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午睡醒来我变成了五个——江南魂姑娘

时间:2017-09-23 16:04:47  作者:江南魂姑娘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午睡醒来我变成了五个
作者:江南魂姑娘
 
文案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怀了魔君的包子,仙君秦染衣大受刺激之下神魂分裂,多了四个分-身。
那么问题来了,想把孩子生出来必须魂魄齐全。
虽然生孩子很痛苦,但怀孩子也很痛苦,长痛不如短痛,秦染衣决定把分魂们劝回来。

但是——分魂他们并!不!想!回!来!
【分魂一|温润腹黑练丹狂】
医仙:我在炼丹,有事稍后再议。
【分魂二|清冷出尘修炼狂】
剑仙:得证大道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分魂三|慵懒风流嗜酒狂】
酒仙:我现在天天喝酒撩美人,傻了才回去。
【分魂四|软萌可爱傻白甜】
妖仙:我愿意回去啊!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魔君:我媳妇变成了五个,但是我并不喜欢其他四个怎么破_(:з」∠)_
分魂:谢谢我们也不喜欢你,如果你胆敢欺负染衣,我们手撕了你!
秦染衣:......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染衣,贺墨莲 ┃ 配角:剑仙天湮,医仙流绻,酒仙肖榣,妖仙荼芽 ┃ 其它:主受,生子,1v1,he
==================

☆、第一章

  秦染衣蹙着眉头半倚在宝座中,修长漂亮的手轻轻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事实上腹部根本不是平坦的,这不过是仙术弄出来的障眼法罢了。秦染衣早就大腹便便了,若放在凡人身上,应当是随时都有可能分娩的。
  
  可秦染衣不是。
  
  他此刻神魂不全,根本无法分娩。
  
  若是强行分娩,胎儿便生不成完整的魂魄。如果神魂太弱直接消散也就罢了,只怕侥幸活下来的却是个痴傻儿,那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是他的血脉至亲,他自然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虽然孩子的到来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这毕竟是他和心慕之人的骨血,秦染衣还是决定要将他好好生下来,认真抚养长大。
  
  此刻,他面前悬着四面水镜,里头显出了四个人的影像。
  
  左上角的水镜里,一名白衣剑修正在打坐悟道,忽然心随意动,唤出灵剑舞起了剑招。招招行云流水,裹挟着无边肃杀,一剑惊天。
  
  右上角是一名玄衣医修,正站在药海中细心挑拣药草。微风吹过,墨色长发微微浮动,半掩住了他俊美的面容。
  
  左下角则是一名蓝衫散修,端着风流倜傥的架子调戏一名女仙。被女仙含羞带嗔地甩下之后,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拎起酒壶灌了一口,肆意洒脱,狂放不羁。
  
  剩下一面水镜里,是一只妖修,已修成了半人型,只剩兽型的耳朵露在外面。从此处看,他应当是只狐妖,身上还穿着漂亮轻薄的红衫。
  
  这四个人,都是他的分魂。
  
  “仙君。”仙侍进入殿中,轻轻出声唤醒了发呆的秦染衣。
  
  秦染衣回神,抬手揉了揉眉心:“何事?”
  
  “魔君来了......”仙侍犹豫地开口,“这回似乎铁了心不肯走了......”
  
  魔君一年比一年难打发了,许是许久没见到仙君了,实在放心不下。
  
  自从两百年前仙君离开仙宫回来之后,仙宫便闭门谢客。秦染衣昏睡了三个月,醒来后震惊地发现自己怀孕了。若非他是仙君之体,这三个月不吃不喝,孩子怕是早就流掉了。可事实是,孩子坚-挺地活下来了,而且活得还挺好的。
  
  秦染衣一时之间大受刺激,神魂不稳,溢散分裂,便有了后来的四个分魂。
  
  失去了四部分魂魄,秦染衣虚弱不已,匆匆吃下几颗镇魂护体的仙果便沉睡过去。对外宣称是闭关去了,此前还特意嘱咐仙侍们不准放魔君进来。
  
  仙侍不明所以,明明魔君同仙君关系不错,怎么忽然闹别扭?不过他们也不敢妄自揣测,只好乖乖按照仙君的吩咐行事。
  
  秦染衣这一睡,就是两百年。
  
  天知道秦染衣醒来之后看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心里是什么想法。尤其是当他掐指一算知道自己睡了多少年、又为何这么多年一直没分娩之后,他内心又是多么的崩溃。
  
  想到此刻在外头的那个男人,秦染衣便头疼不已。
  
  听仙侍说魔君两百年来拜访过数万次次,几乎每个月都要来一趟,看看仙君出关了没有。在今日之前都没有硬闯,可这回听说秦染衣已然出关了,可还是不愿意见他,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他现在只是不愿意走,焉知过一会儿是不是直接就闯进来了。
  
  思及此处,秦染衣心里有些慌乱。他挥退了仙侍,下意识看向四面水镜,脑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想法。
  
  下一瞬,他从宫殿中消失,出现在了下界。
  
  四个分魂两百年前来到下界,由于是仙君分魂,比一般人的完整魂魄还要强大,因此能够直接转世为人。下界乃是一方修真-世界,如今四人早在其中混得风生水起,估计压根不知道他这个主魂的存在。要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回归本体,恐怕没那么简单。
  
  思索再三,秦染衣决定挑一个离得最近的去试试水。说不定他运气好,这些分魂是知道他们自己身世的呢?
  
  四人中距离秦染衣最近的便是在天行峰独自修炼的剑修天湮,由此而去不过百里,于仙君来说瞬息可至。然而仙君之力在下届受到压制,秦染衣只能动用大乘后期的实力,否则超出此界承受范围,怕是会造成位面崩塌。
  
  赶到百里外的天行峰,不过用了一刻钟。
  
  天行峰高百丈,云雾缭绕,位于天下第一宗门的后山,周围没有任何一座山峰有它一半高。从没有不长眼的人敢来打扰天湮,只因宗门客卿长老天湮是如今修真界的第一人。
  
  下界仙灵绝迹,已经近千年没人能够成功飞升上界了。天湮作为此界实力最高的渡劫后期修士,只不过区区两百岁,修真界众人都将升仙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若他成功了,那么其他人定然也有成功的可能。如果连他都无法成功,只怕是天道法则出了问题。
  
  长生大道就别想了,大家回家洗洗睡吧。
  
  秦染衣站在山脚下,伸手轻触在面前无形壁障上。
  
  障壁如同水面一样泛起波澜,只见秦染衣微微一用力,纤长的手指便没入了结界之中。手指看上去仿佛被一层玻璃隔断了一样,颇为有趣。
  
  不知是否一孕傻三年,秦染衣忽然泛起了孩子气,觉得这结界有意思,便站在原地玩了起来。
  
  他将手掌向里推,然后隔着结界好奇地转动着手腕,时而翻转手背,甚至伸手去抓结界的障壁。然而就如同抓住了一团粘稠的液体一样,微微一用力,又从手中挤了出去。
  
  天湮感受到结界的触动,匆匆从山顶赶下来,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紫色华服的俊美男子一手轻轻护住小腹,一手在障壁上耍玩,眼中兴味盎然,瞧着颇有一番意趣。明明是个成年人,眼神却剔透纯粹,然而在发现天湮之后,瞬间收敛了眼底的情绪,变回了平静淡然。
  
  天湮没见过他,却知道他是谁,心底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自己,就是这个人。
  
  “仙君?”天湮试探着问道。
  
  “你记得我。”秦染衣有些高兴,戒备的神色退去,又露出一丝原先的纯粹。
  
  天湮只觉得心一软,但他素来是个克制的人,因此并没有露出任何端倪。他随手撤了结界,放秦染衣进来。
  
  虽然不撤对方也能轻易进入,有多此一举的嫌疑。
  
  秦染衣顿了顿,慢慢走入天行峰的地界,接着,便见天湮又挥手重新设下结界。
  
  唔......不嫌麻烦么?
  
  “你......”天湮皱眉看着他护着肚子的手,似乎想起了什么,“怀孕了?”
  
  秦染衣有些微羞窘,他曾经因为贪嘴吃了一颗不知名的仙果,后来才知道那是可以使男人孕子的灵药。这事儿过去太久,他早忘了,因此那日心上人引诱他时他也未曾想到要做些防护措施,便半推半就地从了。哪里想到一发即中,把自己逼入了尴尬境地。
  
  “这里很安全。”天湮放轻了声音安抚道,“魔君找不过来的。”
  
  秦染衣点点头,心下稍定。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贺墨莲,也不知道对方知晓他怀孕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他暗恋贺墨莲千年,却从不知这人斯文淡漠的面具下是个什么性子,只一意孤行地将其美化成自己最喜欢的模样。结果那一回的亲密接触,让他彻底见识到了心上人撕掉面具之后的本性。
  
  清醒后,他就慌乱地逃回了仙宫,到如今还不敢面对那人。至于贺墨莲到底是否喜欢他,其实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所谓当局者迷,秦染衣自己看不出来,天湮却不会怀疑贺墨莲对秦染衣的用心。只不过,他非常讨厌贺墨莲,所以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的。
  
  天湮引着秦染衣上山,为他安排了住处,却没有提回归本体的话。秦染衣试图主动提及,却总被他岔开话题。
  
  天湮不是多话的人,他一向沉默少言。秦染衣见他如此,便不再提,只是心中难免有些失落。看来一切如他预料的一般,想让分魂心甘情愿回来,没那么容易。
  
  见他神情落寞,天湮抿了抿唇,假作不知他心中所想,只当是担心魔君会追来,便又强调了一遍自己已经布了阵,绝不会让魔君搜寻到他的气息。
  
  秦染衣不甚在意地听着,他怀着身孕还动用仙法强行下界,早就累了,此刻不过是强撑着。
  
  天湮见状不再多话,催促他快去休息,然而结界忽然又被第二个人触动了。
  
  事实证明,没事不要立flag,尤其不要反复立同一个flag。
  
  天湮面色一沉,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
  
  秦染衣还不知道这些,他打了个哈欠,正准备进屋,忽然落入一个微凉的怀抱。对方身上熟悉的气息让他下意识放松下来,却又在下一瞬绷得紧紧的。
  
  贺墨莲?!
  
  “衣衣,找到你了。”贺墨莲收紧手臂,却又怕弄疼他,没敢收得太紧。
  
  秦染衣不敢回头,连放在小腹上的手都悄悄放下了,生怕他发现自己的异状。
  
  没得到回应,贺墨莲也不介意。他不悦地看向天湮,觉得十分碍眼。
  
  这人身上有他熟悉的气息,但不知被什么掩盖住了,让他分辨不出那股气息到底是谁的。不过不管是谁,他都喜欢不起来。
  
  竟敢接近他的衣衣,甚是惹人厌烦。
  
  天湮却不怕他,冷淡地回视,并缓缓拔剑指向贺墨莲:“放手。”                       
作者有话要说:  全世界都要宠受√
我家受必须时刻美美美√
分魂都自恋所以分魂最爱主魂√
必要时候可以选择自攻自受放弃蠢攻√
以上就是本文原则,作者爱受,这一点不容质疑。
不管!主要角色都要特别美!因为我颜控!

☆、第二章

  贺墨莲挑了挑眉,不仅没放手,反而搂得更紧了。
  
  “你是何人?”他语气冷凝。
  
  秦染衣心里一个咯噔,这下解释不清了。
  
  他总不能告诉贺墨莲,这是他的分魂吧?若是说了,贺墨莲肯定会追问他为何会有分魂,然后怀孕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贺墨莲怀孕之事,也没根本有做好准备去面对知道真相后的贺墨莲。他心里没底,不能保证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
  
  天湮看了秦染衣一眼,似乎明白他的顾虑,给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然后对贺墨莲冷声道:“与我一战,赢了便让他跟你走。”
  
  贺墨莲微微眯眼盯着他,心里很腻烦。
  
  他的人能不能带走,还要经过这家伙的同意?真是笑话!更何况这人竟敢对着他的衣衣眉来眼去,是可忍孰不可忍!
  
  “墨莲。”秦染衣一见要遭,连忙伸手扯住贺墨莲的衣袖。
  
  分魂若是魂魄受创,他这个本体也会受到影响。如今肚子里还有一只包子,若是神魂出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他想拦,却不见得拦得住。
  
  “待我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再来同你好好聊聊。”贺墨莲温柔地哄了一句,提剑而上。
  
  天湮也不废话,直接迎了上去。
  
  贺墨莲挥出一道柔劲将秦染衣推进屋内,便和天湮在缠斗起来。
  
  二人都是用剑的高手,不过贺墨莲一时间还未能适应压制后的实力,被擅长越阶战斗的天湮暂且压了一筹。他有些不高兴,却并不着急。
  
  不过是个凡人,还未升仙,总能杀得死的。
  
  天湮知道神魂之事事关重大,不敢随意放出魂力对抗。况且他的神魂再强也强不过魔君,不必多此一举。因此,他专注剑招剑势,以雷霆万钧之势压制着贺墨莲,不给他翻身的机会。
  
  倏忽长剑相击,剑光四散,将周遭的树木山石尽数割裂。四周除了秦染衣所在的小屋完好无损之外,其他东西无一幸免。
  
  然而这看似旗鼓相当的局面却坚持不了多久,贺墨莲本是剑术天才,自然很快找到机会反制住了天湮。天湮频出险象,看得秦染衣焦急万分。
  
  可他除了干看着之外,毫无办法。自怀孕后,他体内的仙元越来越少,尽数被胎儿吸收掉了,如今的他可不是贺墨莲的对手。
  
  但一想到天湮出事的后果,秦染衣咬了咬牙,还是决定拼一把。他将魂力通过两人之间微妙的联系传递过去,助他一臂之力。
  
  仙元要留给孩子,他能给的也只剩魂力了。
  
  得到了秦染衣的魂力支持,天湮精神一振,剑光越加凌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