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小仓鼠的美食[重生 末世]——歪脖铁树

时间:2017-07-21 16:59:44  作者:歪脖铁树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小仓鼠的美食.[末世]
作者:歪脖铁树
文案

  上辈子安梓被最信任的人推进丧尸群,在绝望中身亡。
  这辈子……安梓重生成了一只小仓鼠。
  兢兢业业屯食物、屯水、屯药品,屯被褥衣物,就连鸡鸭鹅都屯了许多,安梓就像真正的小仓鼠似的不停的往家里划拉东西,结果不小心往家划拉了一个人。
  “你家这么多好东西,我帮你看门吧?”
  “哎?你又不是狗,看什么门?”
  “汪……”

  关键词:美食、空间、种田、互宠、微量打脸。
  仓鼠贤惠美人受X狂犬~攻

内容标签: 美食 重生 末世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榟 ┃ 配角:顾少哲 ┃ 其它:
==================


☆、第1章 意料之外的重生

  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缝隙一路从窗台撒到床上,形成一道鲜明的亮光。忽然躺在床上的人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飞快的下床,走到床边‘唰’地一声拉开窗帘,任由金色的阳光在他脸上蒙上一层雾一样的光芒。
  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绿色的植物,偶尔飞过的鸟,还有飞快窜过的猫咪或者狗狗,时不时飞驰而过一辆车子,里面坐着嘻哈大笑的年轻人。多么生机蓬勃的画面,安梓陶醉的深深吸了口气,仿佛能感觉到空气中也带着生命因子,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举起右手看着掌心一块胎记似的红色痕迹,安梓美滋滋的亲了一下,然后飞快的跳到床上,把睡衣扒下来,迅速穿衣。少年的身体白皙柔韧,带着勃-勃生机,穿着一套简单款的运动装,戴上运动帽,此时的安梓比那些大学生看上去还小,但他已经有自己的事业。
  上辈子的经历已经烙印在安梓的灵魂中,末世爆发,他和所谓的男朋友一起逃亡,因为当时人数众多,他就没透露自己拥有空间的事,结果当面对丧尸群攻击的时候,他那个男友却毫不犹豫的把他推进丧尸群中。丧尸最喜欢新鲜的血肉,安梓当时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被丧尸撕扯开,最后一幕是有个丧尸毫不犹豫的打破了他的脑袋。但幸运的是,即便是身体没有了,他也利用神秘的空间,借助一只小仓鼠的身体重生回来,比末世爆发足足早了一个月时间!
  他的空间并不是空间异能,而是姥姥家祖传的一枚玉佩,上辈子被他误打误撞的滴血认主,融入右手掌心,留下一块胎记一样的痕迹,而这辈子胎记还在,神秘的空间自然也在。说起来那枚玉佩原本应该是他妈的,但安梓的妈妈为了荣华富贵,早就抛下他去做了某个大人物的小三,姥姥辈的人早就不在了,以至于玉佩误打误撞到了安梓手里。
  姥姥那边的遗产一分钱都没给安梓的妈妈,全都给了安梓。十岁那年继承遗产,安梓就开始找人投资超市,到现在安梓十八岁,也不知道安梓是不是走了狗屎运,超市经过八年发展,已经成为一个全市范围不容小觑的庞然大物,还有一个配货中心,里面的上品常年填满仓库,每天都有各大货车运往安梓名下的各个超市。
  现在离末世还有一个与,安梓想要从远方进货可能来不及,但近的地方进货还可以。他盘算了手头的流动资金,出去这最后一个月需要给员工发的工资,安梓全部用来进货。给他打工的职业经理有几次都欲言又止,觉得安梓的行为简直胡闹,且不说超市能不能吃得下这些货物,就是仓库能不能装得下也是问题。
  ……仓库还真能装得下,因为多出来的都被安梓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空间了。要不是碍于现在还是和谐社会,末世还没爆发,社会秩序还没重组,安梓早就准备去扫荡各大超市的仓库了。可惜现在还必须得遵守社会规则,而且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能力,安梓收东西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人知道,送去切片研究。
  超市的东西基本都是加工产品,像一些日化用品,还有加工食品等等,再就是油、米、面等等,还有部分蔬菜。这些东西安梓收集了很多很多,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吃的话,足足能吃很多年。比如说一个成年人一顿饭二两米饭虽然吃不饱,但绝对饿不着,一天就是六两米饭,按照一碗蒸三碗米饭来算,就是二两米饭体积那么大的生大米的重量,这个粗略估计一下,肯定重于二两,小于六两,就打半斤算。
  一个人一天需要半斤米,一年需要一百八十斤米。
  当然这只是能让人饿不死的程度,如果敞开了吃,那需要的米是没有数量的。就说安梓现在掌心空间储存的一袋袋东北大米,足够他吃很久很久。可惜的是空间不能存活物,所以不用担心空间里的食物生虫子、变质等等,但放进去的蔬菜虽然还是脆生生,但已经不能再栽种,种子也是这样的情况,一旦放进空间就变成死了的种子 ,再也栽种不出东西。
  不过能有空间已经是特别好的了,更何况这个空间上辈子还救了安梓一命,让他得以重生。至于种子什么的,安梓打算放在外面,他还准备去弄出买一些鸡鸭鹅养在自家院子里,反正他有的是粮食,养着这些家畜还能吃蛋,吃肉等等。
  养鸡鸭鹅等等暂时不急,还有一个月时间呢,安梓打算这段时间先把自家房子改造一下,不说建成铜墙铁壁那种,至少得能扛得住丧尸,能在末世中能度过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上辈子安殊是末世来临之后才去了自己家超市配货仓库收东西,后来遇到那个人,跟着组队逃亡,却在途中遇到丧尸群后被抛弃;这辈子安梓不打算再逃亡,他准备以自己家为根据地,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仓鼠日子。
  房子是姥姥留下来的,自己盖的二层小别墅,前面、后面都有院子。这块地方原本要拆迁,拆迁款都给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又搁置了,安梓乐得自家房子不用拆迁。
  外面许多饭店都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安梓陶醉的深吸一口气,先去糕点店买了一大块蛋糕底座,又买了一大兜麻花,一边吃着一边拐进隔壁黄焖鸡米饭店里,足足要了两大份,还拿着小碗跑去舀了一碗免费的粥,吭哧吭哧的吃。安梓模样十分讨喜,眼睛大大的,脸蛋圆圆,皮肤特别白皙,跟牛奶似的 ,穿着一身运动装显得年龄特别小,有些好奇的客人看到安梓,大都露出宽容的笑容,虽然他吃的真的特别多。
  不得不说,长得好的人总能接收到很多善意呀。
  呼哧呼哧吃完东西,安梓直奔书店,各种菜谱只要是有的就全都买下来,等到没人的地方往空间里一塞,再去劳务市场找人,把自家前院后院的围墙都重新垒砌一遍。因为要运送砖瓦、水泥等等,还要看每个人的动手能力,想真的彻底把院子弄成堡垒一样安全的地方,恐怕不太可行。
  “尽量加快速度,钱不是问题。”安梓直接把围墙包给一个包工头,签了合同他就忙不迭去了超市配送仓库一趟。每次看到满满一仓库的好东西,安梓就特别有成就感,他觉得做一只仓鼠实在是太幸福了,等以后就每天蹲在自己的小窝里吃吃喝喝,永远都不要出去闯荡,反正他武力值有限,也没什么战斗方面的金手指,还是老老实实过自己的日子比较好。
  时间飞逝,安梓家的围墙终于完工,虽然墙壁表面还刺啦着冒着水泥块,但安全感增多了,安梓爽快的付了尾款,就忙不迭的开车去农村收购粮食、鸡鸭鹅、还有其他能用到的东西。在末世经历过的人,现在看什么东西都觉得特别好,恨不得全都买过来收藏,就算暂时用不到,但以后呢?
  播种机、小型收割机、剥玉米粒的机子,还有豆浆机等等,安梓都花钱买了一些,因为是二手的,价格并不高。还有威武雄壮的大公鸡,梨花小母鸡,扁嘴的鸭子,还有两只个头特别大,一看就特别凶猛,战斗力十分雄壮的大白鹅。安梓一开始特别害怕这两个家伙 ,好在人家大白鹅根本没把安梓放在眼里,轻轻松松的上了小卡车,安安稳稳的一趴,就不动弹了。
  买完这些东西回家 ,安梓忙不迭把这些家伙安顿下来,大白鹅是用来巡视的,没有关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身体是仓鼠的关系,安梓总觉得不管是看着鸡还是鸭,亦或是最凶猛的鹅,他总会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胆战心惊,还好他还记得自己是个人,强行压下这种本能,勉勉强强弄完这些事。
  准备工作完成的差不多,安梓狠狠的睡了一天一夜,然后掐着日子,等超市配送中心的员工全都下班,他再次去了超市,把里面一摞摞的箱子全部送到空间中。成箱成箱的巧克力、薯片,还有炒好的香瓜子,最重要的还有面粉等等,大桶大桶的矿泉水也没放过,足足忙道半夜才把所有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黑漆漆的,空荡荡的巨大仓库,猛的看上去还有点吓人,安梓揉了揉眼睛往门口走,他知道今天晚上凌晨过后就会下毛毛细雨,随后雨越下越大,等天亮的时候雨停,世界就变了。
  “呜呜……呜呜……”微弱的跟小猫咪似的哭声突兀的响起。安梓吓了一跳,他猛的转身,接着就看到一个个子比他高一头的黑影正站在五步之外的地方,黑影手里似乎还抱着个孩子,声音就是孩子不小心发出来的。
  一直以来收东西都特别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到,安梓还以为自己做的不错,却没想到身后竟然有个人!他胆子本来就小,此时几乎肝胆俱裂,声音变了腔调的从喉咙里挤出来,“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别过来啊,不然我不客气了!”
  电光火石间,想到空间里有早就存好的工具,安梓手腕一动,掌心就出现一把锃亮的锋利菜刀,开了刃的!
  “是妈妈吗?我饿。”弱弱的像小猫似的声音,带着虚弱的气息,一双大大的眼睛跟猫儿似的反射着光芒,恰巧让安梓看清楚他的样子。
  其实就是没有光线安梓也能看清楚黑暗里的东西,这大概是他身为仓鼠的后遗症。高大的身影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他怀里的小孩脸色苍白,眼睛大大的,嘴唇很干,看样子并不舒服。也许是有小孩的关系,安梓稍稍放松,有些疑惑的问:“这个仓库里都是东西,你怎么还饿?”
  “爸爸不让吃,说那是偷,是不对的,我们只是躲在这里。”小孩似乎有点糊涂了,竟然张开双手让安梓抱,嘴里喃喃道,“妈妈……妈妈……抱……”
  “我不是你妈……”安梓彻底放松,至少他觉得那个小孩不是坏人。

☆、第2章 末世来临,变身

  今天是最后一天,安梓却带了两个陌生人回家,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大概是那个小孩太可怜,眼睛太清澈,让他身为小仓鼠的直觉都没察觉到危险,所以才会本着救人一命的心思把小孩带进家里,让随行的大人蹲在院子里,这样至少对方图谋不轨的时候,安梓还有个反应时间。
  小孩眼睛大大的,脸蛋圆滚滚,身上还有着婴儿肥,看上去五岁左右的样子,特别乖巧听话。安梓翻出儿童感冒冲剂,用温水冲开,小孩就乖乖抱着杯子喝下去,睁着大大的眼睛说:“你就像我妈妈一样,我叫小糖包,爸爸叫顾少哲,妈妈……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她。妈妈肯定很温柔,像你一样好看……”
  “好了,先喝了这碗粥睡觉好不好?”安梓看着软软的小糖包,整颗心都跟着柔软了,他甚至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想法,要是明天那个叫顾少哲的爹因为末世来临不在了,那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收养这个小糖包,然后爷俩相依为命的过日子……
  不过安梓也就是想想而已,他还把剩下的粥都端出去给顾少哲,然后关紧卧室的门睡觉,让顾少哲睡一楼客厅。他没有说今晚就会发生剧变,因为在末世来临之前,一切都毫无预兆。
  院子里早已升起顶棚遮挡雨水,鸡乖乖趴在架子上打盹,鸭子则是按捺不住的深夜吧嗒吧嗒走出来,把嘴巴伸向食盆吃东西。窝里,两只大白鹅聚精会神的看着不听话跑出来吃东西的鸭子,见他们吃饱了回去继续趴着,这才缩回脖子,扭头把嘴巴塞进翅膀中别着,闭目养神。
  黑漆漆的夜空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就连飘下来的雨水也都稀松平常,落在一些建筑物上发出刷刷的响声。慢慢的,雨越下越大,地面形成一个个小水洼,只有安梓家的院子依旧干燥如常,顶棚的雨水全都顺着遮挡滑落到围墙外面,让下面的牲畜像往常一样睡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只身手矫健,极为消瘦的橘猫由远而近,一边躲避雨水一边靠近安梓家的院子,随后迅速找到一个缝隙,就像全身变成水似的流淌进来,找到干燥的地方窝着不动了。
  渐渐的,空气中有什么因子开始发生变化,暴露在雨水中的东西率先变化,接着是一些人、一些动物、还有一些平时根本注意不到的植物。
  “喳……”难听沙哑的声音忽然像小地雷似的炸开,在安静的院子里显得尤为突兀。闭目养神的两只鹅立即睁开眼睛,伸长了脖子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就在此时,一楼大门悄无声息的打开,顾少哲拿着随手在门口发现的钢管出来,他在黑暗中虽然看不清楚,却能隐约看到鸡棚里出现骚乱。
  以为是有东西来偷鸡,顾少哲悄悄靠近,打开鸡棚外面的小门进去,就看到有个黑影迅速向他的脖子袭来,下意识的抡起钢管狠狠的戳过去,那黑影‘嘭’地一下掉到地上,随后又一次弹跳起来,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受伤似的。明明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顾少哲提起警惕性,在那东西再次靠近的时候,又是一钢管,并且大步走过去,在那东西跳起来之前,一棍砸烂脑袋。
  鸡棚里有一股怪怪的鸡屎味儿,还有腐烂的味道,受到惊吓的鸡们在黑暗中挤挤挨挨的靠在一起,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叫声。顾少哲打开手机中手电筒的功能,看向地面,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实在是无法形容他看到的这个东西,因为那已经不能称之为鸡了,应该是死鸡腐烂的差不多的时候又突然诈尸蹦起来才对!
  下意识打着手电筒看向鸡群,果然又看到两只藏在里面伺机而动的怪物,顾少哲想也不想的用钢管挑出来,三两下砸死。暂时解决完鸡棚,顾少哲立即走向隔壁的鸭棚,果然也看到了类似的怪物,他同样用钢管砸死,又在周围找到铁锨 ,全都铲出来,到院子最边上,巧的是还找到一桶汽油,连忙把这些尸体都烧了。
  外面依旧在下雨,给人的感觉却变了,好像外面的雨水是某个巨型怪物的口水,滴答滴答的对着下方新鲜的美味垂涎欲滴。顾少哲担心还有鸡鸭变成怪物,一整晚都站在鸡棚、鸭棚交界处,时不时的打开手机看看鸡鸭,固然在后半夜又看到几只迅速腐烂,但看上去依旧能行动的怪物,全都被他打死。
  而卧室中 ,深深陷在柔软大床上的安梓忽然不见了踪影,在大床中间,被褥下面则出现一个毛茸茸的,有着小小的耳朵,粉嫩的鼻子的小仓鼠,侧躺在床上呼哧呼哧的打着小呼。隔壁卧室的门忽然打开,小糖包慢吞吞走出来,他觉得全身难受,下意识想找人,就走到安梓的卧室。
  几乎是闭着眼睛爬到床上,小糖包没找到安梓 ,却摸到一个毛茸茸软乎乎的东西,于是下意识抱起来,放怀里一塞,感觉被褥里面都是安梓的气息,顿时安心的陷入黑甜的梦乡。这时候小糖包自然不知道,原本他是不能打开关紧上锁的卧室门的,但此时却被他顺利打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