎尸是什么感觉?
  昀辰(抹掉脸上的血):别让我再见到他。
  谢归心:咦嘻嘻嘻,快点,叫爸爸!
  昀辰:“……”默默拔剑。
  我觉得,老谢要被我弄成一个凑不要脸的老流氓了TAT


第2章 章二 闹剧
  “穆白?”女人看着谢归心,目带探究。
  谢归心回神,惊出一身汗。看着众人疑惑的表情,谢归心猛的清醒,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夺舍都是会被抽魂弄死的。要是被发现他不是原装货,鬼晓得他们会怎么对付他。
  看着地面的琴,谢归心咬牙,猛的抬脚,将琴一脚踹开,徵羽琴直直撞到墙面,发出一声闷响。吓的众人一颤,门外有数人露出肉痛的表情。这徵羽琴可以买下不知多少个他们这样的小宗门了,掌门也真下得去脚。
  而谢归心眼中却骤然凝了一滴泪来,抓住女人冰凉的手指,谢归心脸上一行清泪缓缓落下,“夫人,若没了你,我要这琴又有何用?我弹那曲子又能怎样?听曲的人若是不在了,曲子对我而言也就没了意义。”
  谢归心俯身,手指触上女人苍白的唇,含泪而笑,“夫人,我等你好起来,届时你想听什么我都弹给你听。”
  女人亦是满脸泪水,手指软软的抚上谢归心的眼角,触上那颗滚烫的泪,低泣,“穆……”
  她张口,可体内的生气却还是缓缓消散,伸手轻轻摸了摸尚在襁褓中的小娃娃,女人落泪,“穆白,他叫昀辰,今后,便由他代替我陪你吧。”
  谢归心:“……”等等,你说他叫什么?
  但女人却是渐渐没了气息,最后看着满脸泪水的谢归心,只吐出一句,“若有来生……”便没了声息。
  谢归心颓然的伏在女人身上,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门外之人看着谢归心那像是失了魂魄的模样,皆是侧头而泣。他们的掌门,真的是太重情了。夫人已去,掌门连琴都摔了,今后怕是再难振作。
  再看看被谢归心放到床上的小公子,众人哀叹。
  却没人看到谢归心的表情,满满都是杀气。谢归心蹙眉,伸手抱起床上那个仍然在蹬腿的小不点,将襁褓拉开。
  他当年曾偷窥过昀辰洗澡,别的倒是记不清了,但有一点他记的特别清楚,昀辰后腰处有一块巴掌大的朱红胎记,状似红莲。
  刚出生的小孩皱巴巴的,像只没毛的猴子,还没有睁眼,呆在谢归心怀里,不哭不闹,看起来格外乖巧。
  襁褓被缓缓拉开,谢归心瞳孔紧缩。
  果然!
  重生的第五个时辰,他成了鳏夫,悲催的是,他要开始养儿子,更悲催的是,这儿子,特么的是他的死对头!
  谢归心:“……”他觉得自己可以把昀辰摔死了。这样以后他率领魔界入侵仙界的时候,还有谁能拦得住他?
  抬手抱住那个软软小小的团子,谢归心眯眼,只要把这个小不点弄死,三百四十三年后那一场战争他就不会被逼到要自爆元神。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