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剧情崩坏的世界(重生 末世)——舞云绯

时间:2017-10-04 17:33:35  作者:舞云绯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剧情崩坏的世界》作者:舞云绯

文案:
祁然死于新纪元67年,2213年爆发丧尸病毒,他觉醒了光系异能,附赠随身空间。一路拼杀,最终建立华国最大的幸存者基地,成为了人类异能者首领,他生的热烈,活的潇洒,死后才发现自己是一本书中的人物,而且是主角!重生后他想改变自剧情,却直接死了出来。无奈之下只得按照前世的轨迹走下去,却没想到世界竟然崩坏了!为什么自己的竹马好兄弟对自己有这种心思?为什么自己的异能对那只丧尸不起作用?说好的绝对领域呢?为什么会有触手系外星人?在这完全崩坏的世界,他只想说:说好的剧情呢!
PS:本文MP(你萌懂得)。

内容标签: 强强 异能 末世
主角:祁然 ┃ 配角:宁煊,顾昊,格兰斯 ┃ 其它:末世,穿书

 


第一卷 再临末世


第1章 楔子
  那是一本泛着金光的书,书封是红色的,上面四个暗金色的花体字散发出的光芒微微照亮这片黑暗的空间。
  祁然看着那本书,淡定的将手覆上,瞬间虚幻的身影便被吸了进去。
  他是这本X点小说《末日救赎》的主角,身带主角光环及各种金手指,凭着随身空间和光系异能在末世里一路拼搏,和兄弟建立起华国最大的白泽基地,成为人类在末世里的救赎。新纪元31年和丧尸首领谈判以后,两方签订和平条约,互不打扰,他功成身退。
  新纪元67年丧尸内乱,首领被杀,和平条约被新首领撕毁,两方大战,他和新首领同归于尽。
  死后的他来到了这片黑暗的空间,唯一的光亮就是一本书。
  看了原文后他哭笑不得,原来他只是一本书中的人物,还是主角。
  当他伸手触碰时,金光大绽,转瞬便被吸了进去。重生后他试图告知大家末世的到来,但每当他有泄露未来的倾向和改变剧情时,就会回到这片黑暗的空间。几次之后,他放弃了,开始按照书中的剧情兢兢业业的扮演着。他宁愿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末世,也不愿面对被留在这片黑暗空间的寂寞。
  何时才是尽头啊……祁然在被金光吸进去时想着。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包养求收藏~
  文案轻松欢快风,文是正剧风,狗血爽文?(大概)
  么么哒~


第2章 Chapter1.丧尸来袭
  2213年,3月11日,M国某地区出现食人事件
  3月23日,M国多地出现食人事件,其ZF宣称是新型吠病,得病患者被带入医院治疗。
  4月23日,Z国爆发流感病毒,多所学校停课。30日,流感的患者得到‘有效’治疗,ZF宣布已经研制出疫苗。
  5月9日,流感病毒发生异变,号称已经治愈的患者一夕之间变异为“丧尸”。
  末世,正式降临。
  B大校园--
  触目惊心的血迹,惊慌失措的人群,平时宁静安详的校园此时犹如人间地狱。
  在慌乱的人群中一身休闲装的少年步伐冷静的甚至悠闲。
  少年眉目清冷,身形瘦削,漆黑的双眸一片平静。
  他身体柔韧性极好,几次险险被疯狂的人群撞到都能及时避开。一路跑回宿舍,他拿出之前准备好的背包。
  “小然,怎么了?”睡在他上铺的高卓翘了早上的课在宿舍补觉,没注意到外面已经一片兵荒马乱,见祁然干脆利落的收拾东西,探出身问道。
  “你不是爱看丧尸文么?末世……降临了。”祁然将西瓜刀别在身后,微微一笑道。
  那笑容充满调侃,然而眼底却是与之不符的冷漠与悲悯。
  “什么!”高卓惊叫一声,心脏在那一瞬似乎跳到了嗓子眼:“真的假的?”
  他从床上跃下,跑到阳台往下探。
  四散逃跑的人群中,青白着脸的丧尸零零散散的游荡在楼下,身上是不知何处沾到的鲜血。
  “卧槽!你等等我!”高卓大喊一声,匆忙套上一身衣服,将钥匙手机收到背包里,还没忘放进一瓶水。
  祁然本来也没想抛弃他先走,戒备的守在宿舍门口,等着他收拾完毕。
  此时大部分人都在上课,宿舍楼楼道里时有惊恐的人匆匆跑过。
  “走吧。”高卓收拾的很快,依照他看文的经验,此时虽然惊慌但还是有条不紊的换上了一身方便逃跑的长袖长裤,书包里装的也是手电打火机瑞士军刀等物。
  可惜,宿舍没有备着食物。
  高卓卸下扫帚的把握在手中,好歹有个心理安慰。
  不知哪个宿舍的人变成了丧尸,咣咣咣的撞门人让人心惊胆战。两人快速冲出宿舍,有听到动静的丧尸向他们‘走’来,被祁然一脚踢开。
  高卓暗暗比了个大拇指,见队友如此厉害,心头大定。
  初期的丧尸行动缓慢又没有意识,在经历过末世的祁然眼里不堪一击。
  跑出宿舍楼后祁然一路向东门跑去。
  “咱们这是去哪儿啊?”高卓喊道。
  “Q大。”
  “啊?去那干嘛?”高卓跑的喝叱带喘,“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往人少的地方跑么?”
  祁然没有回答他,拿出手机拨电话。
  “小然!你在哪儿呢?”电话很快被接起,那一头的人焦急的问道。
  “我快到东门了,你过来吧。”祁然道。
  电话那头的人是他的竹马好友宁煊,两人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大学考到同一所城市,虽然不是一所学校,彼此的关系依旧是大学同学无法比拟的。
  “我马上过去,你小心点儿!”宁煊叮嘱一句后挂了电话,拿钥匙去开车。
  美丽的校园一片混乱,癫狂的丧尸追着附近的同学,尖利的指甲如刀般陷入他们柔软的肌肤。
  “啊!!!”左前方传来女生尖锐的喊叫,祁然脚步一顿。
  穿着淡蓝长裙的女生被一只突然冲来的丧尸吓到,惊慌之下将身旁的男生推了过去。
  女生得救后也不管男生如何,踩着高跟鞋跌跌撞撞的跑走。
  祁然眼神发冷,抽出西瓜刀,冲过去拉开男生,将面前的丧尸一刀刺穿头颅。
  抽刀时带出的红白液体溅到男生脸上,他面色一白捂住嘴蹲了下去。
  祁然在丧尸的衣服上擦掉刀上的污迹。
  高卓显然被祁然的残暴惊呆了,立在原地恶心的想吐。
  这刺鼻的腥气……看文跟亲身体验完全不是一个感觉啊!!!
  “起来。”祁然踢了踢还在干呕的男生,面露无奈。
  没有经历末世的邢奕面对丧尸会恐惧,看到鲜血会呕吐,现在的他,还不是祁然日后不可缺少的臂膀,基地二把手-- ‘风君子’邢奕。
  祁然想着,从背包里拿出纸巾递过去。
  “祁……少?”邢奕抬起头,眼神惊愕。
  他和祁然在同一个军区大院长大,只是彼此身份悬殊,少有交集。
  祁然点了点头。
  耽误的这一会儿已经有丧尸凑过来,祁然让邢奕跟上,绕开人群向Q大跑去。
  一路上邢奕感觉血腥之气随着呼吸吸进肺里,看着前方下意识将他和高卓护在身后的人,莫名的感到安定。
  末世爆发的第一天,虽然混乱却还没有失去秩序,人们争相逃窜,远处响起警车的翁鸣。
  可惜,JC面对迅速传播的病毒,也将束手无策。
  “小然!”宁煊开车等在东门,看见祁然连忙迎了过去:“有没有受伤?”
  “没有,你呢?”祁然坐进副驾,让邢奕和高卓上车。
  “我没事。”宁煊开着车,打开导航仪问道:“去哪儿?”
  “先出城。”祁然道。B市人口密集,拖得越久形势越严峻。
  “对了,我们还得去趟超市。”祁然补充道,“不能去人太多的,找个小商店停下。”
  宁煊点了点头,在一处开着门的小商店前停下。
  祁然打开车门,右手拿着西瓜刀下了车,将扑来的丧尸一刀斩首。
  宁煊紧跟其后,每一脚踢出都能听见丧尸的骨裂声。
  高卓目瞪口呆。
  --这都是什么人?
  宁煊和邢奕留在门口警戒,祁然和高卓走进商店。
  店主已经跑掉了,整个商店除了散落的商品就是血迹。
  商店有四排货架,祁然将面包火腿之类的收进背包,看见旁边的地图,顺手拿了几份。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腐烂之气,祁然让高卓小心,走向另一排货架。
  方便面罐头饼干巧克力,一股脑装进购物篮,高卓不禁感慨此时的酸爽。
  不要钱的感觉真好!
  专心拿东西的高卓没注意到货架后面冲出的丧尸,嘴边挂着碎肉的妇女张着大口嘶吼着向他扑来。
  高卓脑中一片空白,愣在原地。
  没想到那里悄无声息的藏着一只丧尸,祁然丢掉手里的地图,冲过去推开高卓,手中的西瓜刀划出一道狠厉的弧度。
  --血花四溅
  “小然!”宁煊冲过来踢开那只丧尸,拽住祁然的胳膊。
  祁然低下头,丧尸锋利的指甲抓破了他左臂的衣料。
  宁煊忍住心中的担忧,掩护几人撤回车上。
  高卓坐在后面眼中满是内疚,小声道,“对不起。”
  要不是他不够警戒,祁然也不会受伤。
  宁煊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专心开车。
  “没事。”祁然看着手臂上的伤痕,“也没流血,不一定会感染。”
  高卓翻着鼓鼓囊囊的背包,找出在宿舍装进去的医药箱,拿出酒精和棉签,“消消毒。”
  祁然转身接过,虽然知道没用,还是倒了一点在棉签上,擦拭伤痕。
  淡淡的刺痛,祁然知道病毒已经开始散开,很快,他熟悉的如身体一部分的异能就会回归。
  初期病毒感染需要3到8个小时,只要坚持住不被病毒麻痹大脑神经,就能产生初级抗体,甚至觉醒异能。
  “我们去这儿。”拿出刚才收集的地图,祁然指着其上一点,“这里是远郊区县,临近H省,人口稀疏,道路相对畅通。”
  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S省,H省是必经之路。
  B市平时交通就十分拥堵,此时路上的车辆横七竖八蜿蜒出几十米,行进十分困难。
  “怎么办?”宁煊握着方向盘,看着完全堵住的道路问。
  “弃车。”
  宁煊见祁然不似说笑,问道:“被丧尸围堵怎么办?”
  “前边那么多车,随便开一辆。”
  匆忙弃车的人大多不会记得拔下钥匙,正好方便了他们。
  沿着公路走也很危险,路过的车窗内贴着一张张青白狰狞的丧尸脸,连吼带叫的。
  军队出动的很快,这里已经有人在维持秩序,只是惊恐的人们大多听不进去命令,尖叫怒骂闹成一团。
  “啊!”衣着精致的女子下车时被车下的丧尸拉住了脚腕,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跟她同行的男人肥胖臃肿,见她被拖倒,吓得直接跑走,顾不得女子撕心裂肺的叫喊。
  这就是末世。
  虚情假意暴露无遗。
  当然也有相互搀扶行走的老伴,为了孩子牺牲自己的伟大母亲。
  人性,有善有恶。
  祁然看得多了,对于损人利己见死不救的行为,也能淡然以对。
  那女人被抓住只知大喊大叫,不仅无法逃脱,还会引来更多的丧尸。
  只有自身强大,才能在末世中生存下去。
  “小然?”见他失神,宁煊担心的叫了一声。
  祁然看着他英俊的面庞上毫不掩饰的关切,心底暖流滑过,笑道,“只是担心天黑前能不能到地方。”
  宁煊看了看前方的车队,估计了一下时间,“一会儿开快点,应该没问题。”
  正说着,忽然旁边有人道:“哎,小伙子,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转头看见一张陌生的中年面孔,西装革履的,大概是个上班族。
  祁然对着陌生人有些冷漠,“有事么?”
  景乾坤没想到这相貌精致的少年竟然这么不客气,有些尴尬的道:“我是门城二中的老师,看你们走的方向,想着可能顺路,就过来问问。”
  门城二中?祁然眼神一动,仔细看了他半晌,脸色稍显微柔和。
  他记得前世收养过一个孩子,父亲是门城二中的老师,仔细一看,真的有些像。
  “一起走吧。”祁然道。失去父母的孩子在末世中颠沛流离,这一世,希望她能幸福吧。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足,欢迎入坑~
  日更。


第3章 Chapter2.异能觉醒
  交警忙着疏通道路,持枪的军人在路边防止暴动。与刚才的混乱先比现在的情况有所好转,然而祁然知道,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专家指出这种新型吠病藉由血液传播,各位居民注意不要被抓伤咬伤……”
  “目前还未研究出有效治疗方案……”
  广播中的女声带着压制的镇定,丧尸爆发的太过突然,受伤的人群已经上升到一个恐怖的数字。
  她预感不到一夜,世界就将天翻地覆。
  手臂的伤口一阵灼烧的疼痛,祁然双腿发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小然。”宁煊连忙扶住他,感觉一股热气透过衣衫布料传到自己身上。“怎么这么烫?”
  他将手覆上祁然的额头,被那热度吓了一跳。
  “找……个安全的地方。”祁然控制不住的急速喘息,勉强集中意识,抵抗身体的疼痛。
  纵使经历过多少次,他还是无法忍受这如火烧身般的痛楚。基因链的打断与重组,细胞的迅速分裂,痛苦之后,才能获得新生。
  宁煊心急如焚的环视四周,看见不远处的一块高地,抱起祁然,对其余几人道,“我们过去。”
  末世初期的丧尸身体僵硬,动作笨拙,高处相对比较安全。
  邢奕三人守在周边警戒,宁煊半跪在地让祁然靠在自己身上。
  体温的迅速升高弄的祁然满身是汗,他竭力忍耐着,从身体到精神的剧痛让他忍不住蜷缩起身子,外套很快被汗水打湿。
  “小然……”看着他痛苦不堪,宁煊只能紧紧抱着他,心疼的同时又十分无力。
  身体的温度达到一个峰值,祁然感觉精神力开始躁动,他连忙推开宁煊,抓住胸口的衣服倒在地上。
  “啊!!!”
  伴随着一声痛吼,强大的精神波爆炸开来。
  异能觉醒时的精神波杀伤力极大,幸而祁然迅速将其收敛,宁煊几人只是感到脑袋一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