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蛮荒有个小狼攻(穿越 兽人)——上北街

时间:2017-07-30 16:19:25  作者:上北街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蛮荒有个小狼攻》作者:上北街
 
文案:
作为一蛊医传人,肖辰被命蛊带到了兽人大陆。
对尚不知情的他来说,这大陆简直是制蛊圣地。
直到他遇见了一头要死不活的巨兽!
肖辰沉默,早知道救这巨兽会把他“吃掉”,还不如让它烂死在森林里。
 
攻版文案:
一次狩猎,他为救部落族长,身受重伤,无法变身。
不愿呆在部落被怜悯、被歧视,他选择逃了出来。
直到遇到了肖辰。
“嗷呜——”我要把这个小雌性扛回家,然后睡了他!
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蛊医受VS为武力值爆表强大忠犬肌肉攻
 
本文又名:蛊医(兽人)
 
#我的命蛊给我做了个媒#
 
食用指南:
兽|人世界,兽|人为雄,不能变身的兽人是雌,雷者勿入。
1,本文主受,受不弱,也许金手指很粗,甜宠,攻受互宠1V1,不反攻。
2,雷点:生子,有萌包子出没,雷这一点的玻璃心小天使,谨慎入坑,谢谢合作。
3,用的蛊全是作者自创+度|娘,所以不要说和这个,那个不一样。因为都是作者自创+度|娘的,应该不会太离谱。
 
内容标签: 生子 异世大陆 异能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辰 ┃ 配角:延图;百岩;吉石; ┃ 其它:种田;兽人;医生;蛊;穿越;宠文
 
 
第1章 001 穿越了
  夜色如墨。
  与蛋黄同色的黄月高高地悬挂在天空,柔光洒满了大地的各个角落。
  这片兽人狩猎的森林,地广物稀,植被茂密,树木有着参天之高。
  不仅可以遮蔽兽人们狩猎的身形,也可以给那些部分弱小的兽类,增添了一些保护。
  黄月下,一抹身影正在树丛中奔跃。
  若不是这身影有着火焰一般的颜色,与周遭环境色,形成强烈的反差,否则这速度之快难以让肉眼抓住。
  只是即使这身影的速度很快,但每一发次力却要停住,休息一段时间。
  喘气的声音在这还算安静的茂密森林里,显得格外的突兀,直到呼吸正常后又开始在林中穿越。
  他那泛着光的双眼,此刻满是冰冷。
  快一点,再快一点!
  他不信因为那次的伤,真的变成了一个部落的废物!
  更加不信他再也无法狩猎!
  片刻后火红色的身影顿住,踩着轻柔的碎步,隐藏在树丛之间。
  前方不远处正是一条小溪河,一头小卷角羊偷偷脱离了羊群,正准备饮水。
  火红色的身影蹲伏下来,尽量缩小自己的身形,避免猎物能发现隐藏在夜晚的不寻常之处。
  他继续潜伏着,耐心地等待着时机,哪怕腹部传来被锤击的阵痛,也忍受住了。
  小卷角羊记得头领的教导,所以并没有直接饮水,而是警惕地左右看了看,随后没有发现任何危机,放下了戒备才低头饮水。
  一刹那间,火红色的身影迅速的冲出树丛,以流星般的速度扑到了小卷角羊身后。
  听到了声响,小卷角羊受惊,吓得立马扬起前蹄想要逃跑。
  它只是食物链的底端,遇见敌人,它只能跑得份,压根就没有去搏击的想法。
  而它眼光也瞟到了这火红色的身影,小卷角羊更加害怕了。
  它记得它之前的头领就是被这样的兽类给咬死的,若不跑,它肯定也只有成为食物的份。
  然而火红色的身影似知道卷角羊的想法,并没有给卷角羊任何逃跑的机会。
  他一个前扑将小卷角羊扑到,忍着腹部传来的剧痛,露出尖锐牙齿立刻咬住了卷角羊的脖子。
  尖锐的犬牙没有任何的阻碍,就刺进了卷角羊的动脉,同时锋利的爪子在小卷角羊柔软的腹部用力一划。
  血噗的一下,就喷射了出来。
  待到卷角羊没有了任何挣扎,完全断气之后,火红色的身影才渐渐松开了紧咬在卷角羊的犬齿。
  他舔了舔唇,冰冷的双眼忍着莫大的痛苦,眯了眯:哪怕他成了一废物,也可以猎到食物!
  在黄月的照射下,火红色的身影也完全显露了出来。
  若是忽略掉如同火焰一般颜色的厚重毛发,这应该是一头狼。
  狼身很长,似乎有着两个成年男子身高的长度。
  从嘴形,肌肉与牙齿等各方面来看,只要他想,这咬合力能轻易咬断猎物的脖子。
  火红色的狼抖了抖自己的毛发,头部微微晃了晃,冰冷的双眼透着一些疲惫。
  不过是狩猎了一只小卷角羊就让他如此疲惫、难受了吗?
  全身的骨头好像都要散掉一样,这是他之前从没有有过的感觉!
  而腹部那儿的痛感变得更加剧烈了,不仅仅是钝痛,还有他的筋像是被人正在掰扯着的撕裂感。
  火红色的狼,脚步踉跄了一下,腹部传来的疼痛,让他脑子都有些混沌起来。
  “吼——”火红色的狼吼了一声,却是有气无力,声音虚弱。
  脑袋里好像有人拿着棍子在里面搅动的痛苦,最终火红色的狼忍受不住倒在了地上。
  这时,一阵风刮过,厚重的狼毛被清风拂过,也微微起伏着,如同一片火海上掀起了一层浪。
  他鼻子却微不可见的动了动,在昏过去之前,泛着冷光的眸子露出别样的情绪:
  这是……雌性的味道?
  深夜,竟还有雌性在狩猎森林,是找死么?
  隔着小溪河不远处的林子里,一个黑色短发的青年晕倒在地多时。
  只能看出形状的白色T恤与长裤,破烂不堪地紧贴他在有些削瘦的身躯上。
  青年瘦瘦弱弱的,五官也是清秀,尤其是长长的睫毛给青年增添不少颜色。
  青年的呼吸由弱渐强,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
  “嗯?”
  肖辰轻轻呻、吟了一声,撑开了有些沉重的眼皮。
  意识有些朦胧,他抬眼看了看被繁密的树叶挡住的黄月,怔了怔。
  然后一个激灵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借着月光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被生长茂密的树和草包围,还有一些即使在夜晚也开得浓艳的植物。
  蝉鸣蛙叫之声,在这片林子里成了唯一的交响曲。
  难道他这是在热带雨林?或是哪个森林不成?
  肖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显然还有些迷茫。
  在上一刻他还在湘西与外婆看着罕见的红月月食,下一刻怎么就到了这地方?
  不,不对,不是看红月……
  肖辰猛地一惊,记忆迅速复苏,是了,是他的命蛊出了问题……
  没有继续再管这环境,他闭眼内视开始与命蛊进行一番沟通,但瞬间呆住了。
  他能感觉到命蛊的存在,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这是他二十年的生活里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他家是巫蛊一脉的小分支,世世代代都是灵蛊传人。
  在古代强盛之时,用灵蛊救治过不少达官贵人,被这些贵人们奉为座上宾。
  但随着时代的变化,地球上的灵气也越来越少,灵蛊一脉很难提升实力,后来也渐渐没落了下来。
  虽然他们这一支隐居在湘西一代,但又是与湘西、云颠的其他蛊脉不同的分支。
  因为他们这一支与洪荒巫术并不是很相同,反倒更像是修真体系,所以他们的命蛊是灵蛊,而不是金蚕蛊、金蟾蛊这些炼制而成的蛊物。
  肖辰记得他外婆曾说过,他从出生的时候就拥有了命蛊,准确的说应该是与命相依的灵蛊,而且是异常强大的金蛊王。
  灵蛊并不像是其他分支的蛊类,需要靠各种蛊物争斗后而炼制。
  它们天生天养,可以算作是聚天地灵气而生,却又是与灵蛊人类绑定后,在血脉相传。
  虽然他的金蛊王很强大,能通过它的身体制作各种蛊物,但他却生错了时代,在这样一个灵气稀少的世界里,他的命蛊一直没有长大。
  直到他放暑假回湘西看外婆,遇上了难得一见的红月,却让平静了二十年的命蛊躁动了,在他的丹田中不住的乱串,懵懂地给他传递它的话。
  最后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在他外婆的震惊中,他的身体被不知名的东西给吸住,不断的拉扯他,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一阵凉风刮过,肖辰身子抖了抖,手在胳膊上来回搓着,借着摩擦带来些热量,只是搓到一半,突然顿住。
  他记得他是穿着T恤的,可是现在……
  他穿着一身破布条究竟是个什么鬼?
  怪不得他这么冷!
  肖辰仍旧有些懵懵的,也没有放弃与命蛊进行沟通,但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好像是陷入沉睡一般。
  少了金蛊王的回应,肖辰立刻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一点都不习惯!
  借着从树叶露出的月光,可以看到这片林子很大。
  为了让他的命蛊长大,他在湘西的森林公园探过无数次,也去过热带雨林混过一段时间。
  虽然他并没有踏遍每个角落,但诡异的是肖辰就是知道这里不是他所在的世界了。
  反正他是没有见过开成了一朵彩虹的花……
  “呱呱——”
  “知知——”
  伴随各类夜晚的虫鸣之声,肖辰的终于静下了心,这地方的灵气似乎格外的充足。
  充足到他一呼吸,就感觉到整个人浑身轻松,精神饱满。
  肖辰双眼一亮,他虽然熟知很多灵蛊的制作法门,却因为命蛊一直无法长大,根本做不到炼制灵蛊。
  而现在他到了这个地方,哪怕他的命蛊现在没有任何回应,但这里的灵气绝对是可以让它成长——
  不需要让它到成熟期,只要进入二级成长期,他便可以制作灵蛊了,这样他能在这诡异的地方生存,就多了一层保障。
  肖辰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尽管他现在的情况很诡异了,也许没准是穿越了,但他并没有多大的惊慌。
  他都是灵蛊传人了,任何诡异无常的事情他都能接受。
  而且命蛊能带他来这里,肯定是有目的,没准也可以带他回去了。
  若是他能将命蛊提升到成熟期,那么或许,他外婆、爸妈等亲人都能延寿、无病无灾。
  这样一想,肖辰是更加不着急了,林子里很是危险,他必须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才行。
  他不知道这附近是否有人,但肯定是有野兽的,而这么茂密的森林附近肯定有水源。
  有水源,只要避开猛兽,那么活下去的几率就会更大。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个安全的地方居住了。
  肖辰边想,边在周围转着圈圈,他刚刚是听到蛙鸣了,那么附近应该是有泥塘,水塘之类的……
  他刚醒来,正是有些干渴,不如正好顺着这声音,看看能不能找到水源吧。
  肖辰打定了注意,便动身朝着林外那条小溪走去……
  而那条小溪正是火狼与卷角羊战斗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先开兽人文了,喜欢大家能喜欢,卖个萌^.^可以先收藏,等养肥哦。
  兽人文,肯定有雷点的。
  避雷区请看文案,谨慎入坑。
  PS:所有蛊都是作者臆想出来的,有些天马行空,刻意针对就没意思哈了。
  世界大爱,互相尊重,谢谢。
 
 
第2章 002 相遇(捉虫)
  狩猎森林的土地,还是微微有些潮湿。
  肖辰在路上走着走着,总觉得脚下黏黏的,便低着头寻找有落叶的地方踩着走。
  这倒不是他娇气,而是踩了一堆的泥土黏在脚底下,总感觉走路有些不顺畅。
  时不时有一些飞虫,在他耳边眼前扑着翅膀飞过,却没有一只可以近他的身。
  他倒是也习惯了,毕竟有金蛊王这灵蛊在,任何蛇虫鼠蚁皆是不敢太过靠近。
  哪怕他身体里的这只金蛊王,现在没有任何一点点反应。
  肖辰边辨认方向边往水源处走,也没有放弃和金蛊王沟通。
  金蛊王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不像他的妈妈和外婆,命蛊到了成长期就才能进行沟通。
  而他身体里的这只金蛊王一直是幼蛊的时期,但却能依稀的传达一些想法给他。
  没有回应,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真的进入了沉睡期?
  外婆说过,命蛊进入短暂的沉睡期后,就会从一级的幼蛊期晋级到二级的成长期。
  肖辰蹙了蹙眉头,陷入沉思,这方天地的灵气充沛,金蛊王能立刻晋级,倒也是能说的过去。
  因为外婆他们的命蛊在幼蛊期,是感应不到它们的存在,所以沉睡期什么的,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
  而他的命蛊太强,所以在幼蛊期就能感应到它的存在,并能简单的沟通一番。
  晋级成长期啊——
  肖辰还是很期待啊,毕竟他一直想要看看他的金蛊王到底长什么样。
  外婆的命蛊是银蛇蛊,老妈的是红蛛蛊,他都见过。
  甚至也见过这两蛊怎么控制其他灵蛊,那时的他还真是羡慕。
  现在他的命蛊也要成长了,等了二十年终于能看见他的形态了。
  他不求金蛊王的形态多威风凛凛,只期望能霸气点啊,毕竟可是又金又王的蛊啊。
  夜幕上的黄月,又大又亮,与地球的月亮截然不同。
  若说地球的月亮是剥了壳的鸡蛋白,那这地方的月亮芯子感觉就像是那蛋黄,黄的张扬。
  都说月光虽然柔情,黄月也柔情,它像是母亲的双手抚摸着整个大地后,为迷失在黑暗的孩子们,点亮一盏明灯。
  肖辰正是这个在黑暗里迷失的孩子,他感觉自己走了小十几分钟了,方向一直没有变得朝前走,却好像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那朵开得像彩虹一样的花,正一脸娇羞的看着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