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异世濒危兽种——明冉

时间:2017-09-19 16:16:31  作者:明冉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异世濒危兽种
  作者:明冉

  文案
  此文——珍稀物种寻找配偶指南
  主角受——我见众人皆畜生,料众人见我应如是。
  主角攻——在座各位请……系好安全带,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作者文艺版解说:】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交配季节,最美丽的雌性(谁TM是雌性!!!)和高台是春天最好的搭配。
  饥渴的【噗——口误】俊美的兽人对他载歌载舞(一群变态!!!),企图让他心动
  健美的身躯是啪啪【呸呸!】是爱情(老子直的!!!)的前奏,春天和荷尔蒙的结合是最温柔的搭配,酝酿出独一无二的求爱之旅。
  就让我们走进这片大陆,领略…独属于它的风土人情吧!(我要回家!!!)【微笑,请无视熊孩子】

  #论语言不通的危害性#
  #我靠颜值征服世界?#(大雾)
  #怎么办,这个人好萌!!!#
  #如果闷骚有爱情……#
  #濒危物种的拯救方法#
  #我在兽人世界那看不见的战场?#(依旧大雾)

  内容标签: 强强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恒、卡尔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无人之境
  八月底的时候,林恒背着登山包和几个同事一起爬山。收拾完东西,有一个女同事说要去山林逛逛,最后一堆人要去,只好留下两个人看包,然后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山林进发。
  走了一会儿,后面的两个女同事竟然吵起来了,貌似吵架的缘由还是林恒。
  林恒头一大,急忙去拉架,其他几个人也急忙劝架,这块是个陡坡,林恒怕她俩吵起来伤着,拦着脾气冲点的姑娘劝道:“有什么事好好说,这里地势不好,别伤着。”
  结果姑娘一个推搡,因为林恒的身体比较稳一些,她反而要滚下山坡,林恒急忙拉住她,把她拉稳了,自己却因为往后退了几步,脚下却一个打滑,直接滚下了陡坡。林恒只来得及护住头,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林恒再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片空旷的草原上。头上没受大伤,身上却有不少青青紫紫,他饿的肚子疼,却感觉很莫名其妙,他丛山坡滚下来,怎么会躺在平原上。
  他摸了摸身上,只有打火机、烟和手机,手机的屏幕碎得不太厉害。他开机想打电话,电量不多了,却发现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信号。
  这是什么鬼地方,林恒吐出一口浊气,想要找找周围有没有他的同事。
  空无一人的草原……
  林恒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多长时间了,他很饿,站起来也没力气,头疼而且昏沉,貌似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
  林恒掏掏自己的口袋,想找点吃的,他的装备都在登山包里,他一般随身带的只有火机、烟和手机。他在裤兜里掏了掏,幸运地发现口袋里还有上山的时候同事塞给他的几块巧克力。
  林恒闭起眼睛,如果同事也在他的身边,不会只留下他一个人,这说明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可能只有他一个人,但是他怎么到的这里却还是未知。
  林恒抹了把脸,然后苦笑,该不会滚出外太空了吧,这可真是太操蛋了。
  林恒吃了块巧克力,抽出一支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又坐了地上
  林恒在公司的形象几乎完美,该稳重的时候绝不掉链子,平时也不失幽默风趣,工作努力,智商也一直很在线,热情而充满积极性,充满风度却不显轻浮,很多人猜想他是一个家教良好的富二代。
  而事实上,林恒不过是靠着打工兼职还有奖学金才完成自己学业的普通人,压力大到会失眠,喜怒哀乐不喜欢动于声色,高中的时候因为母亲骤病,本来就清贫的家里几乎要倾家荡产。父亲在某天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林恒身上,他就染上了点烟瘾,因为太愁了,谁也不能说,谁也帮不了他,母亲的病是个无底洞,最后也就那么去了。
  后来考上了大学,他就压了压自己的烟瘾,他从不在人前抽,并且会注意消除自己身上的烟味,只有在需要压力大和思考冷静的时候才抽一支。这次登山还是因为很长时间没抽了,想要找个隐蔽地方放松一下,才随身装在兜里的。
  林恒在这个鬼地方拖着病躯走走停停,挣扎了两天半,还是没撑过去,彻底失去了意识。
  ——————分割线——————
  林恒感受到干涸的喉咙有清凉的液体流过,他下意识探了探头,渴望得到更多,被缓解的干渴让他觉得舒服了很多,却因为吞咽太急,不下心呛到了。他睁开眼痛苦地咳了几下,难受地呼吸了几下,然后拍拍自己的胸口,缓了一会儿。
  林恒抬头,有些眩晕的视线渐渐聚焦,面前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黄皮肤,棕色的头发和眼睛,对着他很善意地微笑。
  林恒注意到他的穿着,那是一块兽皮,直接披在了身上,然后在腰间用东西随便扎了一下,半边肩膀和大半大腿都露在外面,很冷也很粗犷原始的装扮。
  什么情况,林恒拍拍自己的脑袋,想缓解一下自己的头疼。
  “这是哪儿?”林恒的嗓音沙哑。
  男孩清秀的脸上出现一抹迷茫,然后又笑起来:“¥%¥¥##$¥&……”(这位雌性你好!我们族人出去打猎,看你昏迷在草原上,就把你带回来了。)
  林恒:“……”
  “what is this place?”林恒又问了一遍。
  男孩子依旧一脸迷茫,然后猜测林恒说的话,笑着比划了几下:“#¥&#…”(你的身体受伤了,需要休养。)
  林恒揉揉额角,嘟囔:“这是在拍戏吗?”
  林恒打量了一下周围,是个帐篷,有个地方开了个类似窗口的地方,有光透进来。也没什么摄像机,更没有导演。
  该不会摔出中国了吧?那也应该听得懂英语啊,不过摔出中国这么玄幻的事情应该不可能发生吧。
  会不会是恶作剧?可是他还受着伤,谁会玩这么要人命的恶作剧。
  脑子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林恒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快步走到窗前,往窗外看去。
  林恒看外面目之所及之处都是帐篷和原始装扮的人,路上还来来往往着许多让人胆战心惊的凶猛野兽,他震惊了好一会儿,远处是什么光景也看不到,只好收回了视线,回头看着那个年轻男孩,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在拍原始生活?”林恒皱眉看着那个男孩。
  这里可能是国家的自然保护区,虽然林恒不知道这些动物是否应该生活在同一个自然保护区,包括这群人怎么可能被允许进来拍戏。但是外面来来往往,显得很悠闲的动物绝对不是幻觉。
  那个是老虎吧,那个是野猪,甚至还有蟒蛇,这群人不要命了吗,要不要这么和谐地和动物待在一起?
  林恒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又往外看了一眼,然后眼睁睁看着一头狮子蹭了蹭一头猪,貌似在打招呼?
  而且这些动物长得貌似有点不对劲,可是林恒的心里已经无法冷静地思考了,他需要平静一下。
  男孩一脸茫然的表情,顺便无辜地挠了挠脑袋:“%#¥%!@¥%…………”(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不讲大陆通用语。)
  这里有人,总该有信号了吧!林恒严重怀疑这是亚马逊丛林里面的原始人移民到了中国的自然保护区,鬼知道亚马逊到底还有没有与世界脱轨的原始人,关键是手机还是tmd没信号!
  林恒握紧了手机,坑死爸爸的中国移动!
  男孩看林恒的表情很严肃,没敢比划什么,却很疑惑地看着林恒的手机,发现上面有五彩斑斓的画面。
  林恒深吸一口气,微笑:“乖,宝贝,别玩了,说人话,告诉我这里是哪里。”
  林恒漂泊了近三天,脸上又是血又是尘土的,这个男孩还没来得及给他清理,此时笑起来,看着竟然有些可怕,男孩愣了一下,微微后退一步:“%%¥#@#%……”(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林恒的头更疼起来,靠意志力支撑自己的力量也被抽离了,就要软倒在地。
  男孩一把扶住他,把他移到放在地上的兽皮上,兽皮下面是很厚的一层干草,躺起来倒是还很舒服。
  林恒紧锁着眉头,男孩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端着一个木盘过来,上面有木碗和一块貌似是肉的东西。
  男孩把东西摆到林恒的面前,笑笑:“&¥%#%%”(你该饿了,吃吧)
  林恒眉头皱的更紧了,看着那个颜色浑浊的液体和一块烤肉,这个不明液体的颜色就跟尿一样,那块烤肉,还渗着血丝,寄生虫什么的会不会还没有杀死?
  林恒端起碗,嗅了嗅味道,一种让人崩溃的刺鼻味道扑鼻而来……
  林恒放下碗,转过头,干呕了几下,男孩着急起来,大喊起来。
  不一会儿,帐篷外又冲进来一个男孩,长相是少见的漂亮,皮肤稍白一点,身量高挑修长:¥¥%#@#¥%(找祭祀!)
  清秀的男孩冲了出去,然后,大约十分钟,林恒的面前聚集了四个人,装扮依旧很原始很粗犷,口里说着林恒根本无法意会的语言。
  林恒崩溃地捂住头,天啊,脑子里的猜想不会是真的吧,上天,这一定是一场梦,快让他醒过来吧!


第2章 出去走走
  两天后——
  就算林恒不玩手机,开启超级省电模式,只是偶尔试图拨打电话,手机还是自动关机了。林恒没有迈出过这个屋子一步,直到现在林恒心里面的侥幸已经彻底破灭了。
  这是一个从未在z国历史上出现的一个时代,或许他压根就不在z国上了,更或者他压根不在地球上。
  这里的人和动物生活在一起,相处十分和谐,生活比较原始,语言不明,种族不明,风俗不明,怎样在这里生活下去也不明……
  林恒无法想象自己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现代社会,离开了手机电脑,到了一个没有信号,更没有wifi的不明地方,没有抽水马桶,更没有汽车,一切都操蛋又糟糕到让林恒想对天竖中指。好吧,实际上他已经威胁过老天爷几百次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来到这个世界,第一面见到的就是清秀男孩,经过这两天的接触,林恒发现他们都有名字,这个男孩的名字发音比较像汉语的辛甜,不过发音要轻,甜字要卷着舌头发音。
  林恒因为这样糟糕的处境,完全提不起任何的心思和动力来和人打交道,经常带笑的脸都显得十分木然,长时间思考着为什么他会到这里,该怎么回去,他这几天吃的都是辛甜送来的果子,本来就不胖的脸,显得更加清瘦起来。
  那天林恒干呕了几下,他俩好像就领来了两个大人物,林恒可以感觉到他们好像很重视自己,他们也察觉到彼此之间语言不通。一直让林恒休养,一个头上戴着羽毛装饰,身上戴着骨饰的老头还抬起他的胳膊,貌似在检查他,甚至他还被强迫性地喝下了一碗黑乎乎的水。
  然后四个人叽叽哇哇地说了一会儿,又只留下了辛甜,偶尔那个漂亮又显得傲气的男孩也会过来,看着林恒的目光却莫名其妙地有些遮掩不住的敌意,他的名字叫做辛木。
  原始人也洗漱,用的是野兽的硬毛扎起来的刷子,将某种植物的叶子咬碎,然后刷牙。
  林恒洗干净自己的脸和刷完自己的牙,辛甜在他的耳边很激动地叽叽哇哇说了很多,然后近乎痴迷地盯着他的脸,盯了很长时间。
  林恒知道自己有难得一见的好皮相,这是老天爷的眷顾,人是视觉性动物,这种生来就带着的东西,一直都被投注很多的注意力。他注意自己的形象,但是他更喜欢一个人赞赏他的性格和能力。
  更何况,他从小被夸到大,都习惯了,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这个男孩不要太大惊小怪。
  这里的天气不冷,林恒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只穿着一件灰色的衬衣,下面是黑色的运动裤和一双蓝色的运动鞋,他们登山的地方很普通,所以并没有穿什么登山服。他躺在兽皮毯子上,心想既然暂时没有回去的办法,只好先适应这里。
  他怀疑了这么长时间,这个地方究竟这是一个梦还是一个恶作剧,但是残酷的现实并没有因为他的怀疑而有任何的改变,他只能选择接受。
  辛木走了进来,他的头发也是棕色的,眼眸也是,头发及肩,看出来有被好好梳理过。
  辛木一进来,就看见那个新来的雌性躺在兽皮毯上,黑发有些凌乱,眼睛微微阖着,似乎是在休憩。
  他穿着奇怪的衣服,虽然穿起来很好看。头发很短,只到耳际,却皮肤白皙,身体修长,面孔是他从未见过的漂亮。
  辛木是这个部落里最漂亮和受欢迎的雌性,他也一直坚信自己是最美的,因为每次集市的时候,他的美貌永远都会得到赞扬和欣赏。他的身材,他的脸,他的肌肤都是这个部落里所有雌性最为艳羡的。可是这个新来的,莫名其妙的雌性,拥有比他更好的一切。
  辛木想了想,觉得这个雌性还是不会撼动他的地位,因为他还拥有最好的terou(音译)
  terou没有具体的文字来表达,他们大陆统一用一个相同的符号来表示,这个符号就在雌性手掌心,那是兽神赋予雌性的能力。
  林恒睁开眼睛,看见是辛木,就开口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虽然感觉到了他的敌意,但是林恒并不太在意,或许这只是因为他一个陌生人却得到了太好的待遇,这个孩子心里不爽而已。
  林恒坐起来,揉揉额角,打算重振精神,他要找到回去的办法,这么怨天尤人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辛木看着那个漂亮的雌性露出这么多天来,第一个十分亲切而灿烂的笑容,他的眼睛微微弯起,笑的时候,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黑色眸子闪烁着细碎的光亮,迷人得不像话。
  林恒站起来,指指外面:“辛木……”
  辛木回神,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想到外面走走?”
  林恒点点头,虽然听不懂辛木的话,但他的表达很明确,应该不会被误会。
  他想看看这个动物园,究竟怎么做到人和动物相处得如此和谐,他那次还看见一个青年在亲一条蛇的嘴,有的青年还亲过野猪的……
  辛甜也走了进来,辛木和他说了几句,他开心地笑起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林恒,林恒接过,一看是块兽皮还有一条草绳跟兽皮鞋。林恒犹豫了一下,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人,既然要融入这里,就不要太特里独行比较好。
  林恒看他俩没有回避的意思,也就没在乎,都是男人。
  对面漂亮的雌性扬起修长的脖颈,将灰色的衣服从身上脱下来,露出窄腰,薄薄的肌肉覆盖在流畅的腰身上,皮肤比其他地方还要更为白一些,颜色漂亮得让人想要上手摸,胸前的两点是淡粉色的,皮肤细腻而白皙,没有任何粗糙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