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得天独宠[快穿]——痴嗔本真

时间:2017-08-26 16:20:59  作者:痴嗔本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得天独宠[快穿]
  作者:痴嗔本真

文案:
心狠手辣帝王攻x别扭冷淡睚眦必报受 (两个双标狗的心狠手辣锱铢必较都是一致对外的,对内……各位请举起火把谢谢!)帝王人设也许不尽人意,大家请多担待QAQ 我_(:зゝ∠)_ 以后会注意的!

大概就是一路帅帅帅、一路虐渣虐小白花、一路狗粮与狗血齐飞的穿越故事?
本文又名#王爷历险记#
本文还名#跨越千年来爱你#【x】

谢臻尴尬地发现这些世界都在颠覆他的认知,矜持又自负的王爷面无表情地在内心疯狂吐槽
——娱乐圈生存守则
——末世消灭小白花
——星际美食走天下,废柴原身找场子
——修真金手指,狗血与糖齐飞
<不烧脑,一切桥段皆为爽为苏而服务。

人设提要+须知:
①所有历史均为架空,考据勿究。
②攻受皆双标两面派,对人不对事。
③攻宠受,拿出九五之尊的气势宠宠宠【揍】
④坚定的1v1,甜宠爱狗血。
⑤如果有慢穿这个说法的话……嗯,那应该是慢穿【揍

内容标签: 甜文 娱乐圈 末世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臻,黎铮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楔子·大黎王朝(1)
  
  大殷909年,大殷王朝覆灭,改朝大黎。
  黎铮坐在战马上,看着皇城缓缓打开,百姓在街的两旁匍匐跪下。
  这是他打下的江山,从此这天下就由他来守护。
  前朝的百官,战场上的俘虏,一个都不能留下。
  他圈了名册,眯眼看了看边上垂手立着的史官,那人惶恐却又不敢言,他缓缓开口说道,“寡人要这天下江山太平,就不能留下那些隐患,太史若是要记寡人一笔,那记便是了。”
  “臣不敢。”史官匆忙跪下,头抵地面,颤声道。
  黎铮摆摆手,不欲在这方面多言。他不在意后世之名,只要天下盛世,他宁可牺牲那些不安稳的潜在之患又如何?前朝皇帝色令智昏,前朝百官庸碌无为,边疆小族屡攻边境却无大作为。说他心狠手辣也好,他若是为个慈悲为怀的名声却害的苍生黎民落入战乱处境,那才是他的罪过了。
  “对了,那些人都处理得安静点。”黎铮说道,史官又抖了抖,知道这话不是对他说的,便低着头大气也不出。
  “是。”大殿里的暗卫应声道。
  黎铮蹙着眉轻按着额头,过了会儿,轻叹了口气问道,“公良呢?”
  公良是前朝的人,鬼迷心窍,竟与后宫苟且,惹龙颜大怒,被判了死刑,行刑前侥幸逃脱,因此反水向了黎铮。黎铮反殷能成,有三成的功劳该归在公良身上。
  公良在尚未被抄家的宅邸里吩咐着妻妾下人收拾家当,大房边不情愿地拾掇着,边问道,“妾身说句大不敬的话,夫君是大黎的功臣,为何如今却要如此慌张逃走?”
  “别多话,……”
  “圣旨到——”
  公良脸色一僵,霎时褪去了血色,他晃了晃身子,勉强稳住心神,低声对着大房快语道,“傅儿已经被远送去了衡水?”
  “依夫君的话,早早被送去了。”大房回道,担心地扶住公良。
  公良闻言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低声说道,“你若是能走就快走,走得有多远是多远。”
  “夫……”
  公良未等妻子话说完便快步走了出去,他跪伏在地上,“臣领旨。”
  ……
  “臣公良叩见皇上。”
  “起来吧。”黎铮看着公良,说道,“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寡人召你进宫所为何事。”
  “……臣,不知。”公良低垂着头,说道。
  “公良啊公良,”黎铮摇头苦笑了一声,“你明知道却说不知道,是逼寡人亲口说出来?”
  “臣不敢。”
  “也罢,寡人既然决意做了,那也没什么说不得的。你既能助寡人推翻前朝,便能助后人推翻寡人的江山。你是个能人贤才,但寡人留不得你。”
  公良脸色灰白,他嗫嚅着唇,慢慢闭上眼睛,“臣愿赴一死,但求陛下看在臣无大功也有苦劳的份上,饶小儿一命。”
  “……寡人答应你。”黎铮沉默了一息,说道。
  “谢陛下。”公良深深一叩头,边上宫人端上毒酒,他捏起小巧精致的酒盏,手微抖了两下,一口饮下。
  炙热的痛感在五脏六腑升腾,他疼得卧倒在地上蜷起身子,隐约看到一个宫人的人影快步从他边上走过。
  “陛下,大事不好了,公府全家上下搜查下来还少了一人。是公府的小公子公傅不见了。”
  黎铮身体微微前倾,“公傅,逃走了?”他顿了顿,语气里听不出喜怒,那个匆忙跑来报信的宫人啪地一声跪在地上,身体抖如筛糠。
  公良听清了,放声笑出来,好像身上的疼都不见了似的,“想不到我比陛下您还早了一步吧?哈哈哈,陛下,您想高枕无忧,恐怕还……”他话未说完,便被一支毛笔横穿了喉咙,他瞪大眼睛,发出“科科”的呼吸声,没几息的功夫,眼里的光便暗了下去。
  “传令下去,全力搜查罪臣公傅,见之格杀勿论。寡人要见到他的项上人头。”黎铮沉声道,他看了眼地上的一小滩血迹,眉头微皱,边上太监识趣地急忙招来小太监,令他们快些擦拭干净。
  “陛下功德载天,老天爷自会保佑陛下,保佑大黎。”边上的大太监谄媚道。
  黎铮瞥了眼那人,嘴角牵了牵,“你这张嘴倒是会说话的。”
  大太监福安垂头细声道,“奴才只会说实话。”
  “呵呵,你下去吧。召九王,寡人有事要与九王相议。”
  “奴才领旨。”
  谢王府上,谢臻懒懒地看了眼上府传旨的太监,起身行了个礼,说道,“臣领旨。”
  他整了整长袍,管事有眼色地立马吩咐下人备轿。
  谢臻爱穿红衣,乌发由金冠束着,过去常被谢老爷指着说没个正相,现在谢府成了谢王府,指着他说穿得没正形的人也走了,他自然是爱穿什么穿什么了。
  何况,黎铮也爱看他穿红衣。
  管事迟疑了一下,低头说道,“王爷去见圣上,这般穿着恐怕不太合适。奴才为王爷新做了一套常服……”
  “无碍。”谢臻摆手,管事给他备的轿子也没用上,手指圈了个圈在嘴边吹了一声又短又急的口哨,一匹骏马远远地从马厩里跑了过来,腿蹄轻捷,躯干四肢壮实修长,头面平直而偏长,短耳处有一条长疤,那气势和模样,一看便是战场上去过的。
  谢臻翻身上马,动作干净又利落,他一夹马腹,长鞭一挥,战马昂首嘶鸣了一声便撒开四蹄飞奔出去,管事还来不及多做反应,谢臻便已经跑得远远的了。
  皇宫戒备森严,制度严密,理应是不得有人策马进去的,除非是来自边疆的加急快报,谢臻这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去,不用说也知道是黎铮授意的。
  谢臻把马栓在大和殿前的柏树旁。
  柏树枝叶繁茂,枝丫伸展越了宫墙,谢臻拍拍这棵盖住了大半个院子角落的柏树。这棵树倒是没辜负当初造这大殿帝王的心思,柏树柏树,取义“百”音,开得繁繁盛盛,寓之百子千孙,千秋万代。
  “你来了。”黎铮从殿里走出来,看着站在树下被一片葱绿衬得格外鲜艳的谢臻,倒是和他当年第一次见到谢臻时的样子重合了。
  他比谢臻小两岁,那年他第一次看到十岁的谢臻穿着一身大红站在树下,抬着头眼巴巴看着树上的鸟窝,粉雕玉琢白白净净的模样让他瞬间心痒痒地忍不住靠近。
  他自告奋勇地三两下窜上树,抱着鸟窝下来送给谢臻,临开口的时候突然羞涩起来,两个小孩对视了好几息的功夫,他才鼓足了勇气开口,“小姐姐,那个,这个送你,你和我玩。”
  然后他被谢臻按着暴打了一顿。
  挨了一顿打后,他才知道原来这个长得粉粉嫩嫩的好看小姐姐是个小哥哥,他摸摸乌青酸疼的眼眶,想想又说,“那,小哥哥,我和你玩。”
  黎铮想想那时候谢臻的表情,应该是被自己话里理所当然的意味气到了吧,京城第一大富商的三公子恐怕还没被一个穿得邋里邋遢的小鬼用这样强硬的口吻要求一起玩过。
  想着想着,黎铮眼里带上最近几日难得出现的笑意,朝谢臻招招手道,“怎么站在那儿?过来。”
  “只觉得这树长得怪好的。”谢臻说道。
  听谢臻这么说,黎铮才把注意分了几分给那棵之前权当了背景的柏树,“就这么一棵树栽在殿前,想长得不好也难,倒是让它独大了。”
  黎铮想了想,问道,“你喜欢什么树?改日让人在这儿多种几棵。”
  谢臻嗤了一声,“你还和树计较?我看它这一棵独大也挺好,种多了反而繁琐,遮了视线。”
  黎铮摸摸鼻子,他向来在讨好谢臻上摸不着好。
  “我听人说,你把公良一家给抄了?”谢臻看黎铮微微抿着嘴兴致被打消了些的模样,显得几分委屈,心里有些好笑,他扯开了话题走到黎铮边上,“公傅逃了?”
  “怕是公良早就把公傅远送走了。”黎铮说道,“哪怕我一开始就派人盯梢盯得紧也无济于事。”
  “我过去见过公傅一面,虽刚及弱冠,但在胆识谋略上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若是任他在外面滋生自己的势力,恐怕会是一块极难消除的心腹大患。”谢臻说道,他看了眼黎铮,“当初若是招安,或许会是另一番局面……你后悔么?”
  黎铮微微笑了笑,“你与公傅接触得太少,不知公傅与公良这两人都是利字当前,这样的人招不招安都是一块隐患,唯有除去。”
  “算了,不说这些了。”他捏捏眉心,摆摆手,话锋转道,“自从坐了这位置后,福安总跟奶娘似的跟着我,好久没好好动过身手了,怕要荒废了,来陪我打一场。”
  “今时不同往日,这回我要是按着你暴打一顿,恐怕就要被按上一个刺杀皇帝未遂的罪名了。”谢臻笑话道。
  “胡闹,谁敢当着我的面动你?”黎铮蹙眉,大手在谢臻的脑袋上揉了一把。
  谢臻脸色一沉,“拿剑来。”
  
  
  ☆、第二章·楔子·大黎王朝(2)
  
  黎铮善用长、枪,枪是被他改良过的,枪柄长身缠着适手的布带。他的枪就像他身体的一部分,枪所指向的便是心所向的。长、枪枪身锃亮,枪口尖端被主人打磨过不知多少次,像新兵一样锐利,像老将一般沧桑。
  谢臻往后一跃,腰间微微用力凌空侧翻,枪头便蹭着他的袍角飞出。
  黎铮手腕一翻,那长、枪嗖地缩了回来,被他牢牢握在手里,他弯起嘴角一扬,“不用软剑?”
  “这是老管家今日新拿回来的衣裳,你倒是好,一枪给我毁了。”谢臻瞥了眼自己的袍角说道,“看起来不像是荒废了多久,那我便来好好与你过几招,事先说好,若是被打惨了可不准哭鼻子。”
  “寡人堂堂九五之尊,哪里会哭鼻子?不得胡闹。”黎铮脸上一热,一副“你胡说”的模样微微抬高了点声音。
  前几年他刚和谢臻一道练功切磋的时候,他没少被谢臻的软剑抽哭了。那软剑又滑又凉又利,他的枪怎么也挡不住,愣生生被抽出几个血印子出来。那时他不过十一二岁,虽说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但是被谢臻抽得狠了,哭鼻子哭起来就是连俩人的师傅都要妥协三分,支使着谢臻去买两串羊肉串来,权当慰藉堵住黎铮的嘴巴。
  那段日子黎铮能记得一清二楚,更何况以拿着他的短柄逗趣他为乐的谢臻,他干咳两声,那句“不得胡闹”说得就连他自己都不剩两分底气。
  “哧。”谢臻轻声笑了笑,不再多话,提着软剑脚下轻点几步掠了出去。他的剑快如雷霆,又如打蛇上棍般难缠,一剑不中,手腕轻抖下一击便紧跟上来。
  黎铮的招式既刚又硬,横冲直撞,谢臻的软剑轻巧地缠上一抖便卸了力,随即飞快地贴身攻了上去,黎铮抿着唇疾退几步,就这么几招的功夫,他身上的锦袍便被划开了三道浅浅的口子。
  “下回过招得先换一身粗布麻衣。”黎铮说道,他长、枪虚晃一招,人趁势如箭一样前冲,“再来!”
  谢臻控制力道极精准,软剑只在黎铮的衣袍上划拉出十数道口子,看着狼狈,实际上却半点血珠子都没出来。
  黎铮瞅着除了被他出其不意偷袭到了那一下划开了一道衣服口子的谢臻泄了气,长、枪往边上的武器架子一丢,不偏不倚正入其中那半径一寸的圆孔里插着。
  “不来了?”谢臻在几步开外的地方收了攻势,微微挑了挑眉毛。
  “再来下去,我这偏殿的院子可就要毁了。”黎铮说道。
  “嘁,不上真拳脚与我比试有什么意思?”谢臻一甩软剑,气灌其中,纵之铿然有声。
  谢臻是和黎铮一起上战场的,他见过黎铮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见过他如何一人带着仅千余的兵马闯入十万人的关塞,取走对方首领的项上人头,也是那一次,他对黎铮心服口服,决定推他上位。
  黎铮笑起来,他指指那柄□□,说道,“那柄枪的真威力我向来不用在自己人身上。”
  “冠冕堂皇。”谢臻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
  他整了整衣袍,随着黎铮走进内室。谢臻的衣袍除了衣角那处一开始被黎铮划开的口子外,干净得不像是切磋了一架的样子,稍稍整理便半点凌乱都不见了,哪像旁边翻找衣服的黎铮,锦袍凌乱又狼狈,哪里还有帝王的模样。
  “喊侍女进来帮你穿衣吧。”谢臻受不了黎铮这样把好好的衣柜子翻得乱七八糟,看不过去地想要招侍女进来。
  “我早就把他们遣出去了。”黎铮说道,头也不抬地找亵衣,“不就换个衣裳么,做了皇帝难不成就不会换了?我不过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罢了。”他嘴硬着,心里腹诽着皇帝的常服和官服怎么做了一套又一套,偏偏最要紧的亵衣却一件都找不出来。
  谢臻看着黎铮嘴硬不搭话,直到眼睁睁看着他把一件浅黄色的亵衣丢出来还浑然不知,终于忍无可忍地捡起被丢到软榻的亵衣塞到黎铮怀里,“连自己的衣服都认不出来?难道冠上了皇帝的名讳后连这些日常琐事都忘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