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宅男的幸福生活(穿越 兽人)——灰槿

时间:2017-07-22 15:58:37  作者:灰槿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宅男的幸福生活》作者:灰槿

晋江解V2017-07-20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1012 文章积分:12,341,420
文案
身为前途未卜的宅腐男,好不容易出个门,爬座山,居然莫名其妙摔了一跤,然后...
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毛连兔子都跟我一般高!!!
这里,这里 3 3 3 打滚卖萌求包养 3 3 3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豁 ┃ 配角:西铎 ┃ 其它:兽人

 

第1章 初到异世
  荒芜人烟的原始森林,高大到极致遮天盖日的树木,成年金毛犬般大直立起来跟自己一般高的巨无霸兔子,堪比恐龙大小的凶禽猛兽,一再提醒着池豁--这里不是Z市,甚至可能···不,不是可能,绝对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而是一个充满危险的不知名的世界。
  想起之前种种,池豁欲哭无泪。毫不起眼的白色小花,却让周围500米内无任何动物敢靠近,但这也给了池豁一个绝对安全的绝佳休息场所,可以让他稍作喘息。
  躺在白色小花附近,池豁重重叹了口气,身为万年宅男,除了父母的忌日外基本不出门的自己突然脑抽了想感受一下新鲜空气,花了大部分积蓄,买了N多野外求生用品后,屁颠屁颠的搭了辆大巴,颠簸了近5个小时,到了临市的原山准备来个可以回味一辈子的野外求生,却在进山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内,莫名其妙摔了一跤掉进了山沟沟,等醒来,便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一个星期了,从第一天的慌张无措到第二天开始的疲于奔命,从巨无霸兔子无故撞树晕死后成为自己的口粮到被长相怪异的各种凶禽猛兽视为口粮后狼狈逃命,终于在第五天找到了这么个没有凶禽猛兽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虽说味儿奇怪了点。
  现在想起来,这花也太诡异了点,周围居然没有动物靠近,明明味道很重,可自己闻起来居然不会觉得难受,反而觉得很舒服,如果不是发现对自己真的无害,他都要以为这是可以造成神经性伤害的致幻类的□□了。
  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叫声,让陷入沉思的池豁意识到,该吃午饭了,于是,只能认命的爬起来准备午饭。说是准备,其实也就只是把早上那3只从天而降的黑色的看起来有点像乌鸦的不知名鸟类中的一只去毛然后弄熟而已。
  花了一点时间捡了三四趟树枝,找了个背风、周围没什么植被稍微干燥一些的地方生火,第N+1次感叹,这防水防风的万能打火机真是好用。生火完毕,又从那一小堆树枝里挑了枝粗壮些的,用多功能小刀削尖头部,将去了毛的鸟串了上去,架在火堆上,现在,就等着熟了。
  用手背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松了口气,对于五体不勤的宅男来说,这可是个大工程。说起来,这今天运气怎么那么好,天上会掉馅饼,啊,不,是食物···
  池豁一边想东想西,一边时不时的转动一下树枝,以确保肉不会被烤焦,待闻到肉香后,随手摘了把小白花,揉了揉涂到肉上,再烤一会,大功告成。
  大口的咬上一口,嗯,好吃,池豁边吃边感动,还好自己会点厨艺啊,不然这地方还叫人怎么活啊,万分感谢网络教会自己下厨啊,不然自己就只能吃生肉了啊,生肉!池豁顿了一下,呃,想想就受不了啊,摔!不过——这小白花吃了应该没问题吧?!
  不想了,该怎样就怎样了,一切顺其自然。将手上的肉吃完,把火灭了,认真检查,没有残留火星不会让火灾形成,感叹一下自己的环境保护意识真是不错啊,再收拾一下东西,将自己的大包整理一下。
  当然了,整理之前还用免洗洗手液洗了下手,本来是想用水洗的,但想到那不到半壶的水,只能这样了,还好找到了这个,不然手都洗不了,泪~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明天得离开这去找找有没有小河之类的水源,不然不饿死也要渴死了。
  下定了明天出发去寻找水源的决心后,池豁开始绕圈圈,啊,不,是在小白花生长的范围内绕圈跑步,加油!为了活下去!跑到第4圈,池豁瘫地上了——黑线貌似才跑了不到1000米吧——
  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下,池豁自我唾弃了一下后,果断起身拿睡袋,睡觉,帐篷早在前几天逃亡的路上,壮烈牺牲在某某凶禽的爪下了,现在有个睡袋可以睡已经很好了。
  快睡着时,池豁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还好还有个睡袋。
  


第2章 初相识
  兽人部落位于哈德森林的北部,是个有着近万兽人且种族众多的大部落,西铎是兽人部落的狩卫队长,本该在部落值班的他现在在前往哈德森林深处的路上,他要去完成一生只有一次的历练。
  兽人一般都是满20成年时由智者向兽神祷告,再由智者宣告历练任务的,当然也有例外,西铎就是个例外,他在满20成年时,没有得到历练任务,往后5年,都没有给他的历练任务,直到今天,在他满26岁时,他的历练任务出现了——前往哈德森林深处,摘取杜莎。
  杜莎是一种白色的不起眼小花,但它本身带着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味儿让人无法忽视它,雌性对杜莎无感,但兽人拥有比雌性强大得多的嗅觉,一闻到杜莎的味道就浑身不舒服,巴不得离它越远越好,幸好杜莎只生长在森林深处,基本上对兽人的日常生活没什么影响。
  为了让自己好过点,离杜莎还有一段距离,西铎就从兽形换成了人形,西铎的兽形是白色的飞狐兽,有着8条等身长的尾巴,兽形大约2米高,平时还是人形方便些。
  而现在,西铎离最近的杜莎只有50米左右的距离,这附近有卢基兽,即使是西铎,与卢基兽对上,想全身而退也有一定的困难度。西铎决定速战速决,但马上,他看到了在杜莎附近的池豁。
  一个雌性,独身一人在这森林深处是很危险的,应该有其他兽人在才对,但杜莎的香味干扰了西铎的嗅觉,使西铎无法通过池豁身上的味道来判断这周围有没有其他兽人的存在,为确保雌性的安全,西铎决定在旁边观察看看,即使他知道兽人来这的可能几乎为零。
  西铎忍受着杜莎的味道在鼻腔的肆虐,在池豁周围的树木中挑了离池豁最近的树,蹲在上面面无表情的观察了池豁整晚,期间,曾出现几次不同程度的面部扭曲。
  那个黑头发黑眼睛的雌性,在他本就脏兮兮的脸上用泥土抹了3次,连带的在脖子上抹了2次,本就看不清具体的肤色五官,被他用泥土抹了3次以后,更显得惨不忍赌,奇怪的但肯定不是任何一种兽皮制作的东西包裹着他的全身,脚上穿着奇怪的鞋子,他把一个大袋子拿了出来,脱掉了鞋子,和包裹着脚板的东西,露出了白皙小巧的脚丫,然后,他自己钻进了袋子,再然后--他睡着了,还发出了细小的呼噜声...奇怪的雌性。
  天亮了,那个雌性还没醒,也没有其他兽人出现,西铎变成兽形,往西面而去,那里有肉质最为软嫩的乌鸪,估摸了一下那个雌性的食量,抓了3只乌鸪,再抓了只多多兽,便返回了。
  那个雌性已经醒了,将那3只乌鸪投放在雌性5米处,那个雌性神情呆愣了一下,马上又变成狂喜,脱口而出的语言是从未听过的,是偏远小部落的雌性吗?难道...西铎皱了皱眉头,又一个被毁灭的部落吗?!
  那个奇怪的雌性将乌鸪藏了起来,只吃了一小块冷掉的肉,用奇怪的小罐子倒了一些不知名的液体擦手,那东西...是用来干嘛的部落里好像没有雌性用这种东西,那个雌性擦完手,收拾了下那些奇怪的东西,就躺了下去,看着杜莎...发呆!真是奇怪的雌性。
  西铎看了看多多兽,将多多兽咬在嘴里,离开,在看得到那个雌性也确保那个雌性不会发现自己的地方,开始进食,一只多多兽虽然填不饱肚子,但也可以吃个半饱,吃完后,伸出舌头,舔舔毛发,确定全身干净不存在任何血腥以后,才回到原先选好的那棵树上。
  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小雌性周围没有其他兽人了,今晚,就将他带回部落,也不知道他受伤没有,他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回去得让比奈好好看看。
  那个奇怪的雌性又做了奇怪的事了,用奇怪的的工具生火,奇怪的工具削树枝,还奇怪的把杜莎当了调味料,边发呆边烤肉,肉居然没被烤焦,他吃肉时的表情有些奇怪,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又拿了那个奇怪的小瓶子出来了,那种液体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吗?他的脸上又出现奇怪的表情了,西铎晃了晃垂到地面的蓬松而巨大的尾巴,想捏捏那个奇怪雌性的脸。
  他似乎做了什么很重大的决定,然后...他开始绕着杜莎跑!是餐后的祈神仪式吗果然是偏远小部落的雌性吗?还保留着其特殊的祈神仪式。跑了4圈后,他躺倒在地上,很累的样子,嗯,体力不太好,看他的体型,他应该还未成年,等到成年后,他的体力就不会这么差了。
  那个雌性又拿出了那个奇怪的大袋子,再一次的把他自己装了进去,西铎脸上露出了有些扭曲的笑容(作为一个很久很久很久没笑过的兽人,会笑,已经很奇迹了 = =),在确定那个奇怪的雌性睡着后,西铎换成人形落地,杜莎的味道闻久了,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西铎走近池豁,小心翼翼的控制手上的力度,擦了擦池豁的脸,将他脸上有些干掉的泥土擦掉,露出了他,呃,脏兮兮的脸,那些被他抹在他自己脸上的泥土即使擦掉了,他的脸也干净不起来,但具体的五官已经看得出来了。
  西铎拿手跟池豁的脸比了比,脸真小,我的手都比他的脸大,体型小,脸小,连带的五官也小小的,可爱的雌性。西铎又露出了有些扭曲的笑容。随手摘取了一把杜莎,将那些奇怪的大袋小袋背在背上,再抱起陷入香甜梦乡的池豁,确认没有东西落下后,西铎启程返回部落。
  耳边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旁边有个暖暖的大大的暖抱枕,好舒服,抱着暖暖的抱枕蹭蹭,池豁迷迷糊糊的想,可惜沙沙声有些太大了点,有点吵,睡袋太小了点,想翻个身都翻不了,而且,感觉好像坐船,起起落落,不平稳,颠得人有些头晕......不对!我明明在野外,根本不会有暖暖的抱枕,更不会有船啊啊啊!!!
  离部落还有一半的距离,怀里的雌性乖巧的倚在怀里,还蹭了蹭胸口,西铎忍不住再一次的露出了有些扭曲的笑容,看着小雌性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西铎淡定的在心里大呼,好可爱!!!小雌性突然瞪大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尾有些往上勾的眼睛,好像被吓到般满脸惊恐的说出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啊啊啊!!!你谁啊啊!!!’池豁大喊。
  “别怕,我不是坏兽人,你叫什么名字?”西铎将池豁抱紧了些,企图给他安慰,让他可以不要那么害怕。
  池豁睡到半夜被颠醒,被迫离开香甜的梦乡,一睁开眼,就看到一赤and裸着上半身下半身暂时看不到有穿没穿的巨人抱着自己飞快的在树木间跳跃,脱口而出的疑问得到了回答,但是,为毛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啊啊!!该不会是食人族吧!!!他把我抱得更紧了!力气好大!怕我跑掉吗?!泪...
  呼呼...冷静点,要冷静下来,不然逃不了...冷静你妹啊!这么明显的实力差距难道看不出来吗?!不管怎么想,都不可能逃得出去啊啊!!呼呼...要冷静,现在最紧要的是不能乱动,不能挣扎,呼...不能乱动,不能挣扎——
  怀里的小雌性突然僵直了身体,也不再挣扎了,西铎摸了摸池豁的头,真乖,“乖乖的,就快到部落了,到时候让比奈帮你检查一下身体,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他是部落里医术最好的医者,你放心。”
  眼前这个巨人面瘫着一张脸,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还摸了摸我的头,果然是要吃了我吧?!池豁欲哭无泪——
  


第3章 初入部落
  西铎又将池豁抱紧了些,还记得小时候,自己害怕的时候,母父就是这样抱着自己,安慰自己的:“别怕,有我在。”西铎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坚定。
  结果,怀里的小雌性更害怕了...我长得很恐怖吗?明明部落里还未有伴侣的雌性看到自己大部分都是满面通红的,为此,其他的兽人还轮番上阵找他挑战。
  池豁已经快僵成一块木头了,动都不敢动一下,为毛我都安安分分的呆着了,他还抱那么紧啊,好痛啊!泪——
  西铎为了安慰池豁而抱紧他,池豁因为被抱得太紧而痛得欲哭无泪,双方语言又不通,只能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在池豁快要被西铎抱死之前,部落终于到了。
  出了哈德森林,再经过一片平地,北部落就近在眼前了,西铎觉得眼前一亮,而池豁则觉得眼前一暗,天哪,只有一个大块头,自己都逃不了了,都到他们的大本营了,逃跑的机会更渺茫了,池豁已经想象得到自己被一群大块头团团围住,然后被大卸八块的场景了。池豁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然后,果断很鸵鸟的晕睡了过去。
  西铎一出现,莱特就看到了他,以及他怀里的狼狈的雌性,即使已经闻到了杜莎讨人厌的味道,莱特仍是迎了上去,神色焦急的问道:“西铎,怎么回事,这个雌性是怎么了?他看起来情况不太好。”
  西铎低头看到的,是小雌性脸色青白的闭着眼睛,西铎脸色大变,“莱特,比奈呢?比奈在哪里?”
  莱特拍了拍西铎的肩膀,说道:“比奈现在在智者那,你...”
  莱特话还没说完,西铎便抱着池豁飞快的向部落中心的智者家跑去。
  “嘿,西...”西铎从兽人A身边跑过。
  “队长,我...”有事找西铎的兽人B。
  “那个,西铎...”满面春意,内心羞涩的雌性C。
  于是,不到一个小时,部落里的所有兽人以及雌性,都知道了西铎历练回来了,以及他还带了一个雌性回来,那个雌性好像还受伤了的事。其他的兽人的羡慕嫉妒恨和喜欢西铎的雌性的咬牙切齿暂且不提。
  西铎一到智者家,便一脚踢了门,闯了进去,“智者,比奈在这吗?比奈,快,快看看他怎么了?”
  比奈此时正在与智者修斯讨论如果将杜莎入药具有什么功效,正讨论到重点,便见到总是面瘫着一张脸波澜不惊的西铎满脸惊慌的抱着一个小雌性闯了进来,虽然对西铎的异常很好奇,但作为医者的本能让他压抑了好奇心。
  智者收拾了一个房间,让西铎将他怀里的雌性放到床上,然后出去烧了些热水用陶盆装了放到了床边,而西铎则被比奈赶出了房间,安慰了西铎几句,就将他扔在外面不理他了。
  智者用热水细心的擦拭池豁的身体,比奈则在脱池豁身上的衣物,这个雌性身上的的东西很奇怪,完全不知道是怎么穿上去的,也不知道怎么脱掉,弄了一会,还是不知道怎么脱,连智者也被难住了,无奈,只能撕掉了。
  将狼狈的小雌性料理干净以后(干净到一片布都没留--),比奈马上给他做了全身检查,发现小雌性身上有多处擦伤以及撞伤,同时还有些营养不良和疲劳过度,在智者的协助下,帮小雌性上了药,并帮他穿上兽皮裙,一切料理完毕,智者和比奈都松了一口气,然后留着池豁在房间里继续昏天暗地的睡觉,两人一同离开了房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